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306章吓死你们
    苏狂我告诉你,现在已经是证据确凿了,你想要抵赖也是不能的,不如早点招了也好从轻发落。坐在中间的秃顶阴笑着说道,这就是在暗示苏狂定罪是必须的了,只是时间的问题,他就算是不承认也只能是空耗时间,没有任何的益处。是吗?从轻发落?你们以为这是前朝吗?苏狂讥讽道。你!那个检察官气的脸红脖子粗的,但是苏狂就是不走正题,检察官说什么他就跟着说什么,可是一说到杀人的事情就绝对不提。苏狂这种脾气肯和他们在这里浪费时间真的算是奇迹了,不过现在情势所逼也没什么办法,只能先应付着,而且苏狂也实在想看看,这些人到底是有什么办法能够让自己招供。苏狂,我看你真的不想配合了是不是。秃子眉头一皱森然问道。苏狂身体稍微前倾,同样笑着回道:我没有杀人,不存在配不配合的问题,你们要是真的能定我的罪,就拿出证据来,或者到法庭上检举我,在这里说这些不觉得无聊么?苏狂的脸上满满的都是鄙夷的神色,看得出来苏狂是真的厌恶眼前的三个人,平庸不说还占据高位,苏狂就讨厌这种人。三个检察官似乎被激怒了,低声私语商量了一番,看来也知道苏狂不好惹,终于在一番讨论之后达成了共识。苏狂,你要是再不说就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了。秃子检察官喝道。检察官们以为这次苏狂怕了吧,这里毕竟是警察局,换言之就是他们的天下,还不是他们说了算,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然而苏狂还真的就是不吃这一套,他们不说还好,一说这话苏狂倒是来了兴致:你们说什么?想要对我不客气,好,我倒是要看看你们对我怎么个不客气法。苏狂的眸子里闪动着光芒,似乎很兴奋,让三个检察官彻底的蒙圈了。不客气,当然是用刑了,警局里的逼供难道还少吗?就算是在硬朗的汉子被逼供也照样没辙,骨头再硬也硬不过钢铁不是。好,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右面的检察官恶狠狠地说完对着玻璃外面的人使了个眼色,立即进来了三个壮汉。苏狂只是抬眼扫了三个人一样,或许他们在这三个骨瘦如柴的检察官面前算是壮汉了,可是在苏狂的眼里简直就是小柴鸡,根本没办法上台面,让他们三个还吓唬苏狂,恐怕会把苏狂逗笑了。而且苏狂也是真的明白了,他们压根就没打算和自己讲理,目的就是把自己弄死在这里才甘心。好,既然你们耍无赖,我就和你们无赖到底。苏狂说着竟然站了起来,看了看三个壮汉,微微一笑,什么都不说。苏狂的笑容很有魔力,是那种淡淡的感觉可是又让人毛骨悚然,这三个汉子要不是因为知道在警局内没任何问题,加上苏狂带着手铐子,说不定还真的不敢上前了。不识抬举,先让他尝尝拳头的滋味。一个检察官说完,三个汉子立即动手了,不过他们倒是很有分寸,并没有打脸,毕竟那样的话伤口太明显了,不过他们选择的地方可是苏狂的小腹,普通人小腹被打上一拳直接就站不起来了,就算是再壮实的汉子也绝对受不了啊。嘿嘿,这下我们可以看好戏了。中间的秃子检察官得意的对着旁边的两个检察官说道。嗯,这个小子不开窍,让他受一番皮肉之苦就好了。左面的检察官幸灾乐祸的说道,伸着脖子想去看苏狂痛苦的跪在地上的模样。不过这个结果却迟迟没有出现,第一个上去的汉子拳头毫不客气的招呼在了苏狂的小腹上,可是苏狂的小腹好像是一面鼓,根本没有任何反应,完全将汉字的力量反弹了回去。两外两个汉子也是拳打脚踢,可是没一会他们就发现了问题,苏狂好像对于这些击打没有感觉,他的身体好像可以反弹攻击一样。苏狂站着军姿,非常的正规,一动不动,本来刚才还有人击打,现在竟然没人动手了,苏狂倒是有点不习惯。怎么不快点,不然我浑身痒痒了。苏狂睁开一支眼不耐烦的说道。在军队训练的时候站军姿,让队友击打身体是一项必修课,他们这帮傻比竟然都不知道,还以为这是可以让苏狂招供的绝招。三个汉子这辈子都没遇见过这么奇葩的事情,当即不能忍受了,二话不说抄起拳头继续招呼上去,他们就是不相信竟然有人可以无视拳头的攻击,就算是铁打的身体他们也要给捶碎了。