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263章白秋受伤
    白秋还算坚强,可是苏狂看着她的模样真的是很不忍心。先回退。苏狂喊道,直接替白秋发了命令。那些特警微微一愣,可是白秋现在痛得不敢动弹,说话都有点艰难了,说实话白秋没少在军队里受苦,可是说起来还真的没有被子弹击中过,现在早就已经受不来了了,就差没有哭出来了。对方的火力很猛,大家小心,后面还有很多受伤的兄弟,不要忘了带上他们。副队长喊道,开始秩序竟然的后退。然而后退没有多长时间,忽然感觉到前面的火力竟然慢慢的小了下来。这是怎么回事?已经有人开始发问了。苏狂将白秋抱在怀里,他不敢太快的行动,听到这话忽然想到了林牧他们,脑子一转立即说道:是我安排的人。苏狂说的很沉稳,似乎狂炎帮的人真的是他安排进来帮他们的。白秋挣扎着张开嘴:苏狂,你是怎么知道他们要倒卖军火的。白秋说道一半忽然痛得叫了一声。先不要说话,忍着点,有防弹衣不至于致命,但是也别动弹了,我已经给你止血了。苏狂说着加快了步子。他们是我安排的,没想到对方真的是倒卖军火。苏狂顺着说道,这下就洗清了狂炎帮了。果然特警后退之后,那些人也不敢追了,甚至巴不得事情早点解决,一个个的急不可耐的跳进了船上逃走。漩涡等人也不耽搁,立即撤了回去。苏狂等人撤退到了警车旁边,正想要说话,忽然神色一凛,大喊:大家小心。苏狂一句话刚刚说完,立即冲出了好些拿着砍刀的人疯狂的冲了进来。这些特警拿着枪,无奈自己人就在附近开枪实在是不安全,只能肉搏,只是对面人数很多,这些特警也占不了上风。苏狂抱着白秋想要离开这里,可是白秋忽然紧紧地抓住了苏狂的肩膀:不行,苏狂。白秋痛得很厉害,几乎不能说太多的话。那好,你在这歇着,我去帮忙。苏狂说着将白秋放到一棵大树下面,看了看前方霍然冲了进去,苏狂的速度直接震惊了那帮混混,而苏狂出手的时候他们就更加后悔了,怀疑自己出门没看黄历。这些人竟然是昆盟的残部,很多昆盟人内斗被白秋抓了起来,他们怀恨在心跟踪白秋很久了,现在终于找到机会报复,没想到竟然碰到了苏狂。苏狂的加入瞬间改变了战局,不过那些人也不是傻子,立即有两个跑向白秋。苏狂本来不想要伤人,可是没想到他们这么不知道死活,心中登时怒火燃烧。啊!白秋惊叫起来,她以为自己一定没戏了,一世英名就早葬送在这里了。不过就在刀刃快要落下去的瞬间,苏狂轻巧的将两个人举了起来,两下子就折断了他们的胳膊一个甩身直接将他们甩了出去。苏狂的臂力十分惊人,他们真的害怕了,因为苏狂强大的像是钢铁机器人,他们没有任何办法取胜。快走,我们惹不起他。为首的人说道,带着人就跑。追。白秋气息十分微弱的说了句。那些特警看着白秋的伤势很犹豫,不过看着既然白秋这么坚决只好同意了,况且白秋还有苏狂在照顾。特警相继离去,同时也叫了救护车,好些特警留了下来守护受伤的队友。苏狂看了看白球的伤口,心里暗叹还真的是巧了,伤到了骨头,估计现在白秋还在忍受痛苦。苏狂,替我把子弹取出来。白秋气喘着说道。苏狂替白秋摘到了帽子,卸掉了上身的防弹衣,看着鲜血已经浸湿了她白色的衬衫心里也不好受。我取出来是没问题,可是会很痛的。苏狂道。没事,现在就动手,我受不了了。白秋咬着牙说道。苏狂十分好奇她怎么会痛成这个样子,仔细一看才发现她的伤口有些发紫。浑蛋,竟然有毒。苏狂神色一冷说道,他立即去看了看其它队员,倒是还好,没什么中毒的表现。难道对方有狙击手?苏狂阴沉着双眸说道。已经想不了这么多了,只能打了个电话要小倪赶紧弄点灵芝,苏狂听说那个灵芝可以疗伤,而且似乎还有解毒的功效,虽然白秋不能服用,但是涂抹在伤口上总是有用的,苏狂对此也是懂一点的。小倪答应了很快过来,只是苏狂心里没数小倪和幽幽到底是找不到这里,可是有希望总是好的。