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61章这不是做猛
    嗨,他说黑客不能曝光,所以拒绝投资了,要直接全套出售,可以便宜许多,大概五百万美金左右吧,如果技术是真的,这价钱就太便宜了,简直是送钱给我们,但如果是假的,恐怕就打水漂了……苏狂闻言,眼睛微微眯了下,有时候冒险一下,或许真的可以赚一票大的。他说道:找个懂行的专家,去验验再说说。验出来有什么用?只是半成品技术……欧子彦有些退缩了。苏狂笑道:如果是成品技术,我反而不想要了,半成品说明对方也没成功,还不能申请专利,我们可以拿着技术,找一个靠谱的研究所合作,能将后续技术完善最好,就算完善不了,我们也可以用关系,先在国内申请专利,想来应该没有问题。到时候,就算三兴、水果先研究成功,因为国内的专利在我们手中,他们要进华夏市场的话,也要给我们交专利费,只收专利费,就能赚一票了。诶?我怎么没想到!这主意不错,我回去后马上让专家去验验,草他N的,要是成功了,我也算是企业家了。对了,复华大学就有个高新技术研究室,在机器智能方面很有实力,到时候我们可以提供研究经费,与复华大学合作……恩,这方面你去看着办。那厂房的事?八字还没一撇呢,急什么厂房。苏狂笑着道,水云建筑囤积的地皮应该不少吧?你说如果我们狙击一下水云建筑……送走了欧子彦,苏狂回到宽敞的别墅大厅。不知道什么时候,卢成淑与张佐倩都走了,苏幽幽也不知道在哪里,苏狂想了想,向苏幽幽的房间走去。这丫头晚上喝了不少酒,得去看看她怎么样了。苏幽幽挑的房间在二楼,也就是苏狂的隔壁,此时房门虚掩着,苏狂敲了敲门却没人应声,便推门走了进去。这丫头,也不知道盖好辈子……苏狂看着脑袋朝下,躺在床上的苏幽幽,摇着头说到。不过随后,苏狂便楞了,床上的女人,居然不是苏幽幽,而是张佐倩。这女人醉得不轻,苏狂进来了一点反应都没有,狂也喝了不少,此时正觉口干舌燥,看着张佐倩毫不设防的躺在床上,苏狂自然想到了办公室里的旖旎,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想着张佐倩晚上吃饭的时候,没少对他做小动作,苏狂不知怎的就生出了报复心里,走过去在张佐倩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手掌上感觉到惊人的弹性,苏狂嘿嘿一笑。正想给她盖好被子就出去,张佐倩却突然呻吟一声,翻身过来,手快速抓住了苏狂的手臂,然后用力一拉。死幽幽,连你也敢欺负我,看姐姐不教训你,我亲……张佐倩眼睛都不睁,直接将苏狂拉倒,然后诱人的红唇飞快的印上了苏狂的脸颊。咯咯!死丫头,要好好保养了,皮肤没以前滑了……张佐倩还不知道自己亲的不是苏幽幽,而是苏狂,一边邪恶的笑着,一边继续亲,仿佛她以前,就是这样欺负苏幽幽的。苏狂这货绝对可以躲开,但他没有这样做,心中一股邪火,瞬间被张佐倩意外的举动所勾动,张佐倩要亲脸颊,他却主动将双唇送了上去。唔,咯咯咯,死丫头,你居然敢亲姐姐的嘴唇,要死了啊……张佐倩依旧发着酒疯,被苏狂占尽了便宜,还在咯咯的笑着。不许亲嘴唇,死丫头,明明是我在惩罚你,你不许动,让姐姐蹭一下,姐姐的胸很软的哦……张佐倩越发放肆,紧紧的抱着苏狂的胳膊,D罩的胸在苏狂的胸口蹭了起来。苏狂气血上涌,这女人是多腐朽啊,她以前,真的是这样‘惩罚’苏幽幽的?如果是这样,苏狂愿意代替苏幽幽接受惩罚。不知何时,苏狂的手又抚上了张佐倩的腿,缓缓的游动着。苏狂正享受的当口,轻微的关门声响从楼下传了过来,苏狂一惊,知道是苏幽幽那丫头回来了,哪里还敢在这里享受美女,赶紧拍了拍张佐倩的屁股,闪出了房间。咯咯,跑了,我终于赢了。张佐倩继续发着酒疯,手舞足蹈的欢呼。苏狂脸上滑下三条黑线,这丫头是疯了不成,这算什么赢?在苏幽幽上楼之前,苏狂进入了自己的房间,暗道张佐倩要是知道她今天做的事,恐怕会直接疯了。进入房间后,苏狂那被张佐倩勾起的火焰却久久下不去,苏狂只能走到阳台上吹凉风。在这个位置,却能听到苏幽幽房间的说话声。倩倩姐,快起来,一身的酒味,洗洗再睡。苏幽幽比张佐倩清醒多了。不要,我不要洗,咯咯,死丫头,你也闯到我梦里来了吗?看姐姐的抓奶龙爪手!张佐倩笑着。哎呀!倩倩姐自己的那么大,干嘛抓我的。苏幽幽嘟囔着。哼哼,自己抓自己的没感觉,你哥那流氓抓我的时候,我浑身……什么,我哥抓你那里了?苏狂听到这里,差点从阳台上摔下去,这张佐倩,再不清醒过来就完蛋了。这有什么?我刚刚也抓他了啊,虽然是在梦里,咯咯,我还把他吓跑了呢,他刚被吓跑,你就来了,你们两兄妹啊……苏狂这时候真是死的心都有了,手捂着额头,一脸蛋疼,早知道这样,走之前就应该把张佐倩打晕。苏狂不敢再听,赶紧回到房间。不一会儿,门外传来了敲门声,苏狂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苏幽幽那丫头来兴师问罪了,苏狂哪能给她开门,装做没听到。哥,你开门,我有事问你。果然,见苏狂不说话,苏幽幽出声说道。一连喊了几次,苏狂只能答道:怎么了?哥睡觉了,有事明天再说吧。不行,今天一定要问清楚。不行!哥,你开不开门?不开,哥没穿衣服……你不开是吧?我自己开。哗啦哗啦,钥匙声传来,不一会,苏狂的房门便打了开来,苏幽幽翘着高高的嘴唇,不满的看着站在床前的苏狂。不是说没穿衣服,睡了吗?哥,你心虚什么?苏幽幽说道,语气中满是怨气,以及一种莫名其妙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