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233章重伤
    悠然一动,身法如同风一般刮过,鬼魅般不可预测,苏狂和小倪立即挡在苏幽幽等身前防止他偷袭,然而那个怪人只是大笑三声冲向了另一个方向。他霍然抓住那个被打成了半残废的信使,砰的一声拍破大门旁的塑钢玻璃离去。苏幽幽忽然抱住了苏狂:哥,真的吓死我了,我以为我们都要死在这里。苏幽幽踮起脚尖抱着苏狂,很近很近,生怕失去了苏狂一般。董润烟双眸含情,看着苏狂不知如何言语,总之劫后重生的幸福不言而喻。苏先生你真厉害,没想到隐藏能力最后反攻,只是可惜被他跑了安保副队长笑着说道,可是话还没说完苏狂忽然吐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人就要倒了一般。苏先生。安保副队长睁大了眼睛立即扶住苏狂。我没事。苏狂忍着疼痛,只感觉眼前一片模糊,不过还是忍着没有晕过去。小倪。苏幽幽忽然大叫一声,立即上去扶住差点倒地的小倪。小倪很虚弱,双唇煞白没了一丝红润的颜色,整个人就如同没了骨头支撑一般被苏幽幽抱着。那个副队长忽然明白了,刚才的斗笠怪人还是要比苏狂厉害,只是苏狂吓退了他。苏先生,我扶你去医院。安保副队长虽然是个普通人,可是至少是个男人,身体强壮,如果没他在恐怕苏幽幽和董润烟还真的抬不动苏狂。不用,扶我上车,我们回家。苏狂非常艰难的说着,身体虚弱极了,可是目光却是很坚定。好。那个副队长知道苏狂不是普通人,不需要医院的救治,立即按照他的意思扶他走。副队长自以为自己身手了得,可是见到了苏狂和小倪的功夫,才知道什么是真的功夫,不禁咽了口吐沫:这么年轻竟然这么厉害,日后又当如何?安保副队长看着苏狂和小倪的目光里只有羡慕和崇敬。苏狂尽量维持自己的意识清醒,为了找个清净的地方疗伤,苏狂径直去了自己的房子,而不是去董傲天的家中。董润烟本来还有些担心自己的父亲,可是仔细一想那个信使是龙联盟的人,可是却成了废人,至于那个神秘的斗笠怪人压根就不认识自己的父亲,自然不回去找麻烦。想到这董润烟终于松了口气,将全部心思都放在了苏狂的身上。苏狂气色看起来很差,可是应该没有生命危险,只是他的心脏等受到了损伤,真的不知道要如何才能医治好。到了苏狂的家里,董润烟几人立即进去关好了门,如果那个怪人是巧遇苏狂的话,一段时间应该还找不到这里。苏狂和小倪坐在这沙发上,看起来状态很不好,苏幽幽连忙去找来热水喂两个人喝,而那个副队长则是在门口观察外面的动静,以防有人来偷袭。董润烟现在觉得自己真的是没用,一个大小姐只能看着,什么都做不了,不像苏幽幽还懂得照顾人。哥。苏幽幽看着苏狂渐渐恢复意识轻声叫了句。苏狂微微一笑,点头看了看苏幽幽,忽然咳嗽两声。苏幽幽从来没见过这么虚弱的苏狂,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死死的抓住苏狂的手不松开。董润烟见小倪还没有反应,坐到沙发上扶着小倪,轻轻地摁住小倪的人中,在耳边不断地呼唤小倪。果然,董润烟的方法奏效了,小倪眉头皱了皱终于缓缓张开了眼睛,虽然很难受,可是却醒了过来。董润烟大喜过望,扶着小倪激动地说不出话来。小倪双眸很清澈,看了看这里知道已经安全了,不禁缓缓舒了口气,可是刚刚想要放松,忽然浑身一颤,仿佛发生了可怕的事情双眸紧张的看向苏狂。董润烟被吓了一跳,苏幽幽也有些吓找了,小倪的眼神很可怕,从来没有过的可怕。小倪,我哥没事,你别担心。苏幽幽有点害怕的对小倪说道,她的状态看起来很不稳定,而董润烟也不敢轻易靠近小倪,她好像很不正常。苏狂。小倪神情忽然柔和了下来,看着苏狂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忽然间有软弱了下来,好像是一个受惊的孩子颤抖着身体。董润烟试着慢慢从背后抱紧她:别担心,都过去了。小倪好像是哭了,只是眼角看不到泪痕,可是分明有些抽泣。苏狂,你这么做考虑过后果么?小倪一面抽泣似得喘息同时面无表情的问了句,仿佛很不满。苏狂苦笑并没有说话。小倪抬起头,盯着苏狂的眼睛:这么做你会死。小倪一句话似乎是重磅炸弹让董润烟喝苏幽幽浑身一颤,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苏狂,他似乎有些不对劲,而到底是怎么了她们两个不懂功夫的自然不会知道。