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367章逼入大海
    村树似乎是看出了苏狂的犹豫,此时他和浩克带着龙联盟的两个堂口的力量来了,如果再不能杀了苏狂,恐怕再也无言立于龙联盟之中了。苏狂,你跑不了。村树一声大喝,疯狂的冲了上去。一句话,让苏狂眉头狠狠一皱:我何曾怕你!苏狂一声咆哮,猛然冲了过去,两个人再次斗在了一起。这个时候生化人和忍者有难办了,两个人缠斗他们上去一来危险,而来出手也不知道是不是帮倒忙,现在好了,他们这强大的阵容完全发挥不出作用,成了打酱油的了。不行,要素战速。苏狂心里想到,自己伤势很重,被这帮孙子占了便宜,要是继续耗下去对自己更不利。苏狂拿定主意,竟然不顾村树的刀刃抵挡直接冲了上去,只要不是致命的攻击,苏狂几乎都不用闪躲,呼啸而上。村树微微发愣,这苏狂莫非是打算同归于尽?竟然这般不要命?哼,我的刀法严密无比,你绝对进不了我的身。村树自信的想到,手里的道速加快,反而不进攻了,打起了消耗战。两人的速度旁观的人根本看不清,渐渐地让开了一个大圈子,里面只有苏狂和村树两个人。看你哪里走。村树忽然眸子一亮,似乎是抓到了苏狂的破绽,一柄钢刀疯狂的砍了过去。苏狂同时眸子一亮,竟然都没有闪躲,反而是单手出击,直接攻向村树的脖子。苏狂这下不必刀斧弱,万一真的打中了绝对让村树毙命。哼,这种速度击不中我。村树冷然道,稍微脖子一动,非常轻松地躲开了苏狂的拳头。苏狂竟然也一笑:我却偏要打中你。苏狂说着眸子发出了渗人的寒意,身子同样一闪,竟然只是躲了很小的一块,直接将自己的胸膛暴漏给了村树!什么?他难道疯了吗?村树惊恐的想到,现在他的刀已经刺入了苏狂的胸膛。一种冰凉的感觉,苏狂已经感觉到了鲜血流了出来。这是苏狂自己的选择,他不后悔,身体的力量在流逝,苏狂也感觉得到,生命也在流逝,苏狂也感觉得到,但是这是他自己的选择。村树彻底震惊了,他怀疑苏狂的身上是不是绑着炸弹,可是手里的刀已经刺了进去,根本退步出来。不行,我绝对不能死在这。村树心里对自己狂怒的喊道,竟然松开了手中的刀!苏狂的眸子瞬间亮了,他的赌博赢了!这是一场堵上性命的豪赌,苏狂赢了!这个R国的卑鄙无耻之徒还是输了。失去了刀子的瞬间,就宣告着村树输了,他的刀法的确快,除非苏狂没有受伤,否者还真的是进不了她的身,但是现在,没了刀,他什么都不是。苏狂的另一只手这个时候才霍然出现,村树因为太过震惊竟然没有注意,此时注意也晚了,苏狂的手已经抓住了她的胳膊,狠狠地一扯,竟然将村树拉到了苏狂的身前。村树和苏狂的目光相碰,心里霍然忐忑起来。村树就算是没了刀也是高手,可是此刻他的心慌了。苏狂的脸上,露出了胜利般的笑容,另一双手的拳头毫不犹豫的招呼了过去。啊!村树慌了,虽然苏狂这一拳并没有快到让他躲不过去,可还是乱了心思,不过还好终于在苏狂的拳头碰到他之前反应了过来,迅速的躲开。好险。村树忍不住暗叹道。然而就在他以为躲开了苏狂的攻击的时候,他的肚子传来了撕心裂肺的疼痛。苏狂的一条腿狠狠地击中了他的肚子,没有一点留情,几乎可以将他的肚子踢穿一般。你竟然用腿。村树说出了一句让苏狂都感觉可笑的话。这可是战斗,怎么会不能用腿?这个问题实在是太好笑了。村树的口中喷出了一口鲜血,这一口血可着实吓坏了周围的忍着和生化人,他们没想到在他们眼中战不不胜的堂主竟然双双失利。苏狂并没有冲上去继续攻击,因为这个村树的确难对付,苏狂抓住机会击中他是付出了巨大代价的,那就是苏狂现在身上的刀。是村树的。入体三寸,虽然偏离了心脏,但是也让苏狂血流不止,估计在不处理就要流血流死了。