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232章玄清涅槃诀
    披着斗笠的怪人双眸阴沉,他的年纪应该会比苏狂大很多,是前辈之流,自然不会把苏狂和小倪放在眼中。只是当他看到小倪和苏狂身上渐渐浮现出的一缕光华的时候,他有些狐疑了。这是什么东西?斗笠怪人心里暗暗地问了句。他自己都不太清楚的东西,还真的是不多,就算是有也不是该出现在苏狂和小倪这两个小辈的身上。苏狂和小倪似乎也感觉到了奇异之处,两人觉得身上产生了一股奇异的力量,这种力量不是单纯的依靠自己就能发挥出来的,似乎是两根线相互牵连只有共同作用才能发挥到极致。小倪和苏狂四目相对,从对方的眼神中终于明白这种感觉不是自己一个人才有的。难道玄清诀和涅槃经能够共同施展出更大的神威?苏狂心中狐疑,他的目光小倪已经读了出来。小倪没说话,可是她却轻轻地点了点头。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也就是只有这一种解释了。哼,无论是什么花样,你们也该死了。斗笠怪人忽然喝道,就要出手。苏狂和小倪本来抱了必死的决心,可是这时却是看到了希望一样,精神焕发。看着那双阴冷的掌冲了过来,苏狂忽然双眸圆睁大喝:阁下也是前辈,难道就甘做龙联盟的一条狗吗?苏狂声音震颤了整个大厅,所有人都是一愣,异样的看着那个斗笠怪人。神色一紧,斗笠怪人忽然咆哮道:无知小辈你在胡说什么?斗笠怪人竟然停了下来,愤怒的看着苏狂。小倪没说话,从苏狂手上传来的感觉就知道了苏狂的想法,当即不再分心,虽然睁着眼睛却是如同闭上了一般开始运行体内的玄青诀,同时接纳着苏狂涅槃经的运转,努力让两种力量契合起来。玄清诀和涅槃经两者有相辅相成的功力这个小倪清楚,苏狂也发现了,只是两个人没想到这两种功法竟然可以合为一体共同施展,更不会想到威力增大了数倍!两种功法,即使是同一个门派的想要相符相融也是不可能的,极有可能让使用者走过入魔,可是苏狂和小倪修炼的是两种不同的功法,竟然可以做到这一点,着实让二人吃惊。不过现在没有吃惊的时间了,苏狂言语上已经拖住了那个怪人,而小倪正在专心的让两种功法融合在一起。斗笠怪人毕竟是前辈,在小辈面前死要面子,此时被苏狂说自己是什么联盟的狗,还被这么多小辈惊讶鄙视的看着,早已怒火冲天了。他可以杀了在场的所有人,但是那颗虚荣的心却在作怪,他要让这里所有人都承认他是最强的,在心里佩服他。你不是龙联盟的走狗,为何帮龙联盟对付我。苏狂目光精深的问道,盯着斗笠怪人丝毫不畏惧。苏狂清楚,自己越是这样那个斗笠怪人就越不会出手。他在等,等小倪让两种功法融合。我杀你,因为你打扰了我练功,害得我差一点就再也不能见天日了,就这么简单。斗笠怪人愤怒盯着苏狂眼睛说道。苏狂微微一笑,忽然双眸收紧:你的门派中有人是信使,你难道和龙联盟没有关系?苏狂的话很突然,甚至连那个和怪人同门的信使都没说明白。不过这里的信使只有一个,那就是已经被苏狂和小倪打成了半残废站在远处不敢动弹的男子。他用的是剑雨,和斗笠怪人的武功路数非常相似,苏狂推断两个人是一个门派的,即使不是想必也有些关系。斗笠怪人微微冷笑:我与师门早没了瓜葛。说到这斗笠怪人的眼中出现了一私仇恨的气息。那个被打成半残废的信使听说这个怪人是他一个门派的不禁大喜,心想这下有救了,怎么也不会杀自己了。苏狂无意了解他的过往,只是为了分散他的注意力来争取时间。我当日只是误入你修炼的地方,就算是有错,也不至于如此苦苦相逼非要杀了我,就算是想要杀我,难道我身边的朋友你也不放过?苏狂忽然愤怒的说道。哈哈,哈哈哈!斗笠怪人忽然发出了阴冷绵长的笑声,那笑声里充满了鄙夷和不屑。我本来以为你是一条铮铮铁骨的汉子,可是没想到到了这个地步也怕死了,怕死你就求我啊,说不定我还可以放过你,你都这莫大的弯子也是难逃一死。斗笠怪人信步绕着苏狂走了几步不屑的看着苏狂说道。斗笠怪人看出了苏狂身上杀意锐减,便以为他是害怕了不敢动手了,心中的虚荣心立刻得到了满足。那种让敌人害怕区服的感觉是这个怪人最为享受的。如果苏狂真的跪下来求他,说不定还真的会放了苏狂。苏狂冷然一笑,确定了他真的和龙联盟没关系而且也不是什么龙骑,看来只是因为当日自己闯入他修炼的地方现在来报仇。