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39章打脸
    柳溪就当没听到,却不知不觉握住了苏狂的手掌,仿佛只要有苏狂在身边,她就什么都不怕了。这下可好,本来宋斌以为苏狂是柳溪的保镖,毕竟苏狂长得高大壮硕,古铜色的皮肤,一看就知道是猛男,宋斌也就没在意他。但柳溪的手握住苏狂,苏狂还一脸平静,这就已经说明问题了,苏狂压根就不是柳溪的保镖,至于是什么,傻子都能想到。宋斌的脸色,瞬间阴郁了下来,今天他是带着朋友来的,就是想在朋友面前,炫耀下即将成为他老婆的柳溪。但柳溪当着他的面与苏狂牵手,他的脸瞬间就绿了。这是真正的乌龟绿。如果只有他一个人,没有朋友在,红三代的他也就忍了,他父亲正在最关键的时候,上去了就一步登天,他也要低调一段时间。等弄清楚苏狂的底细,他有的是办法弄死苏狂。但当着朋友的面戴了绿帽,父亲交代他的话都被他忘了,瞬间把肺都气炸了。妈的,赶紧把你的脏手放开!宋斌直接爆了粗口,咆哮的喊到,眼神都能够杀人。柳溪这时才发现,自己居然握着苏狂的手,听到宋斌的咆哮,她赶紧放开了苏狂,蹙了蹙眉。她不是怕宋斌,柳家虽然没落了,没有宋家当红,但毕竟还没倒下,也不是谁都能随意捏的,正要拼得鱼死网破,柳家自然要消亡,宋家人也别想登顶了。她,只是怕宋斌迁怒到苏狂。生在红色家族,自然知道红色家族能调动的力量,绝对不是一个人的力量能对抗的,想要让苏狂万劫不复,宋斌也只需要一句话而已。但她刚松开,就发现自己被苏狂反握住了,苏狂的指甲,还在她的手心抓了下,弄得她手心痒痒的,脸瞬间红了起来,娇艳如花。柳溪的漂亮毋庸置疑,否则宋斌也不会带着朋友来炫耀,而她这种带着红晕,娇羞的模样,顿时将对面的红三代们都惊住了。柳溪一直在江海读书,很少待在首都,首都圈的这些个公子,都只知道柳溪是首都三朵花之一,却很少见到其真人。这一下见到,着实惊艳了一把。如果不是因为柳溪的手正被苏狂抓着,恐怕他们都要羡慕宋斌了,首都三朵花,嫁一个少一个,谁不觊觎?但现在,他们不仅不羡慕宋斌,反而觉得好笑,互相对视一眼,抱着胸等着看宋斌的笑话起来。宋家最近太强势,本来几个差不多的公子哥,却隐隐有以宋斌为首的趋势了,他们表面虽然不说,心里却是不爽的。能看宋斌丢下脸,即使宋斌不损失什么,他们也开心。宋斌脸色非常难看,都是一个圈子的公子哥,他哪能不知道后面几个公子哥的想法,本来找他们是来炫耀的,结果却弄成了这样,宋斌完全下不了台。而现在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把苏狂弄死!敢碰他的未婚妻,哪怕只是碰一下手,也必须死!如果对面不是柳溪,有强烈占有欲的宋斌,估计就直接否定这门婚事了,但他觊觎柳溪太久了,自然不会为了这点事而放弃娶柳溪。只是心里想着,等柳溪过门,他玩过之后,就狠狠的羞辱她!小溪,我们走吧。苏狂脸带微笑说道,一点不在乎宋斌那要吃人的眼神。柳溪手被苏狂握着,整个人都沉浸在幸福中,无论未来会怎么样,至少苏狂现在的举动,就是在向全世界宣布,自己是他的女人。哪怕面对强大的红色家族,他也没有一点退缩。自己喜欢的人,能为自己直面强权,哪个女人不感觉幸福?大不了,自己就真的跟苏狂逃到国外去。苏狂肯为她对抗红色家族,柳溪也不准备逃避了,她先对苏狂乖巧的点头,这才向前一步,对宋斌道:宋少爷,请你让开,我跟我男朋友要回家了,我们订婚的事,我看还是算了吧,我不喜欢你。说完,柳溪与苏狂并肩向外走去。宋斌的脸绿的要长毛了,根本不用他说话,他身边的保镖便刷刷的冲了过去,将苏狂与柳溪拦下,远远的包围起来。宋斌,你想做什么!这首都,还不是宋家的天下!柳溪呵斥着说道。他们在机场的出口不远,附近有很多来往的乘客,那群准备看宋斌笑话的公子哥,也知道他们圈子的事,不能让普通人知道,都对保镖打了个眼色,让他们将周围想要围观看热闹的乘客驱离了。场面上,瞬间变成以苏狂与柳溪为中心,被保镖呈两个圆心包围的情况来。宋斌深呼吸好几次,才稍微压下了一些怒气,眯着眼睛对柳溪道:柳溪,你这样做,是柳家的意思?