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63章以大欺小
    有这么严重吗?互相之间送点礼物,不算什么吧?我也收过学生家长的礼物,不会算我受贿吧?女老师疑惑的说道。这不同,苏学斌是得罪了教务主任,故意要搞他,所以学校才要严肃处理,只能怪苏学斌倒霉上当了。男老师耸耸肩,脸上满是幸灾乐祸。那,苏学斌还去上课?换我,早就不来学校了。嘿嘿,谁知道呢,或许是不想让他家人知道吧,在学校被处分,总比在家里被抓走好吧?周末苏学斌还到处去求人,结果没人理他。男老师耸耸肩。又小声说了几句,二人才并肩离开。苏狂从头到尾一言不发,站在公告板前,嘴角挂着冷笑,手指轻轻的敲着大腿。没想到回听到这样的对话,父亲这些天表现出来的苦闷,也瞬间得到了答案,难怪他周末还早出晚归,回家后又掩盖愁容。杨乾宁吗?苏狂呢喃着,记住了这个名字。苏学斌是什么性格,苏狂太清楚了,完全就是个老顽固,做了一辈子教师连个班主任都捞不到,可想他的性格多不讨人喜。但他为人却即为正派,要说他会去行贿,苏狂只能是嗤笑,他要懂行贿,早就不是现在这样了。这一切,完全是杨乾宁设的套,利用苏学斌在退休前,想做一回班主任的心思,鼓动他给人送礼。当然,行贿罪也是有界限的,苏学斌就算送礼也肯定不会犯法,礼物的价值肯定在规定之内,但恐怕……是被人掉包了。便宜的礼物被换成了贵重物品,苏学斌却有理说不清。离开教学楼,苏狂向高三五班走去,虽然相信自己的猜测,但苏狂还是决定与父亲确认一下,以应付下午有可能到来的处罚。苏学斌所在的零陵高中是市重点高中,更确切的说是贵族高中,学生的家长要么有钱,要么有权,学生多顽劣,甚至以捉弄老师为乐。苏狂以前也只是听说,现在却完全见识了。苏学斌教的是高三,学生正处在人生的交叉路口上,想考个好大学的,现在正是乖乖学习,做最后冲刺的时候,自然不会惹事。而学习差的,不想考大学的,到这时候也差不多放弃了,加上青春期的叛逆,总是会做出一些疯狂而傻叉的事出来。苏狂还没接近高三五班,就听到教室里的喧哗声,甚至压过了苏学斌的讲课声,站在阳台上,看到教室里的混乱模样,苏狂只能摇头。安静!苏学斌在讲台上皱眉喊道,只可惜一点作用都没有,下面该聊天的继续聊天,该吵闹的继续吵闹。安静一点好吗?你别不想学别人想学,没听到老师在讲课吗?倒是一个坐在前排的娇小女生,皱眉喊了声后教室安静了一会。只可惜,也只是一瞬间而已,后排的一个男生嗤笑一声,道:什么老师?我看很快就不是了。薛哥,怎么回事?听我爸说,苏学斌已经被调查了,行贿,马上就要剔除教师队伍了。薛姓男生也不管苏学斌难看的脸色,在后排大声的说了起来。哈?行贿,苏学斌也会行贿?有什么不可能的?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这种品行不端的渣滓老师,怎么有资格教我们?我看还是滚出去吧,哈哈哈。另一个男生放肆的说道,更是直接将手中的圆珠笔,向讲台上的苏学斌丢去。薛文乐,董忠文,你们两个闭嘴!苏老师是什么样的人大家都知道,你们两个不想学可以滚出去。前排的女生,再次开口呵斥道。宁静班长,我们说什么关你什么事?苏学斌是你老子还是你岳父?管得也忒宽。薛文乐嗤笑道,再次将手中的橡皮,向苏学斌丢去。苏学斌脸色铁青,橡皮直接打在他的脸上。你们!名叫宁静的娇小女班长,看到如此情况,气得直接站了起来,愤怒的看着后排的两人。小丫头,别以为学习好就敢管我们,你爸不过是杨海教育局的副局长,我爸却是正局长,你得瑟什么?薛文乐不屑的说道。好了,宁静,我们上课,不想听课的同学请安静,不要干扰到其他同学。苏学斌虽然被羞辱,却依旧没有发怒,安抚着班长宁静。宁静点点头,乖巧的坐下。看吧?他自己都没争辩,就等着教育局来处分了吧?啧啧,晚节不保啊!