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216章古鼎
    拍卖会仍旧在进行,苏狂的目光却是一直注视着那个拿着古鼎的黑皮肤汉子,看着他坐立不安的模样,似乎不是老手。珍奇异宝看的多了也就觉得平平常常了,刚刚苏幽幽和小倪还一脸兴奋的看,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兴趣了,拿出来一样宝贝也只是扫一眼就完事了,最多等听到出价的时候好好惊讶一帆苏狂就比较仔细,每一件东西都看的十分小心,他的目光随着一个个的人移动,终于那个拿着古鼎的黑色汉子上去了。古鼎应该是青铜做的,看起来像是商、秦时期的古物,汉子拿着多少有些费力气,不过却是非常小心,仿佛他就是陶瓷做的,生怕被摔坏了。汉子将东西交给龙门的拍卖人员放到大家面前展示,自己介绍道:这个古鼎使我们家传的宝贝,大概在清朝刚刚建立就到了我们家,它见证了清朝从兴盛走向衰落,经历了战乱年代仍旧被保存了下来,可说是非常的不容易了,如果真的要追溯它的年代,恐怕要到秦朝了,所以这是一件有很大收藏价值的宝贝,大家可以仔细看完之后再做竞价。说着汉子退了下去,忐忑不安的等着下面的买家讨论商量。大家议论纷纷,不过这些买家混迹这里这么多年,除了知道金玉之外对于古董也是有些了解的。老汉,你这东西不会是国家的宝贝,买卖犯法吧?其中一个商人带着金丝眼镜笑嘻嘻的问道,让老汉立即大囧。老汉看样子只是本本分分的普通人,并不知道国家的这些‘规定’啊鸟定什么的,听到商人一说心里立刻慌乱了,唯恐自己买卖不成到还要去做牢。这是我家祖传的,不是偷的。老汉怯生生的说道。呵呵,我知道不是偷的,但是如果是国宝的话,就算是你家的也不能随意买卖。金丝眼镜男推了推自己的眼睛,似乎看出了老汉不懂行,所以故意为难。苏狂最讨厌的就是这种看似文化人实际上一点品都没有的垃圾,当即大声回道:这可不是勾践宝剑,算是什么国宝?顶多算是个二级古董什么的,二级古董在我们华夏国也不是不让买卖的,再说这这就是古代的一个鼎,就算是要算二级古董都有些牵强。苏狂的声音洪亮,立即让众人侧目朝着苏狂看去,只见苏狂双眸明亮带着勃勃生机,健壮精神的坐在座位上,一脸正气显露。众人唏嘘,无人应声。嘿嘿,你怎么知道这不是宝贝?万一是秦始皇用过的鼎那?那个金丝眼镜男立即反驳,仗着自己读了几年书觉得天下的事无所不知了,仿佛所有的理他都能辩过去。苏狂忽然冷笑,那笑声带着说不出的嘲讽意味,让那个金丝眼镜男浑身不再在,似乎被一群人盯着看笑话,心里莫名有些慌乱。这小子是哪里的,怎么一点都不眼熟?金丝眼镜男想了想,可是想着并没有说什么,心里觉得苏狂该是一个毛头小子吧。秦始皇用过的?皇帝如果用这么大点的鼎,那我看是用来烧香炉吧,除此之外当做尿盆还差不多。苏狂冷笑道。金丝眼镜男当即大囧,忽然颤巍巍的说道:你胡言乱语。哼,古代帝王用的鼎都是大鼎,规格必须要达到一定的地步,这个最多就是普通人家用的,或者是那些炼丹的方士用,怎么会是帝王用的?看来你真的是外行。苏狂淡然道。那个金丝眼镜男气的浑身发抖,苏狂可是让他在众人面前丢足了面子。哥,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苏幽幽轻声问道。编的呗,反正那个家伙也不知道。苏狂笑道。苏幽幽一愣,仔细看了看苏狂,没想到自己的老哥编起来瞎话还有一手,最重要的是把这些人都唬住了。好了,既然大家看的差不多了,那我们就开始叫价吧。拍卖人员说了句,亮出来一个黄色牌子。这是底价二十万,大家可以出价了。说完拍卖人员扫视众人一眼,只见众人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先出价,这东西大概是古物,可是也难保万一,退一步就算是真的,谁知道到底值多少钱,万一在赔了?所以这些人虽然有钱,可是却都是铁公鸡一毛不拔,观望情况再说。二十一万。一个中年男子举起手中的牌子说道。众人立即望向这个男子,只见他穿戴整齐,看样子也不善言语,为人比较沉稳,倒像是老总之类的人物。