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427章身体的隐患
    师父,他……不太好对对付,而且看样子还有些了解你的迷hun阵法,不会有什么问题吗?索尔还是有些不放心,作为罗斯赞尔德家族的族人,虽然有些张狂,不过关键时刻心思还是比较缜密的,他深知做人不能大意,这一点他还是记下了,只是没用来做好事,想要杀了苏狂抢人家女人,估计这种事要是让切尔斯知道,会杀了他也不一定。索尔,我的阵法虽然不高明,我也清楚,这个阵法起源的华夏国拥有比我这个阵法精细神奇数百倍的阵法,可那已经是千年前的事情了,时至今日,早已经不复存在。牧师说着,忽然深深地眯起了眼睛。他必然是不懂如何破阵,也不懂五行八卦,不然的话不会毫无办法,所以对于完全没有这种知识的人来说,想要破阵还是千难万险的,只要他一步走错,就会陷入阵法之内不能找回自己,也不能找回真正的防线,而且这个阵法还会间接地迷惑他的精神,让他陷入痛苦之中,干扰他的意识,嘿嘿,总之,你就放心吧,我们一定会赢的。牧师继续说着,似乎对于苏狂很渴望。他那副身体,简直太强大了,如果让我得到通过药剂改造成半兽人,估计会是有史以来最强的半兽人之一。牧师心里暗暗想着,他冒着危险来对付苏狂,不仅是为了帮自己的徒弟,也是有一部分私心的。索尔终于点了点头,他现在只能选择相信自己的师父了,血衣是切尔斯的属下,他毕竟无法直接调遣,况且此事切尔斯一定不会同意的,他就更不能让血衣出手了,如此一来就只能靠牧师了。五个血衣同时出手的血衣阵很恐怖,索尔对他们有信心,不过现在也不差,有迷hun阵在,几乎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杀了苏狂,而且还是无声无息的,岂不是更妙?苏狂不知道外面的两个家伙在想着什么鬼主意,只是摸索着寻找出路,可是无论如何找,苏狂都仿佛置身没有方向一片黑暗沉寂的迷宫之中,摸索的东西都是那么不真实。怎么办?难道要被困死在这里?苏狂喃喃的说着,忽然停了下来,因为他已经发现自己似乎渐渐陷入了更深刻的循环中,而且这种循环让他无法自拔,身体也瞬间感觉疲累起来,好像大地的引力都增强了,他感觉很压抑。提升功力,苏狂将功法运行起来,瞬间爱你身体放松了很多。没错,现在可以判断了,的确是这个迷hun阵在作怪,它在消耗苏狂的体力,干扰苏狂的精神,甚至于让苏狂出现幻觉,精神疲惫。怎么办?如果自己现在制造出巨大的声音是不是可以破了这个阵法?苏狂试探着想着,毕竟他对于五行八卦等一窍不通,现在只能想着最为简单的方式。可是四周什么都没有,想要考破坏东西制造声音显然不可能,苏狂只能靠着自己的声带了。蓄力,苏狂深吸口气,忽然仰面朝天:啊!!吼!苏狂的声音仿佛震颤天地一般,那是最为精纯的元气散发出的声音,足以撼动山林,让万物惊悚不堪,就算是猛虎也会害怕恐惧。好强大!牧师忽然深吸口气说道,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虽然苏狂并没有发出声音,可是它的迷hun阵周围的白色气模明显的变得波动起来,甚至有种涨破的感觉。索尔心里忽然忐忑起来,看着苏狂似乎有源源不绝的力量,而牧师也没有做出什么反应,他开始不安起来,不过还好,过了几分钟,苏狂见到没效果,放弃了这种方法。深深地出了口气,索尔的额头上都沁出汗珠了。别担心,虽然他的实力远远超过了我的想象,不够还是挣脱不出的,除非找到出路,否则没有希望,嘿嘿。牧师阴冷的说道。苏狂站在迷hun阵之中,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声音其实被气膜拦住了,只是以为自己的方法没有半分效果,也就放弃了。可是苏狂必须尽快出去,在这里多呆一分钟就多一份危险。不过,苏狂试探了许多次,始终是无法找到出去的路,而且苏狂也不太随意,因为那样随时都可能让他陷入险境中。师父,我看他是没什么办法了。