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189章警察来了
    常冲以最快的速度逃离了狂炎帮,他就是怎么都没想明白,自己带了三千的昆盟精锐还有那么多的小帮派人手,足以灭掉苏狂的,怎么忽然之间情势就变了?难道自己是日本人真的就那么可憎?常冲胸口被苏狂击中,浑身上下都不舒服,不过他仍旧咬着牙狠命的跑着。或许他永远都不会知道为什么自己就那么被痛恨,那段历史日本也没有真的告诉过他们的子民。苏狂双目猩红,他的左肩膀被划了一刀,不过这对于苏狂而言几乎就是挠痒痒,毫不在乎。苏狂的速度很快,他就像是一只豹子已经找到了目标展开了最为猛烈地追逐。枪声不断响起,苏狂只是纳闷为什么那些警察来的这么快,莫非自己已经被盯上了?想着,苏狂越来越接近常冲,而下一秒常冲也霍然停住了脚步。因为这里是个死胡同!那些大楼林立夹杂着这条路就是常冲的末路!苏狂冷然一笑:你的死期到了!他的拳头攥的吱吱作响,整个人的神色都很可怕,那种仇恨早就已经深入骨髓无法愈合。常冲见没了退路,反而高兴了起来,脸色竟然平换下来,似乎坦然接受了这一切。苏狂,你赢了,可是不光彩!常冲冷笑着说道。苏狂目光一寒:总比你们日本人光彩百倍!苏狂的话带着明显的讽刺意味,还有对于日本人深深地仇恨。常冲嘴角一皱,他虽然长年生活在中国,但是从来没有忘记自己日本人的身份,对于他们的天皇也是忠心耿耿,此时听到苏狂对自己的国家如此无礼,当即大怒,一柄长刀出手直取苏狂。苏狂忽然笑了,他已经等了太久了,这才终于等到了这次对决!苏狂毫不犹豫的出手了,他的拳头夹杂了猎猎的风一起扑向常冲,迎着常冲的白刀颤抖起来。常冲的体力和速度明显的不如苏狂快,但是刀法怪异一直护着身体,而且时不时的还会攻击。苏狂很小心,尽管他恨不得立刻就捏断常冲的脖子,但还是渐渐放缓了自己进攻的速度。常冲的刀法真的很诡异,如果苏狂没有感觉错的话,这就是日本军队的最为正规的刀法,而常冲的修炼水平应该是极高的,寻常人碰见了根本就没反击的余地。苏狂左躲右闪,他能感觉到常冲的速度在一点点的慢下去他的体力已经不行了,而苏狂还战意正盛!呼!苏狂一声大吼,差不多对于这种刀法了解了,此时一拳既出力道很强大,只要击中了常冲必定可以打碎他的头颅。不过常冲眼神很尖,一声尖叫霍然躲开同时出刀想挡。苏狂看着常冲那奸邪的样子不仅更加反感,再想起当年的红色革命家为了祖国的荣辱洒热血驱逐日本人不禁怒火更胜!去死吧!苏狂一声暴喝霍然转拳为掌横劈了过去!这一下的速度太快了,那个常冲刀法变化已经到了最后一式,想要在变化需要时间准备,而苏狂是控制自己的身体,灵活的比之常冲的刀要高百倍,此时的拳化掌完全是随意而为不需要思考。常冲眼看已经躲不开了,不过苏狂的这次攻击也很冒险,似乎就是为了杀死常冲而不顾自己了。常冲忽然呲牙大笑,那种感觉就像是日本人当年战败的时候一样的疯狂,那是死命之时的宣泄。他的刀不管不顾的冲向苏狂,而将自己的脖子完全暴漏出去不做抵挡。苏狂目光一寒,那柄刀的威胁转瞬即至,不过苏狂绝对不会放弃这个几乎。卡擦的一声,就像是劈开了树干,常冲的脖子直接被苏狂的掌拍断了!而他的刀却也横砍向苏狂的胸口,只是可惜力气已经没有多大,加上苏狂速度更盛一筹他只是稍微割破了苏狂的皮肉。胸口虽然流出了鲜血,不过伤口绝对不严重,对于苏狂的体魄也绝对不是致命的。苏狂双眸中闪烁着疯狂大笑着,看着眼前没了生命的常冲不禁后退半步。这是你们该付出的代价。苏狂说完转身离去。只是苏狂还没等走出这条小巷子,忽然听到有人轻声说道:局长,里面似乎是有打斗的声音。苏狂耳朵很灵敏,即使对方已经将声音压得很低了苏狂还是听的清清楚楚。苏狂正是狐疑间,那个局长竟然说话了。是吗?我去看看。这个声音很冷,但是绝对是一个女人说出来的。苏狂满脸震惊,这个人竟然是周嫣,她的声音苏狂记得很清楚,绝对的没错!周嫣竟然来了这里,难道那些警察就是她带来的?不过杨海区公安局的警力应该是没有那么强大吧,莫非是龙海区的特种兵?苏狂心里想着,不愿意见到周嫣,悠然一摆直接像是壁虎一样爬山了墙去。