只是现在的苏狂脸色越来越白,嘴唇也出现了从来没有过的干裂,仿佛是失水过多。哥,你喝水。苏幽幽仿佛明白了什么,双眸立即空洞起来,几乎下意识的说了句,端起水杯就要递给苏狂,可是她的手已经颤抖的不行了。幽幽,别害怕。苏狂轻声问了句,握紧了苏幽幽的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董润烟几乎带着哭腔问道,她也明白过来了,苏狂可能是受了极重的伤,甚至可能会有生命危险。苏狂没有说话,他看起来真的太虚弱了。小倪,我哥到底怎么了?苏幽幽焦急的问道。小倪长发披肩,挡住了半边脸,神色非常忧郁,看起来她也很不好过。小倪眉毛很重,终于缓缓睁开眼睛郑重的看着小倪,颤抖着嘴唇说道:他,为了救我挡住了那个怪人所有的攻击,受了内伤,而我只是劳累过度没有大事。小倪并没有因为自己无事而高兴,反而非常难受一般。小倪,你的意思是……董润烟有些慌了,对于这些她一窍不通,不过听着这个意思,苏狂似乎是要死了。苏狂,你感觉怎么样。小倪没办法回复董润烟的话,她也不知道苏狂能不能熬过去,只能试探着问了句。苏狂靠在沙发上,抬着眼睛看向天花板,神色从容:不是很好,感觉身体的力量在一点点的流逝出去。苏狂好像是一个老人,非常疲惫。房间内忽然安静了,气氛显得非常的压抑。良久,没有一个人说话,苏狂静静的躺在沙发上,似乎在享受着这种劫后余生的生命。对于苏狂来说已经足够了,自己一个人的命换来了三个鲜活的生命,就算是在选择一万次,苏狂还是会这么做。苏幽幽只是紧紧握住苏狂的大手,仿佛要留住他,可是却又不敢说话,只有泪水一串一串的留下来。她从来都是被苏狂保护,真的不知道该如何保护苏狂,她觉得自己很弱小,根本就无能为力。董润烟仿佛失去了灵魂一样坐在沙发上保持着一个姿势,不知道多久没有换过,双眸也很空洞。只有小倪看起来还算是平静,可是却也一句话不说。忽然,苏幽幽起来到小倪面前握住了她的手:小倪,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苏幽幽的目光中慢慢的都是期盼,仿佛是自己编造的梦想,如同井中月水中花,让人都不忍心去拆穿。小倪看了看苏狂,她何尝不想救苏狂,她心已经痛得快要麻木了。如果两个人共同承受攻击,可能都会武功全失或者更严重,但也有活下来的希望,可是苏狂却选择了自己承受。他要的,只是小倪没事,他要牺牲的,只是自己。如果可以,小倪都愿意用自己的命去换苏狂的,可是,太难了。苏狂,用涅槃经和玄清诀,说不定有希望。小倪忍住悲痛说道。苏狂忽然睁开了眼,双眸中散发着精光,可是他要说的却不是自己的伤势。小倪,玄清诀和涅槃经融合起来会有意想不到的威力,恐怕两者本来就曾是一种功法吧,如果我死了,你一定要练成神功保护润烟和幽幽。苏狂双眸很深沉,他的眼中满满的都是坚定。看着小倪,苏狂充满了希望。我不管,我不知道,我要你活着。小倪忽然大吼起来,所有的压抑和伤痛都爆发了出来,她像是要杀人了一般,双目充满血丝,看着非常可怕。宽阔的臂膀还是非常有力,苏狂将小倪拦在了怀中:小倪,你一定会帮我最有一个忙。小倪忽然平静了下来,她仿佛脱力了一样趴在苏狂的身上。小倪,涅槃经的心法你虽然还不知道,但是刚刚我们融合两种功法的时候,想必你也理解了涅槃经的精髓,功法我默念给你,你好好记下来。苏狂说着不顾小倪的反对开始默念,每一句话都深深地击中了小倪的心。苏狂知道小倪能记得下来,因为两人融合功法的时候已经心意相通,对于对方的功法有了最深刻的了解,就算是苏狂不告诉小倪心法,小倪说不定都能同时修炼两种武功。苏狂说了一大半,小倪忽然目光闪烁:苏狂,我们不要放弃,你体内不是有个宝贝吗,如果疗伤的时候它可以护住心脉,说不定就有机会。小倪仿佛看到了希望一样紧张的说道,看着苏狂的目光几乎带着哀求。苏狂眉头一皱,这个想法他也曾经闪现过,可是没有任何依据,苏狂不相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小倪,我答应你不放弃。苏狂沉声说道,将小倪抱得很紧,她柔软而丰满的身体仿佛要嵌入苏狂那健实的身躯中。很柔软,很细腻,苏狂闭着眼享受着最后的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