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238章谜团
    苏狂和董润烟直接睡在了沙发上,直到第二天早晨两个人才惊出一身冷汗,如果要是苏幽幽和小倪回来了两个人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不过还好事情并没有那么巧。苏狂和董润烟穿好衣服后亲近了许多,苏狂也很高兴,自己的伤不但好了,而且还多了一个美人相伴。苏狂不再去想以后的事,比如能不能娶她之类的,昨天他才明白,自己虽然是身在都市之中可是却和在战场没差别,甚至于比在战场上还凶险,随时有丧命的危险,如果喜欢就要去把握,不然可能就晚了。董润烟说去给苏狂弄吃的,可是她还真的不怎么会做饭,想必就是弄些简单的饭菜,不过这样苏狂就已经很高兴了。苏狂收拾了下沙发,大概一切都弄得像是没发生过后才送了口气坐在沙发上。苏狂双眸一沉,开始细细考虑起来自己胸口的东西。苏狂从来没有这么严肃过,他的双眸非常深邃,一双大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那里,曾经是发出火热的源泉,差点燃烧了苏狂,也曾经是帮苏狂吸取小倪涅槃经疗伤的地方,更曾经治好了苏狂的筋脉。难道,我的体内真的有旷世的宝贝?苏狂喃喃自语道,现在若是说自己的胸口没什么特别的东西,就算是苏狂自己都不能说服自己了。不仅是宝贝,而且绝对是旷世的宝贝,这种神奇的东西苏狂觉得就是那些隐者级别的高手也会不顾及所有倾尽全力相斗。苏狂躺在沙发上,开始细细回忆自己胸口东西的由来。莫非真的就是湖水那次奇遇的结果?苏狂现在已经是带着几分确定的语气问自己了,上次他也怀疑过是再湖水中的那次奇遇得到的那个神秘东西,不过全是推测,因为苏狂那个时候还不确定体内是不是有东西。现在苏狂已经确定了,而且还感觉到了这个东西火热的气息。那次在湖水中,苏狂也明显感觉到了这种灼人的火热,仿佛水都沸腾了一般的感觉。即使是弄清楚了东西的由来又有什么用?一样不知道该如何控制它。苏狂双眸低沉,似乎有些丧气,这么好的东西一旦自己可以掌握那么功力必定会大增,对付龙联盟就更有把握了,可是现在自己对它毫无头绪。苏狂最为担心的其实还不是这些,苏狂最初的打算是潜入龙联盟成为它的成员就好,可是现在才发现这个世界上的高手实在是太多了,如果自己没有更为强大的实力就算是潜入进去也极有可能被杀死。苏狂虽然主要任务是弄清楚龙联盟的组织结构和内部人员组成交给杨老爷子,最后一举歼灭,但是自己如果保命都成了问题还谈什么调查龙联盟。可是这件事是着急不来的,苏狂也清楚。翻了个身,苏狂坐在沙发上了开始自顾运行涅槃经,不知不觉间苏狂已经可以正常运行并且还能使用些玄清诀的功法。苏狂双眸忽然睁开:小倪可以同时修炼涅槃经和玄清诀,那我为什么不可以同时修炼那?苏狂想到这忽然开始修炼起来,虽然十分的冒险,不过苏狂不在乎,既然已经没大的问题了,苏狂就想要试一试。果然苏狂修炼起来没了障碍,看来他的筋脉是真的好了,丹田也不再那么薄弱了,那个火热的宝贝真的是好东西。不过苏狂不去想它,现在能够修炼好涅槃经和玄清诀自己的武功同样可以大进。苏狂记得自己和小倪联手的时候发挥出了意想不到的的威力,那并不是两个人的功劳,而是两种功法的功劳。苏狂慢慢的运行两种功法,心里对它们有了一种执念之后修炼的很用功,也很小心,唯恐一个不小心出了差错。不过这两种功法似乎可以相互吸引,修炼起来难度相对来说不是很大,可是越是往后修炼苏狂就越感觉到了艰难。他们虽然不相互排斥,而且还能融合在一起,修炼起来很容易,苏狂也从小倪哪里对玄清诀有了一定的了解,可是稍微往后修炼就会发现两种功法的根本到原理是不同的,苏狂一个人想要同时变化出两种心思时非常难得。不过苏狂不甘心,忽然强行运转两种功法。呃。苏狂忽然护住胸口,那是一种难言的疼痛,两种功法本来是融合在了一起,可是在苏狂强行修炼在一起后竟然产生了剧烈的排斥。苏狂额头上都冒出了汗珠,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自己和小倪联手可以发挥出强大的威力,两种功法也没什么异样,可是为什么自己单独修炼的时候就产生这种强烈的反应?苏狂解释不了,现在身体已经很难受了,如果是平时苏狂可能强行修炼去试一试,但是现在毕竟是受了伤,即使自己的胸口宝贝疗伤能力在强大也不可能修复到比没受伤前更好,而且苏狂也不确定那个修复到底靠不靠谱,还是不冒险了。