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384章海怪
    约翰船长半响未曾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的脸色铁青,恐怖吓人,而这艘商船上的所有人也全都被吓坏了,跑出来大声呼喊,直到平静下来还是有很多人颤颤发抖,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大卫等人查看四周一番,发现没有什么特别的危险才松了口气,连忙去安抚船上的其他人。苏狂的眸子很深沉,虽然没看到水下究竟有没有东西,但是很明显,那个漩涡巨浪绝非是天然形成的,这里没有一点风,而且海绵平静,而且海水深数千米,就算是有暗流也不至于,所以大概可以判断是有奇怪的东西作怪。约翰船长定神看着苏狂仍然直直的站在船舷上,终于收拾下心情,好奇的走了过去,看了看苏狂疑惑的问道:苏狂,刚才发生了什么,我有些没看清。约翰船长当然看清了,只是无法相信,也解释不了。苏狂听到约翰船长的问话忽然笑了:船长你出海多年,这些事情你应该是知道的,我是个门外汉,那里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是凡胎肉眼,看见了水浪翻滚而已。苏狂说的很认真,而且显然是话中有话,这个约翰船长也听出来了,略微思索一会,再去看看那平静的海面,终于忍不住道:难道这海里真的有奇怪的东西?约翰船长的声音很小,可是他的语气娿很认真。苏狂瞧着这大海好久,终于沉声道:会不会是巨大的鲸鱼之类的东西?苏狂也很不确定,按照推断,就算是再大的鲸鱼,也没有力量用翻起来的海浪让巨轮震颤,除非是它撞到了巨轮上,还有些希望,可是刚才显然没有东西直接撞击轮船,只是海浪罢了。不可能。约翰船长略微思索后说道。果然,和苏狂想的一样。船长,你以前在海上有没有遇到过这种状况?苏狂沉声问道没有,虽然碰到过几次凶险的情况,可是没有一次是这样的,简直太吓人了。约翰船长说着,双手扶住船栏,朝着海绵望去,清澈无比,数十米内看不到任何生物的踪迹。苏狂点了点头,这种情况的确是很难见到。就算是这么多年来的航海史上,除了碰到风暴等极其恶劣的天气,想要碰到我们今天的震动几乎都是没有的。约翰船长继续补充道,此时他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苏狂没说话,他的眸子很深沉。约翰船长的双手越来越用力,似乎要将护栏折断一样。他看着海面,再看看苏狂,终于十分确定的说道:苏狂,如果不是有人故意制作的这一切,那么就只有一种解释了。约翰船长说完,仍旧紧紧地盯着苏狂。苏狂眸子微微闪动,终于叹了口气:莫非你认为有海怪?苏狂的话带着几分无奈,他自己都不愿意相信真的碰到海怪了。约翰船长不说话,可是他的脸色非常的难看,显然是担忧自己的猜测成了真。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传说中大湖中都曾经出现过湖怪,只是一直没有被证实罢了,而且湖怪的出现有一部分人为因素,所以可信度就小了很多,可并没有任何一个科学家能否定湖怪是不存在的。而与之对应,海怪的传说更加多,相对于航海人而言,海怪不仅仅是一种生物,甚至是神明一般的存在,华夏国和M国都曾传说过海怪,将他们比作海神,可以掌管航海人的命运。只是没有人真的见过那传说的神,然而,见到过海怪的人却是有的。据记载,世界上至少有五次关于巨大海怪的记录,其中三此只是通过船员的叙述得知,因为当时还没有相机,而最近的两次,分别是威廉号和战船一号两艘巨轮,分别拍摄到过海怪,照片显示的几乎和苏狂这次遇到的相似,都是巨大的海浪翻滚,而四周海面却是一片平静,除此之外,还拍摄到了漩涡中黑兮兮的东西,只是海怪似乎只是调皮一下,并没打算露出真身,所以还不能确定海怪究竟多大,又是什么样子。