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67章是梦吗
    很好,我觉得薛局长还不错,做个副局长还是绰绰有余的。说完,苏狂拉着宁静,与苏学斌离开保安室。他刚离开,杨乾宁与薛永昌便瘫倒在椅子上,只是二人的表情却有些许不同。杨乾宁是完全的死灰,他知道自己完了,不仅教务主任的位置没了,恐怕还要回去种田了。薛永昌却还带着一丝希望,苏狂最后说了,说他做副局长绰绰有余,这就是代表,他不会被一棍子直接打死,只是降职而已。虽然从局长降到了副局长,但华夏的官场,是只上不能下,级别待遇是不会降的,他以后还有机会再起来。这,也是他唯一的安慰了,甚至就此靠向柳泽业的话,说不定还有更大的发展,毕竟他只是市委书记一系一个不起眼的人物,但现在却已经入了柳泽业的眼了,虽然是方面的,但只要记住了就好办了。薛永昌看着身后同样被吓傻了的儿子薛文乐,哼了一声,一巴掌甩在了他脸上……发生了今天的事,不用苏狂再去说服苏学斌,苏学斌也同意转校到均属高中了,所以苏狂陪着他,一起到办公室去收拾东西。宁静这时候还处在激动中,她终于明白,苏狂之前说得她父亲要提正是什么意思了。虽然苏狂只是在市长秘书面前提了一句,但以苏狂跟柳市长的关系来看,他父亲取代薛永昌,恐怕已经板上钉钉,即使他父亲得罪过副市长,被压了十年也一样。小狂,到底是怎么回事?苏学斌最终忍不住问道,柳市长的秘书,居然说苏狂是柳市长的侄子,这让他这个做父亲,觉得太意外了。爸,就是你看到的那样,我正好认识柳市长而已,什么侄子,只是随便编出来的而已。苏狂解释着说道。那……算了,你也长大了,会处理自己的事,爸没能力,连自己的事都处理不好,就不乱干预你的事了。苏学斌叹息一声说道。爸,你别这样说,要不是你小时候教育我,现在的我可能是一个小流氓呢,无论如何,你永远是我尊敬的父亲。苏狂拉着苏学斌的手,认真的说道。哎,你终于长大了,爸就放心了,你在这里等下我,我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就下来。苏学斌欣慰的拍拍苏狂的手背,上了教学楼。留下苏狂与宁静二人,在楼下等着。小丫头,发什么呆?苏狂见宁静出神,手掌在她面前晃了晃,笑着说道。宁静回过神来,抬头看着苏狂的脸,突然伸手在他手臂上打了一下:都怪你,不早告诉我你是柳市长的侄子,早知道这样,我才不陪你过来呢。呵呵,难道我不是柳市长的侄子,我们就不是朋友了吗?朋友?宁静又失神了一下。难道我们现在还不是朋友?都一起共患难过了。苏狂耸耸肩。苏狂……谢谢你帮我父亲说话,虽然你是个花心的大叔,但人还挺义气的。宁静突然笑着说道,脸上显出两个可爱的酒窝。那我们可以算朋友了吧?哎呀,你这大叔,做朋友非要说出来吗?我都没说不是了。宁静鼓着脸说道。好好,是我错了。苏狂举手,那可以给我你的号码了吗?才不给你,你这花心大叔,肯定打什么坏主意!我还有半年就高考了,不要理你。宁静哼哼的说道。不是要这么绝情吧?你不给我,我也能打听得出来。不许!不然我要是考不上复华大学就怪你!那你主动告诉我,我妹妹可是复华大学的高材生,我父亲更是你的老师,我可以让他们周末给你指导功课,连补习费都省了。苏狂诱惑着。这……宁静果然动心起来,小心的说道:真的可以吗?可以!不仅免费补习,还有免费的早餐、午餐、晚餐,谁让我个人觉得你很可爱呢。苏狂耸肩说道。什么你个人觉得,我本来就很可爱好不好,大家都这样说,你看我这酒窝!宁静将脸伸动苏狂眼前,露出迷人的笑容,指着酒窝得意的说道。苏狂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道:酒窝确实可爱,不过我说的可爱,是指小丫头的性格。说完,苏狂掏出手机,道:报号码。等互相存好了号码,宁静又道:大叔,苏老师真的要走了吗?恩,去军属高中,怎么,舍不得我父亲?恩,苏老师对我很好呢。