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124章疗伤
    苏狂等了好半天小倪也不回话,而且房间内隐隐还有奇怪的声音,小倪似乎很痛苦。苏狂一惊,心想莫非小倪受了伤?顾不得更多了,苏狂立即一用力直接破坏了房门的锁冲了进去。小倪脸色煞白,蜷缩在床上,看见苏狂的一刹那脸色更白了。小倪你怎么了?苏狂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竟然让小倪如此痛苦。苏狂坐在小倪的床边,一双大手将小倪较弱的身体扶了起来,揽在自己怀里。小倪一开始还有些排斥苏狂,不过苏狂的胸膛很温暖,也很值得一来,苏狂的模样很紧张,抱着小倪不松手。小倪的心微微动了下,任凭苏狂抱着。小倪,你的身体好冷啊。苏狂皱着眉问道,现在他已经知道小倪并不是因为和警察冲突受的伤,而是自己的原因。小倪,你到底是怎么了?苏狂问道,她现在的状况苏狂感觉有点熟悉,似乎是玄清诀的原因。小倪沉默片刻,终于缓缓说道:是因为玄清诀,我修炼它有点心绪不宁,现在可能是有些走火入魔,不过还好我及时收手了,而且玄清诀本身就是道家清心静气的功法,及时有些走火入魔也不是很严重。小倪虽然这么说,但是她的身体却一直在发抖。那么你袭击警察是不是也是走火入魔之后的事?苏狂问道。小倪点了点头,她的眼神中没有慌乱,似乎看见苏狂紧张的模样之后所有的痛苦都不见了。苏狂微微皱眉,立即训斥道:怎么这么不小心,修炼玄清诀这么高深的武功还心有旁骛,下次看你还敢不敢。苏狂刚说完,小倪忽然小嘴一撅,立即转过脸去不敢苏狂,还有点小动作似乎是想要挣脱苏狂的怀抱。苏狂忽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看着小倪执拗的模样还真的有点像苏幽幽。被挣扎了,现在治好你的伤要紧,就当是我说话重了。苏狂好像一个父亲一样沉稳,关心的说道。小倪偷偷看了苏狂一眼,想了想才扭过头来,似乎原谅苏狂了。苏狂微微摇头,将小倪扶好,让她坐直了。苏狂脱了鞋,坐在小倪的身前,自己结实的双手拉起小倪的纤纤玉手,两个人的手掌缓缓对在一起,就像是武侠电视里的运功疗伤。苏狂慢慢的运起自己的涅槃经,这个功法似乎可以缓解玄清诀的痛苦,两个人一起练功也有种互相压制的感觉,可以防止两个人走火入魔,不过现在只能是苏狂单方面的帮助小倪了。小倪在苏狂玄清诀的帮助下有了一点点的好转,她的身体颤抖的也有些减轻。小倪当时回来后心情很不好,第一次练功就有些心急,第二次更是想起了苏狂后心情烦躁,不知不觉间练功竟然有些走火入魔。小倪以为自己只是苏狂随叫随到的跟班而已,她以为苏狂根本不在乎自己,所以才会烦躁不堪,现在苏狂就在自己面前,而且还如此费力的救自己,她的心忽然动了一下。因为心情的好转小倪的伤势恢复的也很快,再加上小倪这么多年来一直修炼玄清诀没有意外,所以她自己也有些处理的能力。片刻小倪有点平静了下来,苏狂也稍微松了口气。可是下一个瞬间苏狂浑身一震,她感觉自己因为小倪的玄清诀力量影响已经让自己的功法大进了,可是他感觉不到小倪的气息有所提高!难道出了什么问题?苏狂还没有想完,小倪忽然吐了一口鲜血。苏狂愣住了,这完全是出乎他的意料的,一开始他以为自己的涅槃经可以帮助小倪,可是现在他发现因为小倪的身体太虚弱,玄清诀运行不顺反而成了自己利用小倪的玄清诀练功了!苏狂感觉得到自己的涅槃经有了进步,但是小倪的身体似乎更弱了。苏狂忽然感觉脑袋要炸了,自己这样无异于加重了小倪的伤势。小倪!苏狂喊了一句,将小倪抱在怀里。小倪的身体很虚弱,她睁开眼睛,看了看苏狂只是微微一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竟然会有这种相反的效果。苏狂惶恐的说道。小倪轻轻一笑,似乎无所谓的说:反正也死不啦,现在我已经能控制体内的元气,玄清诀的危害也消失了,所差的就是失去了些武功而已,这些对我根本就不重要。