如果真是这样,柳家恐怕要从首都除名了!你不用威胁我,柳家会怎么样,也不用你来关心,请你让开!柳溪平静的回到,为柳家牺牲,不是她的命运,为什么不能抗争?如果柳家到了需要女人牺牲幸福,才能继续保留权利了,继续下去又有什么意思?至少,她不幸福。你可以走,他,留下!宋斌不是不敢对柳溪用强,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样做,恐怕首都圈都要大地震了。所以,现在他只能放柳溪走,柳家的状况他清楚得很,柳溪嫁给谁根本由不得她自己做主,现在只有宋家才能救柳家,柳家的家长,无论如何都会撮合他与柳溪的。只要将苏狂弄消失,一切都不是问题,虽然丢了一些面子,但想到以后能在床上蹂躏女神一般的柳溪,他果断的忍了。只需要几天,柳家就会将柳溪,押到他床上去。给我把他抓起来。宋斌阴着脸对保镖说道。宋斌,你干什么!柳溪怒斥出声,站在苏狂身前要护着他。宋斌冷哼一声,根本不理柳溪,他带来的保镖,已经伸手向苏狂抓了过去。苏狂是一个男人,而且是一个好面子的男人,怎么可能躲在女人后面,让女人保护自己。动武,正是他最擅长的。他轻轻将柳溪拉到身后,脸上挂着浅笑,对即将抓到他喉咙的手,仿佛是没看见一般,抬脚就是一踹。无法形容苏狂这一脚有多快,总之那只差毫厘就抓到苏狂的手臂,楞是没能再前进一分,保镖那壮硕的身体,整个都弯成了虾米形状,被苏狂一脚踹飞了出去,在空中的姿势说不出的优雅。另外两个保镖脸色一变,瞬间就要收手后退,能后发先至,轻松撂倒他们同伴的人,绝不是他们能对付的。但既然出手了,苏狂又怎能让他们后退。苏狂冷哼一声,身体稍微前倾,便直接捉住了一个保镖的手臂,反手一扭,保镖的手臂顿时扭曲成了一个奇怪的形状,骨节脱落的声音清晰可闻。保镖倒也硬气,就算手臂被扭成了麻花,依旧一声不吭,左手在腰间一抹,手上便多了一柄匕首,反握着向苏狂的胸口划去。太慢了。苏狂淡然一笑,匕首还没接近他胸口,便被他空手夺了过来,在手上玩了个花,突然掉落下去,看起来没什么力量,却直接插入了保镖的脚掌。保镖再也忍受不了痛苦,放声惨嚎起来,苏狂随意丢开他,他便握着脚翻滚起来。不过,第三个保镖总算是跑了,看着两个凄惨的同伴,他的额角忍不住流出了冷汗,如果反应再慢一点,躺在地上的就是他了。被他跑了,苏狂也不在意,一步步向宋斌走去。保镖虽然害怕苏狂,但还是赶紧护在宋斌身前,一步步向后退去。宋斌脸色难看,他倒不怕苏狂对他怎么样,在首都这个地方,真敢对他怎么样的年轻人,一只手都能数出来,苏狂绝不是其一。当然,愣头青与傻子除外。但他偏偏就算错了苏狂,苏狂不是愣头青,也不是傻子,但要揍这货,还真不需要考虑太多。反正迟早要对上,此时不揍,等以后他带着更多高手保镖的时候,可就没那么好揍了。宋家势大,也不能只手遮天,惹恼了他,照揍不误。所有人都觉得苏狂不敢出手的时候,苏狂偏偏出手了。一个保镖又怎能阻挡他,保镖甚至都看不清楚苏狂的动作,宋斌的脸上便响起了啪的一声脆响,五个清晰的手指印浮现了出来。宋斌捂着脸,完全傻在了原地。这人,居然敢打他!自从他父亲升任南江市委书记,进入政治局之后,谁人不给他面子,首都太子圈,他也是数一数二的公子。而今天,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人抽脸了!那些本来抱着看戏的红三代,也完全没想到苏狂真敢打,楞了一会后,瞬间知道事情闹大了,不用他们吩咐,他们的保镖都齐齐出手,向苏狂攻击了过去。无论苏狂是谁,有什么背景,今天都不能他跑了,否则让宋家震怒起来,他们都有可能被牵连,谁让他们早不帮忙来着。红色家族中斗争很多,但联合更多,他们虽然不是依附宋家,但也是一条船的人,宋斌被打脸,打的也是他们的脸。十几个保镖,根本没有要跟苏狂客气的意思,将匕首都拔了出来,其中几个,更是直接拔枪对准了苏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