那以后经常去家里看他呗。是看苏老师还是看你啊?我跟你说,坏大叔不能打小萝莉的主意!宁静防备的看着苏狂,哼哼的说道。苏狂从上到下扫视着宁静的身体,突然噗嗤一声笑了:你这丫头,还能算萝莉?童颜巨乳吗?你!与宁静道别,苏狂开车载苏学斌向家的方向走去。见父亲心情不太好,苏狂说道:爸,你放心吧,柳市长会将后面的事情都处理好的。哎,我不是担心这个,只是工作了几十年的地方,说走就走了……苏狂没有说话,为了安全,他需要苏学斌去他能控制的地方教书,这样肯定不是苏学斌想的,但他必须这样做。小狂,你认真告诉我,你为什么一定要我去军属高中,是不是……苏学斌突然说道。爸,你别乱想,我就是觉得均属高中,更适合你而已……苏狂掩饰着说道。好吧,你不愿意说就算了,不过无论如何,你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爸不会拖你的后腿,你也别让爸担心。爸,我知道的。恩,还有今天的事,就不要告诉幽幽了,免得她担心。恩。回到家,还不到中午时间,厨房里有食物,苏狂随便做了点与父亲吃完,便给军队的战友打了个电话,让他安排苏学斌去军属高中的事。之前何大成的父亲进军属医院辽阳,也是苏狂通过这个战友做成的,是苏狂一起上过战场,一起挨过枪子的好友,如今已经是华东军区的中层领导。虽然他职位不高,但他家族在军中却很有势力,安排这些事轻轻松松,虽然通过老杨更容易办成这事,但苏狂不愿意惊动远在京城的老杨。开车向公司走去,苏狂突然想到一件被他遗漏的事。张佐倩的父亲张松杰,曾拜托他带着张佐倩去与他见一面,却因为搬家的事,被苏狂给忘记了。苏狂拍拍脑袋,准备回公司后就与张佐倩处理这事。到了公司,苏狂也不去卢成淑那里报道,直接走进了张佐倩的办公室。张佐倩见苏狂进来,顿时紧张了一下,就在前天,苏狂就是在这里差点把她给吃了,现在想起来,张佐倩还是觉得脸红。更重要的是,昨天喝多了,她居然做梦梦到自己又与苏狂在床上翻滚,虽然没有真做最后一步,但亲吻、抚摸,却是都做了,而且,很多都是她主动的。特别是早上起来,苏幽幽看她那奇怪的眼神,让她很怀疑做梦的时候是不是说梦话了,更甚至是把苏幽幽当成苏狂了。越想越脸红,张佐倩赶紧厉声道:你来干什么,我这里不欢迎你。真的不欢迎吗?那昨天晚上……什么!昨天晚上怎么了?你别乱说!我做梦从不说梦话的,你别想套我的话。张佐倩急急忙忙的喊到。我都还说昨天晚上你干了什么,你激动什么?听你的意思,你是做梦梦到我了?梦到我干什么了?苏狂明知故问的说道,调戏着张佐倩。呸,鬼才会梦到你!张佐倩呸了一声,赶紧调整着心情。好了,不跟你调情,我是来请你去吃饭的。调情?你是脑门长包了?谁跟你调情了,不要脸!还有,我为什么要跟你一起吃饭,看着你我吃不下饭,哼!张佐倩愤怒的说道,胸前的雄伟,都气得一抖一抖的,瞬间将苏狂的视线吸引了过去。张佐倩气恼,却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你确定不去?苏狂说道。不……张佐倩正想拒绝,想了想又住口,暗道有吃不吃岂不是傻子?而且饭桌上,这货总不会还敢非礼她吧?自己就一顿吃穷他,当作报复好了。想明白后,张佐倩道:去,为什么不去!但我要去吃大餐,要吃最好的,你可把钱带够,别到时候要我付账。放心,肯定不会让你付账。苏狂笑着道,这次可是张佐倩的父亲张松杰付账。那等中午,你来叫我吧。张佐倩挥挥手,示意苏狂可以出去了。低下头装出努力工作的样子。苏狂耸耸肩,再次瞄了一眼张佐倩的胸前,邪笑着走了出去。张佐倩在苏狂出去后才抬起头,然后看了眼自己的前面,用手托了托,顿时一片颤抖,她自语道:色狼!混蛋!好奇怪,为什么我这里感觉还有点疼,明明只是做梦被他抓了啊?想不明白,张佐倩抛开其他想法,认真工作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