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416章不会让你再受伤害
    干什么?手持枪的检查员对着苏狂咆哮道,不过说实话,他的心理已经有压力了,那种压力是一瞬间产生的,就是他看见苏狂的目光的瞬间,只是碍于面子还是装作一副强硬的模样。苏狂的目光,让检察员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总之让他即便有枪再手,也没有丝毫的安全感。你刚才想要干什么?苏狂漫不经心的说道,揉了揉手腕。哼,我想干什么……检查员话还没说话,苏狂眸子霍然变了,拳风出去的瞬间,围观的旅客直接愣住了,他们几乎没看见拳头的踪影,只是最后看到了另外一个检查员已经到底了,而且一个声音都没有,甚至连哼都没有哼出来一声。不会是死了吧?人群中有人小声说道。不过,除此之外就是寂静,没有任何一个人说话。柳溪见过苏狂的身手,不过没想到苏狂现在更为利索,而且更为暴躁,他那一拳,柳溪估计是下了狠手了,就算是不死,也不可能和正常人一样了。M国据说拥有世界上最健全的保障制度,那么好了,他只要不死,也会有国家养着,可以痛苦一辈子了。哆哆嗦嗦,手持枪的检查员满脸惊恐,额头上的汗珠很多,几乎快要留下来了。他以为苏狂要对他出手,没想到竟然先对那个人出手了,而且看苏狂的样子,是一点都不担心他手里的枪才这么做的。苏狂眸子没有移开,仍然盯着这个人看。现在我要袭警,你想怎么样?苏狂微笑着问道,检察院身躯一震,可是张开嘴,却半响说不出话来。好样的!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吼道,瞬间被身旁的朋友制止了,因为他们发现苏狂简直可怕,甚至不是正常人,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们可不想引起苏狂的注意。抓我啊。苏狂再次笑道,看着眼前这个人,苏狂恨不得将他捏成粉末。深深喘息,检察院的身体颤抖的越来越厉害,汗水几乎要进入他眼睛里了。啊!检察院忽然一声大喝,就像是挣脱了舒服一般,准备抬手开枪。咔嚓,十分清脆的响声,随即是检察院冲天的吼叫,痛苦不堪。他的胳膊被折断,枪掉到了地上。砰!出腿,苏狂真的没用力,可是这个检察员竟然被踢出去了六米多远!这个罪受的可是大了,不过苏狂面色不变,仿佛这些没有发生过一样。过来。苏狂转过身,换上了一副温和的表情,看着柳溪,几乎要将她融化了一般。柳溪看着刚才的场景还有几分害怕,可是听到苏狂这温柔的话语,立即消散了所有的恐惧。小嘴轻微一动,发出了‘嗯’的声音,低下头,红着脸,踩着高跟鞋慢慢的走到了苏狂面前,抬头看苏狂的瞬间,她的眸光里充满了爱意。看着这一幕,旁边的旅客也终于明白怎么一回事了,看来苏狂是太爱他的女朋友了,所以才对这两个人出手那么凶狠。说实话,要是按照这些人的想法,杀了他们也不为过,因为他们太可恨了,可是按照法律,他们几乎就只是被判半个月或者交罚款就可以了,这就是法律的局限,永远不可能做到公平。但是,在苏狂这里,根本不需要所谓的法律为他带来公平,他有自己的方式!年轻人,我劝你们还是赶紧走吧,这里是机场,你们殴打了检查人员,这可不是小罪,后果可能比你们想的严重。一个头发花白的外国老太太,戴着眼镜走上前来劝道。不说还好,这一说苏狂的火几乎要冲天而起了。看着这么多善良的乘客,苏狂才没更大的动作,否则苏狂可能连机场都掀了。你们走吧,这里的事情我会自己解决。苏狂轻声说道,搂着柳溪,站在原地竟然没有动弹。老太太想要说什么,可是看着苏狂的模样,终于没说话,不过她没有摇头,而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看着柳溪和苏狂,会让很多人想起自己年轻的时候。苏狂,我看咱们还是走吧,这里不是华夏,我们打了他们的人,我怕会很麻烦。柳溪小声劝道。