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64章你死定了
    蹬蹬蹬。这时,教室里发生的事,终于惊动了校领导,一群人快速而焦急的奔了过来。最前面是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人,他看到薛文乐嘴角流血倒在地上,脸上顿时一惊,他跑过来扶住薛文乐,急道:薛同学,怎么回事,谁打了你?宁静抓着苏狂的手紧了紧,道:这下糟了,教务主任杨乾宁来了,他是薛文乐他爸,杨海教育局局长薛永昌的人,现在你想走都走不了了。我没说过要走啊,陷害了我父亲,没这么容易揭过。苏狂不在意的说道,眼睛看向中年人。就是这人,设计陷害了父亲,以父亲的性格,要是不被他怂恿陷害,绝不会做出犯法的事来。我也相信苏老师是被陷害的,但听说他们有确凿的证据呢,要不我跟我爸问一下?宁静皱眉说道。不用了,我能解决,你放开我吧,我真的不打他。苏狂对宁静说道,这丫头像防贼一样抓着他,让他很是无语,这可是当着同学老师的面啊。你真的不打人了?宁静脸红着说道。校保都来了,你说呢?苏狂耸耸肩,面对教务主任与一群校保,没有一丝紧张。好吧,你别冲动,会被抓进警局的。宁静说完,终于放开了苏狂。杨叔叔,你终于来了,就是他,是他打了我,他是苏学斌的儿子,我在好好上课,他无缘无故的冲进来打我。薛文乐对杨乾宁哭诉道。苏学斌的儿子?杨乾宁眼中射出狠色,将薛文乐扶起来,对焦急却没办法的苏学斌说道:苏学斌,我看你这次怎么收场!你居然教唆儿子,殴打教育局局长的公子,你等着进公安局吧你!杨主任,事情是有愿意的,你听我……苏学斌急忙要解释。杨乾宁挥手打断,冷声道:有什么话,到警局去说吧。保安,将他们带到保安室,正好,教育局的领导也快下来了,一并处理了。杨主任……苏学斌还欲说,却被苏狂拉住,道:爸,不用说了,这事我会处理。你啊!你,你怎么这么冲动,哎,快给幽幽打个电话,让她想想办法。苏学斌叹气。保安走过来,警惕的看着苏狂。苏狂耸耸肩,对苏学斌道:不用打扰幽幽上课,放心吧。说完,苏狂跟着校保向保安室走去。我也去,我是目击者!这时,宁静突然大声说道。小静,你就不要参合了。苏学斌赶紧说到。苏老师,没关系的,反正课也没法上了,我跟你一起去说清楚。宁静坚持着。苏狂诧异的看着她,这丫头娇小的身体里,还真是隐藏着强大的正义感啊,什么都想插手管一管。走吧,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到,劝你们不要做出过激的行为。校保也不在意,开口说道。爸,你行贿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趁这时间,苏狂赶紧对苏学斌问道。哎,都是被人骗了。苏学斌知道事情藏不下去了,叹气说道:前些天,高三五班的班主任生病辞职了,同组的杨老师告诉我,说我有很大机会可以做班主任,不过还没完全定下来,有着一点变数,他劝我去给副校长送点礼物,拉近下关系。当时我不想这样做的,毕竟一辈子没给领导送过礼,实在做不出来,但杨老师一直怂恿我去,刚好你又说要将我转到军属高中去,我这个做父亲的,不想……不想让你觉得父亲没能力,就答应了下来,选了一支几百块钱左右的钢笔……谁知道,副校长却说那是贵重物品,不能收,还要举报我行贿他。当时我就傻了,从没经历过这样的事,吓得跑了。后来,就传出我送了一支价值数万元的纯金钢笔给副校长,已经构成了行贿罪,还有录像作证……纯金的钢笔?苏狂冷笑,幽幽倒是买得起,但父亲肯定是买不起的,也不舍得买。苏学斌那顽固的性格,从不要苏幽幽一分钱,即使硬给他他都不要,甚至还反过来劝苏幽幽,赚钱不容易,让她省着点花。这一切只能说明,苏学斌确实被人算计了。哼,肯定是被人陷害了,苏老师你放心,肯定会调查清楚的。宁静在一边气愤的说道。怎么调查?警察局跟他们是一伙的,哎。苏学斌再次叹了口气。苏狂想了想,杨海区警察局,不正是周瑞明当局长吗?