不过他们的信心是有了,目的也很明确,然而苏狂的身体就是一点事没有,累得他们已经有点喘气了还是没反应。他妈的,这到底是不是人。一个汉子弯腰喘气说道。三个检察官已经张大了嘴巴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不说话了,这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从来没有见到过的,以前碰到过的铁骨汉子多了,可是被这么暴打竟然纹丝不动一点事情都没有的还真的从未见过,没有听说过,这次算是长了见识。苏狂斜了斜三个检察官,忽然冷冷的笑了,这三个家伙简直是滑稽极了,简直像是小丑一样被苏狂耍。奶奶的,我就不信不行。一个汉子呲牙咧嘴的喊道,抡起拳头使出了吃奶的劲打了个过去。苏狂神色一变,霍然运行了涅槃经,而就在汉子的拳头撞击苏狂小腹的一刹那,明显听到了一声咔嚓,似乎是骨头断裂了。这一响声让所有的人都惊呆了,每一个人说话,只是冷冷的看向苏狂那里。三个检察官早已经伸长了脖子等着看结果,可是三秒钟之后,他们失望了,因为他们听到了手下的汉子一声大吼,不是因为愤怒或者暴躁,而是疼痛导致的。他的拳头似乎是碰到了比墙壁还要硬的东西,一下子直接折断了手骨,本来还不至于很严重,但是苏狂心里也生气,自己难道是你们的沙包?所以在最后一瞬间直接将涅槃经运行极限反弹了元气,虽然力道真的很小,苏狂已经控制了,但是折断他的手骨还是小意思的。那个汉子痛得已经难以自制了,蹲在地上嚎啕大叫,好像是小孩子打针之后的场景。三个检察官面如死灰,他们这一辈子都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情,现在脑子里早已经是一团浆糊,什么都想不出来了。另外两个汉子也傻眼了,看着自己的同伴竟然疼成了这个样子,再看看眼前的苏狂若无其事的站在那里,心里不禁闪现出意思寒意,后背不断地冒出冷汗。这还是人吗?难道是妖怪?这是两个汉子一致的想法。而三个检察官也害怕了,现在他们才意识到自己是有多麽的危险,万一现在的苏狂暴走了,估计他们三个的小命说没就没了,苏狂要是想杀了他们三个比碾死一只蚂蚁还要轻松。这下怎么办?左面的检察官颤微微地小声问中间的检察官。本来还有好多刑法没上来呢,现在看来不用上了,如果要是在上那么这三个检察官恐怕就是脑子有问题了。能怎么办?中间的秃子已经吓得不行了,现在他连下命令的勇气都没了。你们三个出去吧。右面的检察官强行压住自己心头的恐惧说道。三个人早就巴不得离开这个鬼地方了,谁还想留在这里,当即跑也似得离开了,只有一个手骨断裂的慢腾腾的走了出去。他们走了出去之后苏狂看了看前面的检察官,从容的坐到了自己的椅子上:检察官大人们,现在你们还有什么要问的吗?苏狂的语气带着几分挑衅的味道,苏狂就是要告诉这三个小蚂蚁,自己不是好惹的,果然这三个检察官也不是傻子,他们可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万一继续下去,惹得苏狂真的不耐烦了,那自己脸怎么似得都不知道。助手,先拘留,以后再审。中间的检察官终于怯怯的说了句,助手在外面虽然没有听到里面说的什么,但是发生了什么可是看的一清二楚,此时看着苏狂的脸浑身都在打颤。不要这么激动。苏狂安慰这个助手,同时伸出自己的双手:我坐牢的话手铐子可不能一直烤着吧。那个助手先是后退了半步,随即目光看向三个检察官,只见他们立即使了个眼色,助手二话不说就帮苏狂打开了手铐:当然是不能,您跟我来吧。真的是人善恶比人气马善被人骑,苏狂现在一发怒一个个的都老实了。苏狂出去之后,三个检察官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再也承受不住了,中间的秃子检察官差一点摔倒到椅子下面去。我们怎么办?左面的检察官阴阳怪气的问道。秃子想了想,眸子里闪现出了歹意,看着苏狂离去的防线,恶狠狠地说:我们在这还能治不了他,等他进去了之后不给他饭或者给他带毒得饭,怎么样都能让他不好受。嗯,有道理。另外两个检察官纷纷点头表示同意,随即笑了出来,就等着看苏狂的笑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