白秋,你现在身上的疼痛都是毒素引起的,就算是我不取出来子弹你还是难受,虽然没有麻药,不过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苏狂说着将白秋抱到了自己的车里关上了车门,如果是别人看到一准以为是去车震了。苏狂。白秋双眸有些暗淡,似乎毒素影响到了生命体征。没事的,我的朋友已经带了解毒的灵药。苏狂说着将白秋平房到了车上,缓缓地解开她的衬衫。苏狂,你可不要乱看。白秋嘴唇煞白挣扎着说道。苏狂看着伤口处已经浸满了血,而且雪白的皮肤已经渐渐地变成了紫色,心里对那帮人的恨意已经不用说了。我不看怎么治伤。苏狂冷然道,霸道的将她的衣服褪去,白秋以为苏狂生气了,竟然放松了语气:你别生气,我没那个意思。苏狂从身上拿出来好几把很久不用的断骨刀,仔细的看了看白球的伤口,现在动手真的不行了,仔细的伸出大手抚摸在顺滑的皮肤上,轻轻一压白秋细嫩的肌肤就被苏狂摁在了手下。苏狂的目光很专注,没有一丝的松懈。我是恨那帮人。苏狂双眸中闪现着杀意的光芒。苏狂真的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愤怒,这种愤怒直接穿入他的心底让他感觉嘶吼。他们真的拿苏狂当做猴子耍了,苏狂还从来没有被这么刷过,而且对方的枪口竟然有毒,是不是自己稍有不慎狙击手的枪口就会对象自己?苏狂不再想,他的注意力完全的集中到了白球的肩膀上。苏狂大手很小心,痛吗?苏狂摸了摸白秋的皮肤问道。没问题,现在就算是在痛也感觉不到了,你尽管动手,我都忍得住。白秋咬牙说道。苏狂没说话,霍然撕下了自己的一片衣服,直接塞到了白秋的口中。白秋吓坏了,她的眼中带着几分惊恐的看着苏狂。放心,我是怕你咬到舌头,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我不会有别的想法。苏狂说着轻轻地拨开了白秋的伤口,肉已经变了颜色。白秋果然痛得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她的双眸中慢慢的都是痛苦。苏狂看着心痛,可是也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动手。白秋现在才知道这个手术有多麽痛,如果苏狂没有堵住他的嘴,说不定她真的会咬到舌头。白秋现在才知道自己所有的坚强都只是外表,自己不过是因为父亲的原因还有自己有几分才智,从来没有经受过挫折,以为天下间没有自己做不成的事情破不了的案子,天下的苦自己都吃尽了,现在才明白自己多麽的肤浅。看着苏狂认真而熟练地样子白秋就知道这些似乎是苏狂以前生存的一向技巧,那么她就可以理解苏狂以前到底是过得什么生活了。苏狂的勇气不是她可以想的,苏狂的生活也是白秋不曾想过的,现在她忽然感觉以前自己在苏狂面前的骄傲都是耻辱,故作高傲可是实际上只是一个躲在温室中自我感觉良好的可怜虫罢了。苏狂不知道怎么安慰白秋,他和白秋是在谈不上熟悉,可是现在白秋看着苏狂竟然看到了故事一样,分神之间已经减轻了很多的伤痛。苏狂额头上沁出了汗珠,现在已经看到了弹头,不过苏狂知道这一下会很疼。如果是自己的话他一定毫不犹豫的拔了出来,可是因为是白秋,苏狂真的有点下不去手,也有点担心白秋承受不住。苏狂的刀子听到了半空中,抬眼忽然看到白秋非常坚强的看着自己。白秋使劲的咬着口中的布团,狠狠地点了点头,带着几分决绝。苏狂点了点头,轻轻的将刀子放入白秋的伤口中,缓缓地对准她的弹头,轻轻地夹住子弹,开始用力的向外吧。苏狂很小心,然而技术在高白秋的疼痛还是小不了几分。不过白秋狠狠地攥着床单,死活不肯松手,她的眼中带着抗争,似乎是在和过去的自己告别,似乎是和过去的生活抗拒,她要做一个真正坚强的人,而不是一个纸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