不对,应该说是隐藏了大半辈子,现在终于暴露了,哈哈哈。薛文乐仍不愿放过苏学斌,语言上毫无顾忌的羞辱着他。苏狂在阳台上听到薛文乐对父亲的羞辱,脸色慢慢的阴沉下来,父亲这些年,就是这样过来的?教的就是这样的学生?苏狂愤怒,根本不管对方是不是教育局局长的儿子,直接一脚将后门踢开,发出砰的一声巨响,眼神冰冷的走了进去。操,这小子谁啊?比我还嚣张。薛文乐羞辱苏学斌正在乐子头上,突然被人吓了一跳,顿时爆了一句粗口。小狂!苏学斌也吓了一跳。苏狂与父亲点点头,才一步步走到薛文乐的桌子前,嘴角嗤笑一声,如铁箍一般的手掌,瞬间抓住薛文乐的脖领子,将他拖出来,一步步向讲台走去。小狂,不要。苏学斌快速说道。操,敢在学校打薛少,这人谁啊,想死了吧?MD,放开老子,你TM谁啊,信不信我弄死你!薛文乐剧烈的挣扎着,他长得很壮,但终究只是个高中生,又怎么能抵抗得了苏狂,被苏狂拖着慢慢走向讲台,撞到一片桌椅,教室内顿时一片混乱。你干什么,住手!这时,名叫宁静的班长又喊道,伸手拦在苏狂身前。苏狂对这个长得很漂亮的娇小女孩微微一笑,感谢她刚刚替父亲说话,随后脸色一冷,直接将薛文乐丢在讲台边。冷声道:薛文乐是吧?现在给你个机会,跪下给苏老师道歉,只要苏老师原谅你,我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CNMD,敢动我,你TM死定了!薛文乐重获自由,顿时咆哮起来,随手拧起一张椅子向苏狂的脑袋砸了下去。苏狂冷笑一声:死性不改!话毕,苏狂的腿高高的扬起,直接踢在椅子上。哗啦!实木制造的椅子,瞬间散落成碎片,薛文乐的身体也向后倒飞了出去,直接撞在讲台上,将讲台都带倒。啊!教室内顿时尖叫一片。不道歉是吗?苏狂对教师的混乱视而不见,继续冷笑的走向薛文乐。住手!宁静再次喊到,虽然她看不惯薛文乐,但身为班长,却绝不允许有人在班上打班里的同学。她伸手拦在苏狂身前,脸上没有一点害怕,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打他,这里是学校,怎么可以打架!小狂,快停下,你疯了,快点离开学校。苏学斌这会也急坏了。爸,这事你别管。苏狂说完,随意拨开宁静的手臂,走到薛文乐的身边将他拧起来,然后一脚踹在他的腿窝上,让他跪下。道歉!别让我说第三遍!苏狂冷声说道。你……你TM死定了,我爸是教育局局长,你死定了!薛文乐嘴角流出鲜血,依旧在嘴硬着。你是苏老师的儿子?你怎么能这样,你要害死苏老师吗?宁静急得跳脚,跑过来抓住苏狂的手喊到。小狂,住手!你还听不听话了!见劝苏狂没用,苏学斌直接严厉的喝道。苏狂犹豫了一下,终于松开了薛文乐。或许是怕苏狂再动手,宁静班长却抓着苏狂的手臂不敢放开。赶紧出去!谁让你进学校了!苏学斌急得团团转,看了眼教室外,推着苏狂离开。要是等事情闹大了,苏狂再想走就不行了。苏狂站在原地,任由苏学斌怎么推都纹丝不动,打了人就走,却让苏学斌一个人承受,他无论如何都做不出来。苏学斌,你完了!你居然叫你儿子打我,你完了,不仅做不成老师,我还要你坐牢!薛文乐疯狂的喊道,艰难的坐起来拨打着电话。爸,我被人打了,在学校,是老师的儿子,就是那个要被开除的老师。薛文乐疯狂的对电话喊到。苏狂嘴角挂着冷笑,任由他打电话。这时,宁静在苏狂的耳边焦急而小声的说道:你还傻站着干嘛,快跑啊!薛文乐不是好人,你快跑吧,别让苏老师难做。苏狂低头看着她,道:不用拉着我了,我不打他,也不会跑。你这人怎么这么拗!气死了。宁静跺脚说道。苏狂不理,道:多谢你刚刚替我父亲说话,我会报答你的。谁要你的报答了,苏老师以前对我很好,我只是看不管薛文乐欺负苏老师而已。宁静皱眉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