因为周坤的事,周瑞明很可能怀疑到苏家了,或许设计陷害苏学斌,周瑞明还真的参与了。爸,你别担心,谁也不敢把你怎么样。你这孩子,爸出事没关系,你参合进来做什么,现在打了人,哎。打了就打了,放心吧,我打个电话。校保毕竟不是警察,并没有限制苏狂的行动,苏狂直接拨通了柳泽业的私人电话。柳叔叔,我是苏狂啊。苏狂笑着说道。苏狂啊,找叔叔什么事?小溪刚刚还打电话来问我你的情况,你们是不是吵架了?小溪那时候脾气傲了点,你一定要多让着她点。苏狂一阵汗颜,他并没有与柳溪吵架,只是好像真的有几天没打柳溪电话了,倒是让柳泽业误会了。不过听他的意思,倒是完全接受苏狂了,几乎已经把他当成女婿看待了。柳泽业开始很疑惑,杨正义为什么会收他女儿柳溪做干女儿,这完全说不过去,但后来听柳溪一解释,他才知道这一切原来都是因为苏狂,苏狂与杨正义的关系,居然非常亲密。再加上柳溪确实喜欢苏狂,柳泽业也就完全接受了。柳叔叔,我跟小溪没事,我就想问问,教育局的事归不归您管。出了什么事吗?你不是没读书吗?柳泽业十分聪明,直接猜到苏狂这边可能是出事了。是我爸碰到了一些麻烦。苏狂直接道。这样啊?那我让秘书打个电话给杨海区教育局。柳泽业想都没想直接说道,苏狂的爸,很可能就是他未来的亲家。杨海区教育局局长,正是薛文乐的父亲薛永昌,如果柳泽业把电话打到他那里,问题自然解决了,薛永昌也不敢动苏学斌。但这,却不是苏狂要的,他必须要薛永昌付出代价,而不是只被警告一下。当苏狂将想法跟柳泽业一说,柳泽业便道:这样也好,我们的某些部门,已经彻底腐朽了,是要整顿一下,我给教育厅打电话……算了,你还打了人吧?我直接让秘书过去处理好了,你好好待着,其他的交给柳叔叔。挂了电话,宁静凑过来小声道:你给谁打电话?需要我打电话给我爸,让他帮苏老师说说话吗?虽然我爸只是副局长,但应该有些用的。不用了,谢谢你。苏狂笑了笑,随即道:您爸是副局长?看来要扶正了。什么啊?宁静无语的说道:我爸副局长都做了十几年了,哪能说扶正就扶正,而且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管这个。做了十几年的副局长?难道也得罪人了?苏狂打趣的说道。要你管,先解决今天的事吧。宁静低头嘟囔道。苏狂见她这模样,就知道八九不离十了。哎,都怪我,早应该听你的话,转到军属高中去的,都怪我。苏学斌突然自责的说道。爸,这事不怪你,都是被人陷害了,放心吧,我已经让人来处理了。苏老师,那个……苏哥说得对呢,您是学校最好的老师,我一定支持您!宁静也劝慰着苏学斌。哎,谢谢你了小静。如果今天没事,我就退休了吧,真的老了。苏学斌整个人都显得很丧气。苏狂拍拍父亲的肩膀,没有说什么,眼睛看向不远处神气的教务主任杨乾宁,以及一脸恨意看着他的薛文乐,嘴角冷笑了一下。要不给这些人一个教训,替父亲讨一个公道,他这儿子就白做了。来到保安处,校保例行公事一般的询问了一下苏狂的身份,为什么打人,苏狂翘着腿不说话,校保便什么都没说,估计是在等警局的人来处理。哼!你们现在跪下道歉还来得及,等我爸到了,你们就完蛋了!苏学斌,你就陪你儿子一起去坐牢吧。薛文乐此时又嚣张了起来,站在杨乾宁身旁对苏狂几人厉声说道。苏狂眼中寒光一闪,道:你如果还想跪下,我立刻就能成全你。到了这里还敢嚣张!教育局与警局的人马上就来了,你等着哭吧!苏狂呵呵一笑,直接站起来想向薛文乐走去,不给他点颜色瞧瞧,他还真以为二世祖就没人治得了了?见苏狂站起来,保安顿时紧张起来,但不等他们动作,宁静丫头便瞬间拉住了苏狂,急道:你干什么,说好了不打架的。苏狂也不是真的想打薛文乐,既然宁静拉住他,他便顺势坐下来,眼睛一转,看向外面突然停下的两辆ZF车,以及一辆警车。哈哈,来了,你死定了!薛文乐见此,顿时像是有了底气一般,快速跑了出去,教务主任杨乾宁,也赶紧迎了上去,一脸谄媚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