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227章剑雨
    那个小丫头好奇怪。中年男子微微沉吟。董润烟摸了摸嘴,一点都不在乎油腻沾到手上。大小姐,这里有纸巾。安保人员提醒道。董润烟微微一愣,似乎才反应过来,微微一笑拿起纸巾擦拭嘴角和手上的油腻,目光却是有些迷离。那个被董润烟报之以笑的队员神魂都有些颠倒了,站起啊脸色通红好像是遇到了初恋的兴奋。董润烟有点心不在焉,她心里清楚苏狂和自己的父亲昨天失去和昆盟交手,更清楚对方是多麽的强大,这个人董润烟隐隐感觉比自己的父亲还要厉害,看着他的样子竟然有一种有恃无恐的感觉。苏狂最讨厌这样的人,不过这次却不准备轻举妄动。这个人的声音透漏出了他的实力,如果说昨天的那个信使很强大,那么这个要更加强大,他们看样子师出同门,但是昨天的那个信使明显年轻多了,而这一个,无论是修为还是经验都不是昨天的那个可以比拟的。可这不代表苏狂怕了。苏狂微微一笑,终于缓缓转过头眯着眼盯着那个信使。他的衣服角上明显写着一个黑色的大写龙字,虽然不大,却是非常的显眼。苏狂神色一冷,忽然深深地喘了口气。果然是龙联盟。苏狂心里暗暗说了句。没什么事的人就先离开吧,今天的账单我们大小姐请了。安保副队长大吼了一句,那些看客立即醒悟过来,纷纷起身离去。没人愿意多呆在这里一会,因为他们都看出来了将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这句话是安保副队长说的,他没有征求董润烟得意见径直将账单报了,不过却没有丝毫自足主张的嫌疑,因为他看得出董润烟神色有些迷离,自己在这个时候就应该当机立断。再说那一点钱对于黑区而言几乎无限接近于零。人群散去,副队长对着众人使了个眼色忽然围了上去。苏狂神色一凛,不过立即缓和了下来,因为苏狂看得出那个信使没有杀意,或者说他只想和苏狂交手并不想对这些安保人员怎么样。小心点。苏狂轻声说道,他清楚安保队员不是那个信使的对手,可至少可以看得出对方的出招路数,万一有生命危险自己立即出手相救也是来得及的。放心吧,苏先生。安保队长信心满满的说道。董润烟不放心的站了起来,她知道事情不妙,立即低声对小倪和苏幽幽说:你们两个先走,到了家里告诉我父亲这里出事了。董润烟着急的说完,苏幽幽却是一脸不在乎的站起啦对董润烟说道:二姐,放心吧,我哥哥和小倪会保护我们的。苏幽幽自信的目光让董润烟有点好奇,这个小倪有什么本事?她能够保护自己?董润烟并不知道,小倪其实就是为了保护她安全才去的董家。既然苏幽幽不愿意走董润烟也就没继续说什么,心里也琢磨万一半路出了意外就不好弄了。董润烟不安的站在苏狂身后看着那个中年男子,小倪也慢慢站了起来,一直站在苏幽幽和董润烟的身后。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我只有一个人而已,你们几十号人犯得着这么紧张吗?信使冷笑道。不必废话,你是来那会玉简的吧。森然道。不错。对面回话道。我若不给那?苏狂冷然道。我取你的命。那个信使漫不经心的说道。苏狂忽然握紧了拳头,此人如此嚣张,而且还是掌握了龙联盟情报的人,今天无论如何也要留住他,就算是不能获取情报也要杀了他。龙联盟最为看重实力,不讲什么报仇,自己就算是杀了他们的信使只要主动加入龙联盟也会平安无事。杀了眼前的这个人,竟然成了加入龙联盟的一个筹码。所以,他必须的死,无论他有多么强大。这是苏狂心里的想法。少废话,先过了我们这一关。安保副队长一声大喝再也不能容忍这个头发都快脱光了的小老头在这里瞎嚷嚷,身手敏捷的冲了过去开始攻击。其他安保人员也开始进攻,虽然没有副队长那么快可是也绝对不俗,一时间将那个中年男子围得严严实实。我倒要看看你能怎么躲开。安保队长和那些队员心理想着,他们的攻击密不透风,那个人几乎没有躲开的可能性。而让他们惊喜的是那个人并没有躲。砰!!一阵闷响,不知道多少拳脚已经击中了他的身体,然而就在安保人员得意的时候,却发现他丝毫没有事,整个人就如同是钢铁浇筑的雕像。一阵阵疼痛袭来,这些安保人员感觉骨头有些痛,仿佛踢到了钢铁。挥手,那个中年男子举重若轻的一招竟然直接将那些安保人员扔飞了,他们不可思议的看着那个中年男子,即使人已经在空中了还是不可相信自己这么强壮的身体竟然这么轻而易举的就被扔飞了。