这里的墙虽然高,但是还是有些地方可以落脚的,某些地方还是居民楼的阳台。苏狂只是踩到了一个有凸起的地方支撑着身体,他的身体轻的就像是羽毛只要一个小小的支点就足以站住。果然周嫣的身后跟了两名警察,一看就是普通的民警,他们的手里拿着手枪,看起来很小心,而周嫣则是一脸肃穆,并没有拿枪,完全是一副领导范。周嫣见到常冲的尸体时先是一愣,不过瞬间就平息下来。看来这里发生了械斗,这个人你们处理下,狂炎帮的争斗还没有结束,我们带的人不多,就先留在这吧,等到他们斗得两败俱伤我们再上去。周嫣说着检查了下常冲的尸体,震惊的发现他的伤势竟然都是拳头和手掌造成的,但是程度却不低于铁器的伤害。周嫣的脸色很不好看,她的手下只是一些普通的民警而已,而看着伤势对方似乎是很强大高手。不过周嫣也只是稍微迟缓了一下,随即站了起来准备离开,可是就在她以为没什么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了什么。那是血在滴落,掉在了她的脚跟下,白色的鞋子甚至都染上了一丝丝的血迹。苏狂从上面见到周嫣迟疑,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血正在一点点的落下去,虽然很小可是足以被人察觉了。这是非常低级的错误,一般来说不要说苏狂这样的兵王,就是好一点的战士都会注意到这些,但是苏狂在周嫣来了之后就有些心神不宁,竟然忽略了这些。那个常冲看来是死透了,苏狂只是怕他留了最后一口气忽然对周嫣不利所以所有的精神都放到了常冲和周嫣身上,竟然没顾忌这些。周嫣顺着血流的方向仰望,正对上苏狂的目光。差一点周嫣都叫了出来,不过缓口气胸口剧烈起伏片刻还是平静了下来。周嫣的神色中有复杂的味道,她似乎难以相信苏狂竟然也参与了这场械斗。苏狂难道是这场阴谋的主导?周嫣有些心惊的想到,说实话她可不想这是真的。那两个民警抬着常冲的尸体开始朝外搬运,丝毫没有注意到周嫣的表情变化。而周嫣似乎也有些迟疑,不过终究是没有叫住那两个民警。这里很寂静,在杨海区的市中心这个小小的胡同就仿佛是一个荒废的地方,根本没有人来往,只是偶尔的会响起汽车的鸣笛声,不过那应该也离这里很远了。苏狂沉思片刻还是跳了下去,不过声音却很小,仿佛花猫一般轻盈的落在了周嫣的身旁。两个人仅仅是两米间隔,然而苏狂觉得却像是千里之别。周嫣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斜眼看了看苏狂,看来他也受了伤。你,是黑社会?周嫣冷声问道,就像是拘捕犯人钱的审问。苏狂不知道这个问题该如何回答,他当然不是黑社会,组建狂炎帮也从来没做过恶事,苏狂要的只是狂炎帮为自己服务,苏狂要做的可是拯救天下的大事。无论你怎么想,我有我的事情要做。苏狂眼神散发着淡淡的光辉说道,他的语气并不生硬却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更像是说我的事情你不需要管。周嫣缓缓转过身,她的手放在了腰间,看着架势是要拔枪了。苏狂,现在我和你没有任何私人关系,我也不会无聊到因为感情的事找你麻烦,但是,你现在涉嫌暴力犯罪,我希望你能配合我的调查,和我走一趟。周嫣义正言辞的说着,目光一刻不曾离开苏狂的脸庞。如果苏狂稍微有所动作,周嫣一定会立刻拔枪。这是她作为一个警察所能做的事,至于能不能抓到苏狂,她自己心里也没底,甚至于只是自己给自己个安慰,至少尽力了。苏狂嘴角还有血,脸上也有些疲惫的气息,迎着周嫣那警惕的目光,苏狂忽然双手微微上扬,似乎是举手投降了。这让周嫣十分的意外,苏狂的本事想要打败她简直太简单了,即使她手中有枪。苏狂微微一笑,看了看周嫣:我和你走,你想不相信我无所谓。苏狂说的很轻松,似乎已经不把周嫣放在心上了,两个人纯粹是警察和罪犯的关系。周嫣的心狠狠的一缩,就连握着枪的手都有些颤抖。霍然,周嫣拔出了枪,瞄准了苏狂的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