索尔看出了门道。那是当然,不过他的力量真的强大,如果不是这个阵法,恐怕拿住他不易,我们在这需要多等一段时间了。牧师感叹道。没关系,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索尔眸子一冷,看着苏狂阴阳怪气的说道,心里却是纳闷为什么柳溪没跟过来,他本来以为柳溪会跟苏狂在一起的。不管了,只要他死了,一切就都好说了。索尔心里想着,站在远处盯着苏狂,忽然惊讶的发现苏狂竟然站在里面不动了。莫非是要等死了?索尔想着,不禁露出了笑容,苏狂现在应该是疲惫了,就连试探的力量都已经没有了,哈哈,简直太棒了。苏狂的确是累了,也没办法了,不过却没有放弃。对于这种阵法,苏狂知道不能着急,自己的力量越强大就越容易被迷惑心智从而对自己造成更大的伤害。平心静气,说不定可以有指引。苏狂对自己说着,缓缓地运行起玄清诀,让自己变得沉静,抵制心魔的干扰。迷hun阵对苏狂进行了无数次的进攻,可是因为苏狂意志力出奇坚定,加上玄清诀的原因,苏狂只是额头出了冷汗,并没有太大的伤害。在哪?苏狂眉头一皱,终于有点沉不住气了,他不知道现在索尔会不会歹人去抓柳溪,毕竟林牧只有一个人,抵抗罗斯赞尔德家族一时半刻还行,时间长了绝对应付不来,而且说实话,苏狂没想到这个阵法如此厉害,拥有如此强大的蛊惑心智能力。前面,苏狂,睁开眼睛仔细去看。苏狂对自己说着,缓缓睁开眼睛,同时死死地盯着黑暗。黑暗,是虚空的,不过,只要用心,是可以看出来出口的。茫茫黑暗,可是每一丝黑暗又不一样,它们的眼色和稠密程度都是不同的,甚至于苏狂可以从黑暗中看到各种各样不同的形状东西。好痛。苏狂忽然眯起了眼睛,使劲的揉了揉,刚才太过用力,竟然让眼睛开始剧烈的疼痛起来。哈,真是傻小子,如果他能靠眼睛找到出路,我就把脑袋拧下来给他当皮球踢,真是愚蠢。牧师不屑的骂道,已经胜券在握了。索尔只是冷冷一笑,听师傅这么说,他心里自然多了几分把握。难道除了通晓破阵的方法之外,再也没有出去的路?苏狂不甘心,他的心里在怒吼,而且此时眼睛已经疼痛难忍了。为什么会这样,苏狂也不清楚,按理说刚才的小小伤害不至于造成这么眼中的后果才对,可是现在苏狂的确是感觉痛苦不堪,尤其是一双眼睛,似乎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一样,苏狂真的害怕一睁开眼睛再也看不见东西了。不会的,我不会有事!苏狂仿佛是被困在牢笼里的猛虎,心里的咆哮犹如深渊冲出来的巨龙。苏狂整个人身体都在颤抖,要知道他的身体一向健康,眼睛更是非常好,没有一丝近视的迹象,绝对不会因为刚才的事情就坏了。可是,现在更加严重了,苏狂感觉自己的眼睛仿佛被万千虫子侵蚀一般,不断地被进攻,仿佛在蚕食他的眼球。啊!苏狂忍不住吼了一句,这种剧烈的疼痛没有办法形容,肌肉和骨头的伤痛和这简直不是一个级别的,苏狂已经无法抑制自己的精神了,甚至于都要迷失在其中了。迷hun阵没有那么厉害吧,如果是假的,可是这个感觉那么真实,苏狂知道迷hun阵能够将假的变得和真的一样,但是这个也太真了,苏狂不相信那个西方牧师有这个本事,如果说是东方阵法祖师还有可能。珠子,是珠子!苏狂忽然感觉身体变冷了,冷汗已经湿了背心。珠子,苏狂一直就不清楚的东西,只是白明珠一直都对苏狂有利,苏狂才把它当做好东西,可那层疑虑始终是没有消除,那就是这个珠子的副作用到底是什么?到底有什么危害!现在,苏狂最不愿意面对的情况出现了,他是在没想到,竟然在这个时候身体出现了意外。苏狂不甘心,不过除了忍受锥心刺骨般的疼痛外毫无别的办法了。啧,这不像是我的阵法吧,他好像没有陷入幻境之中,怎么会如此痛苦,况且凭他的体魄,不至于此?牧师细细思索道。莫非,是因为他身体的原因,存在隐患?牧师忽然眉头一皱,眸子里散发出了精光。沉思,牧师低头深深地看着里面的苏狂,似乎陷入了犹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