停止修炼董润烟也做好了早餐端了过来,只是这个所谓的早餐就简陋了一些,仅有两倍热腾腾的牛奶和两个去了皮的苹果,当然真正靠董润烟动手做的只有一个煎鸡蛋。苏狂看着两个心型的煎蛋,不禁笑了。董润烟确实不会做饭,只能热杯牛奶煎个鸡蛋,而且煎鸡蛋还费了好大的功夫。董润烟这一辈子都不知道什么是油烟子味道,这下子终于知道了,她身上都隐隐有些味道。鸡蛋的形状真的不错。苏狂夸奖道。董润烟不好意思的笑笑,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其实心里早已经高兴地不得了,自己的劳动能得到别人的赞赏自然欢快,而且还是自己心中最重要的那个人。我去洗个澡。董润烟没有靠近苏狂,因为她感觉自己身上有些油烟味,怕苏狂会讨厌。苏狂忽然站起啦拉住董润烟的玉手,抱着她的双肩将她扶到沙发上:做饭从来都不是女人的义务,你为了给我做饭弄得一身油烟子,我也应该做点什么,再说你身上的气质就是最好的装饰,这点油烟子味丝毫掩盖不了你的美丽。苏狂说的很深情,若不是发自内心的也不会有这种感觉。董润烟一时间感动的稀里哗啦,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她是最为骄傲的公主,即使她不盛气凌人但是自从生下来还真的没有几件事情能让他感动,即使他的父亲送给她在名贵的包包车子也没有苏狂这两句话更加感动。苏狂说着将董润烟的两片薄面包拿起来,将煎鸡蛋放在中间轻轻盖好之后沾了点牛奶递到董润烟嘴边:尝尝好吃吗?董润烟愣了一下,傻傻的咬了一口,几乎都不知道药的是什么东西,含笑道:好吃。董润烟忽然抬起头看着苏狂,而苏狂也正在注视着她。两个人仿佛神仙眷侣一般,苏狂感觉自己真的喜欢上董润烟了,她的没一个举动苏狂都感觉莫名的习惯。两个人正在享受着美丽的时光,轻轻地品尝着特殊的早餐,门忽然开了,而且非常的急。苏狂一愣瞬间紧张起来挡在了董润烟身前双眸变得精深无比,可是当小倪和苏幽幽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忽然露出了惊喜的笑容。哥。苏幽幽喊了句立即跑了过去,而小倪也紧随跟了过去。小倪的手上提了很多药材,看来就是给苏狂治病需要的。哥,你没事吧。苏幽幽看着苏狂已经可以自由活动了,而且气色也恢复了平常不禁激动地问道。应该是好了。苏狂笑着道。小倪双眸明灭不定的看着苏狂,抿着嘴不说话,同时一双么明亮的眸子看了看董润烟,似乎感觉有些奇怪,至于是什么地方也说不好,只是感觉她和苏狂的关系有了更大的变化。苏狂,我摸摸你的脉。小倪说着将药材放到地下,虽然她现在看起来很沉稳从容,可是只有苏幽幽看见了她冲出去的时候是多么着急,在龙门买东西的时候是如何的强硬分秒必争,甚至于逼退了好几个大老板,最有一味草药还是抢回来的。这件事看起来是非常大的事情,对方非常墨迹还没有说买小倪强行拿走,虽然苏幽幽后来给了钱,可是还是可以告上法庭的,但是在小倪的眼中看起来却是一文不值,因为这关乎苏狂的生死。回来看见苏狂没事,小倪才平静下来。摸着苏狂的脉搏,小倪忽然皱起了眉头:这怎么可能?竟然没事了。小倪挑着柳眉奇怪的说,脸色上慢慢的都是不解和好奇。苏幽幽双眸闪烁:没事了,个,你终于没事了。苏狂摸了摸苏幽幽的小脸蛋:傻丫头,哥当然会没事了。苏幽幽才不管可不可能,听见苏狂没事就是最大的好消息,就算是告诉他是老天开恩了给了苏狂一条命苏幽幽也愿意相信。小倪看着苏狂的目光很奇怪,苏狂安慰了苏幽幽几句:幽幽,哥没事了,你别担心了,你饿了吧,这里还有些饭,我还不饿,你和润烟先吃吧。苏幽幽有些不舍得,苏狂好不容易没事了,可是看他的意思又要走,苏幽幽当然不开心,一张小嘴已经噘得老高。董润烟目光闪烁,她看的明白,立即拉住苏幽幽笑道:幽幽,这是我第一次下厨,你尝尝,虽然很平常总归是心意。苏幽幽一愣,看了看董润烟再看看这些东西:二姐,这些是你弄得?嗯,要不要尝尝,我煎的鸡蛋可是很好吃的。董润烟笑道。好。苏幽幽看着心形的鸡蛋高兴地说道,她可没想到董润烟也会下厨煎鸡蛋。苏狂看了董润烟一眼没说话,只是微微一笑,悄悄地走向自己的卧室,而小倪则是皱了皱眉,提着药材和苏狂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