村树毕竟是身经百战的高手了,这个时候终于反应了过来,苏狂的身上还被自己刺了一刀,加上浩克的重创,苏狂可以说是内伤外伤都凑齐了,自己现在还是出于上风。都给我上。村树忽然间下了命令,看着苏狂眼中几乎要喷出了火。耻辱,村树认为这是天大的耻辱,自己好像是一个猴子一样被苏狂耍,以前都是村树冷酷无情让对手胆寒不已,但是现在情况完全反了过来,他倒像是被吓坏了的孩子,胆寒不已。不过他的命令给他增添了另外一层耻辱,不是对手就一群人围殴,只有流氓才会这么做。不过他的做法倒是也有些效益,苏狂开始后退,因为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有些不听使唤了,胸口的刀阻止不了鲜血的溢出,还有浩克给苏狂造成的伤害,同样让他难受。不行,这么下去绝对不行。苏狂冷静下来想到,这些生化人虽然不如浩克厉害,可是苏狂试着交手了两次,皆是力大无穷,而忍者的道法似乎也有些火候,而且暗器用的很是流畅。苏狂要是没有伤当然什么都好说,可是此一时彼一时,苏狂绝对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去开玩笑。如果拼下去大概是没活路了,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身后的大海了。苏狂眸子一暗想到,没料到自己竟然落到了这般地步,若是小倪或者陈曦在一人也不至于被这些鼠辈暗算。不过转念一想,陈曦和小倪没有在这,避免卷入了一场本来就不属于她们的纷争,让她们得意置身事外,也算是好事。男子汉大丈夫怎会畏惧死?一起来吧。苏狂一声大喝,如同身后的海啸一般呼喊着扑了上去,接连用出身体最后的力量,将一干人等逼退。只能这么做了。苏狂对自己说道,不在犹豫,缓缓退到海中。海水淹没苏狂的膝盖,不过苏狂没有迟疑,依旧震惊的走了下去,似乎是自杀一样。他难道想要自杀?一个忍者不可思议的说道,一个这么厉害的人竟然选择使用这种方式解决自己的生命。村树眸子一寒,看出来了苏狂已经走到了末路,当即大喝:给我上,抓活的。村树怎么会让苏狂去自杀,那他的面子还往哪里放,只有击杀了他,才能解其心头之恨。想到这村树大喜过望,心里的愤怒也消退了很多,完全沉浸在了杀了苏狂的喜悦中。然而这个喜悦只是持续了一会,因为冲过去的人的鲜血渐渐地染红了海水。苏狂的战斗力依旧还在,从水里脱身不过是苏狂的一个方法罢了,还不至于被这些喽啰追着跑。果然,没等村树再次下命令,那些忍者和生化人都不自觉的停住了脚步。他们都不是傻子,谁也不愿意上前去送死了,苏狂既然已经准备投海自杀,他们何必还要苦苦相逼?村树也稍微发愣,然而就是这个瞬间,苏狂竟然一跃到了海里。村树半响换不过来神,他不相信苏狂就这么投海死了。等下,一定是还有阴谋。村树怔怔的想到。对了,他可能是借着水的掩护逃走。村树拍了自己的头一下,暗骂自己真的是比猪还要蠢一万倍,竟然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想不到。都给我下去,追上他。村树大喝一声,凡是会水的忍着都下了去。很不幸运的事这些生化人力大无穷,可是对于水性却是一窍不通,只能在上面看着。村树的水性也不太好,而且他怕苏狂在里面还有埋伏,从陆地上还好说,但是水丽村树对自己是真的没信心。在岸上,村树仔细的看着下面,期待着那些忍着带来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