但是,海怪却成了航海人的忌讳,虽然海怪被航海人尊称为海神,可那不过是因为航海人畏惧海怪的力量,期盼平安的做法罢了,没有任何一个航海人说想要碰到海怪,甚至连说起海怪都觉得忌讳。当然,探险家另当别论。此时约翰船长明白,刚才的巨大波动如果非要找到解释的话,那么就只能是海怪这一个解释了!就算是很不愿意承认,也不愿意说出来,约翰船长还是开口了。因为他相信,苏狂说不定可以给他帮助。但是苏狂却只是眸子深邃,没任何的明显说明,反而是神往的看着大海。船长,你没事吧。大卫慌忙的跑了过来,看到苏狂也在,朝着苏狂恭敬地行了个礼。现在的大卫已经对苏狂没了猜疑,相反满心都是崇拜和羡慕,苏狂对于他而言几乎是神明般的存在了。船长,刚刚发生了什么?大卫十分疑惑的问道,因为约翰船长这里刚好是距离现场最近的。约翰船长脸色阴沉,想要说话却是张不开嘴,半响才挥手道:没什么,只是一条大蓝鲸而已,已经逃走了。约翰船长的话让大卫很困惑,他心里太清楚了,这艘万吨巨轮是不会被一头蓝鲸弄得震动的。船长……大卫还想说话,可是约翰船长脸色阴沉,他终于还是闭了嘴。大卫,吩咐下去,全力加速行驶,尽快回去,其他的都不要想了,还有,向总部发送请求,观察下最近几天天气的情况,为我们安排一条最好的航道回去。约翰船长下了命令,深深地看着苏狂,显然是对苏狂寄予厚望,因为苏狂已经给他带来太多的惊喜了。大卫也瞥了苏狂一眼,看他没说话,终于点头答应回去了,而约翰船长也发现苏狂似乎有心事,便不再打扰,告退离去。他们相信,苏狂一定是发下了什么,所以命令所有人都不得打扰苏狂。一整天,夏美都在惶恐中度过,她害怕刚才的震动是海盗做的,又担心是她父亲说过的海盗,心里一直很纠结,想要去找苏狂,可是船长又下了命令不能去,让她很郁闷。苏狂终于沉下了眸子,看着海绵一直很平静,踏着沉重的步子缓缓走了回去。苏狂一直在回忆着刚才的场景,那巨浪实在是太大了,虽然苏狂没有因为巨狼的震动而后退,也没有被吓到,但是苏狂觉得,如果海里真的有一个怪物,那个家伙刚才的一击,苏狂都未必能够逃脱。因为那一击太强大了,在没有水的阻力下,说不定可以将这艘巨轮打翻!苏狂表面上平静,可是心里却是乱如麻,不让刚才也不会和船长说话都没兴趣了。力量越大,责任越重,苏狂现在很清楚,自己几乎是这个船上唯一能对付那个未知生物的人了。而对此,苏狂早有感觉,甚至是第一次上这个船,苏狂就感觉有一个恐怖黑暗的东西再跟着自己,蠢蠢欲动,现在这个东西果然是动手了,简直太可怕了,就连苏狂都感觉到了那股力量的可怕。苏狂。一个甜美的女声响了起来,苏狂回头一看,却是夏美,穿的很随意,大概是睡衣吧,白色的小猫熊很萌。苏狂微微一笑:没睡吗?夏美摇了摇头:我睡不着。说着,穿着褐色的毛绒小拖鞋,揉了揉眼睛朝着苏狂走了过去。苏狂微微苦笑,看着她就好像是看到了苏幽幽。不然我们去甲板,我陪你说说话吧。苏狂温和的说道。算了吧,你都在甲板站一天了,就不累啊。夏美说着,拉着苏狂的大手,竟然去了苏狂的房间。苏狂打开房门,夏美很自然的替苏狂开了灯,之后关上了门。苏狂挑豆的看了夏美的胸部一眼:怎么把门都关了,就不怕我调戏你。苏狂说的很坏,可是夏美却是不以为意:我害怕,只有现在这样我才有安全感。夏美说着朝着苏狂的床走去,坐在床上,看着不算太大,但是很整洁的房间,除了上面有通风口,几乎都是封闭的,心里就一阵的安稳。苏狂,你知道吗,我的房间在甲板上,我总感觉有怪物来找我一样,心里莫名的害怕,只有在这里,我才感觉安心点,就像是小时候,黑夜里害怕,一定要睡在爸爸妈妈中间才会安心。夏美淡淡的说着,抬起眸子看向苏狂。苏狂没说话,刚才的挑豆心情都没了。他知道夏美说的是什么,今天早晨的事情,虽然没有被再次提起,可是苏狂明白,所有人心里都有一个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