小倪说完埋头在苏狂的怀里,苏狂只是一味的自责,不过小倪好像真的不在乎,只是埋头在苏狂胸膛中休息。过了一会,苏狂忽然感觉自己体内有股躁动,很火热的感觉,从自己的胸口传了出来。小倪猛然抬起了头,有点害羞的看着苏狂。苏狂有点不知所措的看着小倪,虽然今天小倪穿的很少,而且她柔软的身体一直在苏狂怀里,但是苏狂绝对是没有那方面的想法,现在正是危急时刻,苏狂怎么会多想?那股燥热并非是苏狂兴奋后的结果,到底是什么苏狂也有点说不清。小倪,我不是有了坏的想法,我也不知道体内到底是怎么回事?苏狂凝神说着,看样子真的不是开玩笑。小倪先是一愣,之后似乎是有点失望,不过片刻就恢复了温柔的模样,仿佛世间之事与她没有任何关系,她也不会因为这些或喜或悲,俨然一个逍遥世外的隐者形象。不会是你身体内有什么东西吧。小倪说着玉手摸向苏狂的胸口,感受着那股温度。苏狂也说不清楚,不过小倪那双冰凉温柔的玉手摸到自己胸膛的时候,苏狂还是浑身打了下颤。好舒服。小倪轻声说了句。苏狂一愣,难道自己的胸膛是治病的良药?那我抱着你,你看看会不会更舒服些。苏狂说着将小倪拥入了怀中,她的柔弱身体似乎迎合着苏狂一样贴在苏狂身上,细嫩的皮肤隔着轻纱衣服仿佛可以直接感受得到。苏狂有些不好意思,可是小倪似乎完全没有感觉一样,甚至有点贪婪的往苏狂的身上挤。好舒服。小倪再次轻声说道,而她的气色也的确好了很多,身体也不像以前那样冷了。苏狂微微一惊,他发现小倪的功力正在恢复,而且恢复的速度还很快,几乎要到了没有走火入魔之前的水准。于此同时苏狂越来越感觉自己的胸膛内真的是有东西,那个东西似乎很热,烫的苏狂都有些难受,不过苏狂却感觉不到它的实体存在,更无法驾驭它。不过既然小倪能感觉很舒服那么苏狂也没有再多想,立刻紧紧地抱住小倪,仿佛要让她融入自己的身体里。大概过了二十多分钟,苏狂感觉自己的身体内有股特别的力量在流动,这股力量就像是被小倪的玄清诀激活了一样乱窜,自此第一次苏狂和小倪练功他就有这种感觉,只是那时候不像现在一样的强烈罢了。到底是什么?苏狂心里暗暗想着,他的思绪仿佛是回到了那个黑暗的寒潭中,在那个寒潭的底部他似乎看见了什么东西,不过不是很清楚,那个东西很奇怪,仿佛石头一样被海苔还有各种各样的东西围绕着,但是它的表面却是纯洁无暇,没有任何一点污染的样子。苏狂不知道多久没有想起那个场面了,那还是以前从军时候的记忆,但是这一次这个记忆再次被激发了出来,苏狂不知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小倪渐渐地恢复了过来,而苏狂也感觉自己的身体更加强壮了,似乎胸口的东西可以给自己力量一样。小倪的身体仿佛融入了苏狂结实的胸膛中,她的身体非常柔软,贴在苏狂坚硬的皮肤上,苏狂感觉很舒服,那一对咪咪很听话,在苏狂的胸口也不动弹,任由苏狂感受着那种热热软软的感觉。小倪很听话,仿佛受伤的小兔子一样想让人保护,她的双臂纤细柔软,抱着苏狂的身体不愿意离开,一双红唇微微张着,双眼紧闭仿佛还有痛苦,也似乎是很舒服。苏狂知道这样有点不妥,似乎有占便宜的嫌疑,不过现在小倪伤的这么重,为了疗伤苏狂也顾不得这些了,反而将小倪抱得更紧,苏狂尽量将她想象成柳溪,这样就少了许多负罪感。抱着小倪,苏狂低下头贴在小倪的耳朵边上,轻轻地吻了下,非常轻,但是带着呵护的感觉,让小倪很安心。小倪?苏狂这一句还没有说完,忽然意识到了门外有人,竟然是苏幽幽和张佐倩,正冷冷的看着两个人。苏狂和小倪此时丝毫也清醒了,小倪的伤好的差不多了,而苏狂胸膛内的燥热也消失了,不过两个人看着门外的苏幽幽和张佐倩却有点不知所措。小倪意识到尴尬后离开从苏狂的怀里起来,坐在床上似乎很不好意思。苏狂看了看幽幽和张佐倩,起身下了床,走到两个人面前似乎要解释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