倒在了地上的刹那,他们才发现这是真的,身上的阵阵疼痛提醒着他们一切都是现实。大小姐,你快走。那些安保人员似乎是意识到了自己不是这个怪人的对手,立即提醒董润烟,同时剩下来的五六个没事的立即冲了上去没有丝毫的犹豫,这模样分明就是来拼命了。董润烟心里大为感动,可是自己什么忙也帮不上,她自然不会走,而是将目光转向了苏狂。如同风一般悠然而过,那些安保队员明明离那个中年男子很紧,可是苏狂就像是鬼魅一般已经抢到了他们的前面冲了上去。掌对掌拳对拳,飞腿横踢两人大战到了一起。苏狂目光精锐的看着信使,而信使同样盯着苏狂不放。砰。两人后退,苏狂步子稳健,那个信使同样也没什么大事,两人站定之后同时呼出了口气。苏狂微微皱眉,自己虽然是看破了对方的路数可是还是有些棘手,而且那个人的身体很硬,苏狂向来是以自己的身体强度为傲的,今天遇到了更加强大的。信使再次攻击,苏狂自然迎击,两个人完全是硬碰硬,打斗间已经震得安保人员目瞪口呆。这,这简直不可能。安保副队长大声吼道,他虽然见过很多高手,也算是不俗的一个人,可是见到这般凶猛的比野兽还要疯狂的打斗还是震惊了。不仅是他,就算是董润烟也有些害怕了,她知道苏狂厉害,可是没想到可以厉害到这种地步,这里没人是傻子,那个怪人可以一招轻松扔掉十多个安保人员,力量可想而知,然而苏狂竟然丝毫没有处于劣势,最为震惊的是那墙已经被两个人大的坑坑洼洼,这里的桌子椅子就像是饼干做的,轻轻一碰就已经粉碎。打斗到酣畅淋漓之处,那个信使忽然袖袍一挥,已到了凌厉的剑雨飞出。苏狂立即闪身,可是无奈那些剑雨来的太急促而且飞快,最终还是有两个短剑扎在了苏狂的胳膊上。舔着舌头,信使嘿嘿一笑:想要答应我?你认为凭你可以吗?苏狂狠狠地拔掉了短剑,扔到地下的瞬间猛然发力攻击。苏狂的拳头开始疯狂起来,他的阵阵攻击带着汗水挥发的味道。涅槃经。小倪轻轻说了句,眼神里透漏出复杂的神色。苏狂这次完全不保留的用出了涅槃经,而那个信使不但不害怕反而冷然一笑:又能如何?我也没有使用全力。一句话震得安保人员心脏都快吐出来了。这还不是全力?所有人都是同时说了句,他们身上的那点小伤似乎已经不在乎了。飞快的动作瞬影般的攻击,安保人员眼睛已经花了,他们看不清苏狂和那个怪人的动作,然而那旁边的白色柱子不断地断裂,震得整个大厅都在颤抖。苏狂和那个怪人的拳头都没有收手,即使是撞到柱子也不停下。在这么打下去那个柱子会断掉。安保队长茫然道,双腿已经打颤了。没关系,哥哥不会让我们有事。苏幽幽眼里又骄傲,十分自信的说了句,随即目不转睛的看着苏狂和那个怪人的决斗。哼,你力量上压制不到我,凭借我的剑雨你必死。那个信使说了句正待施展剑雨,忽然见到苏狂猛虎般扑了上来。苏狂的攻击很细密压的信使竟然腾不出手挥出袖子中的剑雨。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压制几时。那个信使当即怒吼一句,自己的剑雨被压制暴怒不可以控制,只是苏狂的拳头根本不给他面子,打的他连连后退。因为要施展剑雨忽然有些弱势,本来以为苏狂会畏惧后退,谁知道苏狂不退反进竟然压制住了他。你的力量终归会耗尽。信使看着苏狂的眼睛说了句。哼,是吗?那又如何?苏狂原话还给了他。一个停顿,苏狂竟然已经停手了,没有压制那个狂妄的信使。你给我机会放出剑雨?那个信使不可思议的看着苏狂问。苏狂冷眼看着他,并不说话。好,那你就准备去死吧。那个信使大喝一声张开袖袍无尽的剑光闪烁飞逝而出。你这一招更加耗费力气吧。苏狂忽然轻声说道。信使愕然,可是不会到苏狂大的什么主意。不可能,那么密集的剑雨苏狂躲不开的。安保副队长喃喃道。的确,没有破绽,就连苏幽幽也有些担心了,一双小手不觉间握着小倪的手很近很近。砰砰砰的白光闪烁,苏狂竟然接住了两个短剑挡开了剩下的短剑。但是火花落尽,苏狂的胳膊上还是中了一剑。这点血不足以激发我的力量。苏狂忽然大声说了句,眼神已经变成了红色的,二话不说狠狠地拔出了胳膊上的短剑任凭鲜血流出。那个信使愕然,苏狂到底是想要如何?你的剑雨很密集,不过很遗憾,我见过的暗器比你这个还要高明,他们对我没有任何用处。苏狂忽然冷笑道。那是陈曦奶奶的暗器,简直天下无双,那才是真正不可以躲开的暗器。那个信使脸上全是震惊,死死地盯着苏狂说不出话来,他感觉眼前的这个人太可怕了,根本就看不透他,自己仿佛被耍着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