苏狂抚了抚柳溪的头发:柳溪,我从小最恨仗势欺人,为什么公职人员可以借着职务之便做坏事,甚至是令人发指龌龊的事情,但是好人却要忍气吞声,却要顾忌这个顾忌那个,就因为他们是公职人员,就有这个特权!苏狂冷冷的说着,显然不是责怪柳溪,而是他心里的怒吼,那是一种执着和追求,带着对正义的向往!社会,本来该是公平的,可是就因为这些特权人员,小到一个检查员,可以借着职务之便调戏女性,为难旅客,咒骂旅客,大到权倾一方的人,可以肆意妄为,罔顾法律。每个人,都要忍受着这个世界上默认的某些规则,比如说,他们是公职人员,如果他们犯了错,我们只能起诉他们,但是不能动粗,不然我们就犯了法。简直是狗屁,难道他们杀人,就要看着他们把人杀了,然后再去起诉?然后等着政府包庇他们?苏狂的愤怒此刻已经不止是他们想要非礼柳溪的事情了,更多的是对于不公平的愤怒,这中怒气一旦出现,就不会消失。果然,这里是有监控的,片刻后,就出来了三个公职人员,手里同样拿着武器,其中一个人没有拿东西,看得出是一个当官的,身材比较魁梧,很有信心的模样。苏狂冷冷一笑,看了他们一眼,将柳溪护在身后,径直迎了上去。跨啦,利索的拔枪,两柄手枪对准了苏狂的头。先生,刚才你殴打我们的职工,我们有权利起诉你,希望你能配合我们。当官的温和的说道,现在,现在枪已经对准苏狂的头了,他没什么好担心的。苏狂笑了,而且笑得很开心。我刚好要找你们,没想到竟然就来了。苏狂说完,不管那个当官的如何疑惑,忽然有一道影子划过一般,两个拿枪的人忽然感觉手一酸,瞬间枪竟然落了地,而他们几乎没看到苏狂动手。瞪大了眼睛,当官的看来是作威作福惯了,勃然大怒正要出手,苏狂砰的一拳,直接击中了他的胸口。这一次,他的眼睛是真的瞪大了,几乎要掉出去了。现在,我还要烧了机场,你要到哪里去起诉我?苏狂微笑着说道,仿佛是一个恶魔。苏狂……柳溪上前一步,不知道苏狂是不是说真的,要是说真的,她一定会阻止。苏狂没说话,不过给了柳溪一个目光。喔?柳溪看着苏狂的眼神,忽然不担心了,甜甜的笑了出来。如果你有什么问题,我告诉你,那两个人想要对我的女朋友无礼,我教训了他们,你说有错吗?苏狂笑着问道。这个男人已经动不了了,更说不了话,不过他瞪大的眼睛微微动了动,苏狂再说没错。现在,他就是吃了豹子胆,也不敢对苏狂不敬了。这么说我们就是没错了,不过我刚来这里,就见识了M国的龌龊一面,这让我对这个被称作民主,人间天堂的国建感到失望,如果你认为我说的不对,大可以去起诉我,甚至可以派人抓我,当然,如果你们的军队真的来抓我,我不会保证不毁了这个本来不该存在的国家。苏狂说的很认真,眼前的男人直接愣住了,这一次已经不是身体的疼痛了,他是彻底的动不了了。其他两个人也彻底傻眼了,他们从来没见过苏狂这么恐怖的人,而且,看苏狂说话的样子,真的不像是在说谎。算了,苏狂,我们走吧。柳溪拉着苏狂强壮的胳膊央求道,她可不想成为M国灭亡的导火索,不然会被说成红颜祸水的。虽然苏狂也只是一说,而且M国那么强大,可是,柳溪总是觉得苏狂说得出,就真的做得到。苏狂稍微站直身体,收回目光,看着柳溪,终于点了点头:柳溪,我向你保证,从今天开始,我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一丝伤害,不管对方是谁!说着,苏狂再次冷冷的扫视了对面的三个人一眼,看的他们就快坐地上了。我知道,我相信。柳溪抬头仰望着苏狂,像是看爱人,也像是看一个英雄。我们走吧,坐了这么久飞机我也累了,我想找个地方休息下。柳溪说着,其实是怕这里再有人来,苏狂又要动手了。苏狂当然看得出柳溪的小小心思,他又不是杀人魔,只是看着这些嚣张的人才动手的,也不会胡乱的伤及无辜,比如这两个持枪的保卫人员,苏狂根本没动他们,而他们看起来,也真的不像是那种嚣张的人。好了,走吧。苏狂说着,替柳溪拎着皮箱,俨然一个好男人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