苏狂没说话,他的大手忽然握住了小倪的小手,感觉着那温暖而清凉的气息。小倪对着苏狂点了点头,似乎一切已经准备好了。苏狂试着提了一口气,霍然间整个人都充满了力量。太过不可思议了,苏狂看着小倪,满脸都是惊讶。小倪点了点头,和苏狂一样也提了一口气。这一口气苏狂感觉到了,竟然不比自己的差,看来小倪和自己此时的力量都有了极大的提升,玄清诀和涅槃经融合起来之后竟然有着让人意想不到的威力!苏狂和小倪只是猜想,或者说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在最后关头的最后一搏,谁知道竟然成功了!斗笠怪人忽然转过身,看着苏狂和小倪:哼,想要偷袭我?斗笠怪人感觉到小倪和苏狂提气之后瞳孔紧缩,他以为小倪和苏狂想趁他不注意突然发难。我杀你二人,还有更大的用处。斗笠怪人皱着眉头阴冷的说完,霍然大手拍了过去。苏狂和小倪巍然不动,竟然没有着急反击。斗笠怪人略感吃惊,心想小倪和苏狂就算是找死,也要找个机会躲开攻击才有一线希望,直接接住自己这一掌那就和自杀差不多。莫非他们想要拖住自己片刻?斗笠怪人掌风烈烈已然抵达小倪和苏狂的身旁,可是心里仍旧在想着对方的打算。高手过招,每一秒钟都在揣摩对方的心里,以做到全胜。这是一个高手必备的素质,可是斗笠怪人却是没注意到,小倪和苏狂身体发生的变化,他对自己太自信了,以为只要是小倪和苏狂不用技巧硬碰硬就是死路一条。砰!仿佛被巨浪狠狠地排在了身上,斗笠怪人和苏狂对掌的刹那浑身的骨头都断裂了一般的疼痛,皮肤火辣,似乎要被烧毁了,内劲竟然有些跟不上来。这是怎么回事?斗笠怪人一声断喝,再也不顾其他,霍然催动掌力,身手长发散乱无风自舞,他的神色中透漏着猩红的杀意和无尽的愤怒。然而这一掌他已经占不了上风了,无论如何疯狂也不能轻易杀死小倪和苏狂,甚至于自己还有被反杀的危险。斗笠怪人盯着苏狂的双目,一动不动。他和苏狂的手掌进行内劲的博弈,同时也是心里上的博弈。苏狂有小倪碧落玉女掌法做后盾后续承受还好受些,可是他和小倪始终比这个怪人差很多修为,刚刚的两种功法融合即使提升了威力,可是两个人实际上已经受了重伤。可是苏狂和小倪心里都清楚,绝对不能表现出来,万一被那个斗笠怪人看出来就必死无疑了!苏幽幽和董润烟瞪大了眼睛,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苏狂和小倪竟然挡住了斗笠怪人,那个安保副队长也傻了,他心里清楚眼前对掌的人真正承受的力量是多大,如果要是自己夹在中间恐怕瞬息就会粉身碎骨了。苏狂神色刚毅,忽然上前一小步,同时咬紧牙关催动掌力逼着那个斗笠怪人后退。胸口好痛。斗笠怪人心里默默想了句,可是看着苏狂似乎没事,而小倪也是一脸漠然的握着苏狂的手竟然没有动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个丫头没有动手我竟然不能取胜?万一她再动手那我岂不是……想到这斗笠怪人竟然有些怯意。苏狂并没有停住脚步,反而越来越猛烈地进攻,他的双眸中有一种猎杀敌人的凶狠神色。这个目光让斗笠怪人不禁有些心虚了。难道他隐藏了实力?还是说他体内的那个怪异东西作怪?斗笠怪人神色焦虑可是也想不出来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过无论如何现在自己已经没把握杀了苏狂了,如果真的要拼命那可就是赌博了,真的是生死有命了。斗笠怪人忽然双眸一沉,他不会和苏狂赌,因为他还有伤,如果完全治好了自己的伤,就算是现在的苏狂也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呼。斗笠怪人大袖子忽然一甩,苏狂一愣假装被偷袭吓到了竟然连连后退,站定后才发是斗笠怪人的试探,脸上出现了懊悔的神色。哼。斗笠怪人竟然傲然哼了一声,他的眼中满是骄傲的神色,仿佛为自己刚才虚晃一招成功而得意。就算是你真的比我厉害,都未必能杀了我。斗笠怪人阴冷的说道,似乎他作战经验非常丰富,即使打不赢也可以脱身。是吗?苏狂忽然发问,立即催动掌力就要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