有人出价了,这些竞拍的人有有些坐不住了,心想万一真的是特别贵重的东西,到时候一转手卖了个几千万,那自己岂不是亏大了。二十五万。另外一个中年男子叫价。这下所有人都有点坐不住了,立即出价二十六万,之后二十七万二十八万一直叫价到四十万才稍稍停顿下来。苏狂看着众人这么积极,自己倒不着急。这个东西很宝贝吗?苏狂沉声问小倪。小倪在远处一直目光闪烁的盯着这个古鼎,她的目光闪现出了异样的光芒,让苏狂看的很清晰。嗯,似乎是古代先辈们炼制丹药用的宝贝。小倪兴奋地说道。苏狂微微点头:那就是说我们一定要弄到手?最好可以,这个东西在你们这里很少见到,如果能弄到手炼制丹药是很不错的,可能比我师傅的那个宝贝炼丹炉还要好,现在我还看不清,只有买下来之后才能看得明白。小倪轻轻的说道。苏狂点了点头,目光中露出了坚定,这个东西一定要弄到手了。我出五十万。金丝眼镜男翘着二郎腿,非常得意的举起牌子说道,似乎五十万对于他来说根本就不算是个事。金丝眼镜男还微微回头看了看苏狂,那感觉就像是在炫耀自己的实力。苏狂微微一笑,却没有叫价,而是看着这些人究竟能把价格抬到何种地步。五十一万。五十三万。六十万。一个个声音响起,清冷的浑浊的深沉的,各式各样的人开始参加到这场拍卖中,大约已经占据整个拍卖行人员的三分之一,剩下的那三分之二似乎是还不能确定,所以还在观望。老汉已经激动得不行了,看着价格这么涨,心里想着这次赚大了,儿子买房子结婚的钱可是都有了。六十一万。金丝眼镜男举起牌子骄傲的说道。六十一万一次。拍卖的评判员喊了句。四周的买家纷纷侧目,心想这个眼睛男是不是有毛病,非要往高了抬,看他的样子,被人就是再出价,他也会再要回去,这也没什么意思,再说万一他真的是老汉请来的拖,那他们可就惨了。场内的人开始犹豫了,如果这是真金或者玉石什么的,不要说几十万,只要成色好千万也有人出,只是这个东西说来价格浮动大,几百万是它,几千块钱也是它,甚至只是一对破铜烂铁犹未可知,所以大家没有相邀出价的了,只是想看看这个金丝眼镜男得到了鼎之后能不能卖出更好的价钱。六十一万两次。评判员再一次喊道,下面依旧没有声音。哈哈,看来这个东西是我的了,我倒是可以拿回到家里去当做尿盆。金丝眼镜男说了句正待站起来领取自己的奖励,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个冷冷的声音。两百万。苏狂冷声道,那声音很坚决,可是又有几分懒洋洋的味道,仿佛两百万很小意思。的确,对于苏狂来说两百万还真的是小意思,不过苏狂就是不喜欢花冤枉钱,而且他还想看看那个金丝眼镜男到底是有多大的家底。金丝眼镜男的表情几乎凝固了,他怔怔的回头看向苏狂,觉得苏狂就像是一个疯子。这,你是不是有毛病?金丝眼镜男朝着苏狂大吼,他的神色中带着愤怒,整个人已经没了先前的绅士模样。苏狂却并不生气,懒懒的说了句:大家不就是玩玩么,这么快就结束了多没有意思,现在在竞拍下才有感觉。苏狂说的风轻云淡,瞟了金丝眼镜男一眼,带着几分不屑。靠,我老爹是当官的,我难道还差这几个钱不成?金丝眼镜男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立即叫价:两百五十万。苏幽幽看着金丝眼镜男嚣张的模样不禁皱起了眉头:这个样子一定是花钱上的学校吧,还装出一副文化人的模样,哥,你要教训教训他。苏狂点头,不用苏幽幽说苏狂就已经想好了点子。这个眼睛男现在是急红了眼,自己的面子被苏狂踩了,他花多少钱都是要赢回来的。这个傻瓜子,人家可能故意请的托,他真的没带脑子。其中一个企业家模样的老总对旁边的人小声说道。可不是,看他出的价格,两百五,分明就是个二百五,这种人就算是家里再多钱也不够他败,再说他这么嚣张,得罪的人肯定不少,早晚他老子也得因为他玩完。中年男子厌恶的回答道,看着这个金丝眼镜男就感觉不爽。三百万。苏狂微笑着说道,语气非常平缓,那感觉就是你要是想玩我就和你玩到底,反正最后输的人一定是你。拍卖员几乎有些愣住了,他搞不清楚下面的人是不是有毛病,几十万的东西非要抬到这么高。不够既然大家出价了,他也只能继续喊,等着最后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