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28章幽幽的小秘密
    你们敢伤我,你们死定了!我是江邪月的儿子,你们死定了!江龙脚裸骨碎了,根本就站不起来,却依旧眼露凶光的喊到。在杨海区这片地头上,他何时被人打得这么惨过,从来都只有他打人的份,今天这份屈辱,他一定要十倍找回来。就算带人来把世纪花海酒店砸了,也抵消不了他内心的杀意。苏狂无奈,这人不仅眼睛长在脑袋上,脑袋还长在屁股上,现在还放狠话,要是在索马里,他都不知道死多少次了。就算他不知道自己的威名,这酒店几十个保安都冲进来了,每人一口浓痰都能淹了你,还放狠话,你不是找抽吗?果然,他的话刚落下,酒店的总经理便暴怒了。他是一个四十岁出头的中年人,名叫柳龙生,一身西装革履气势非凡,是柳家的旁系之人,在这江海市,谁不因为柳家的关系,给他三分面子?但这江龙,居然当着他的面威胁柳溪!柳家嫡系二小姐柳溪,好不容易在这里住两天,被人扰了兴致不算,还差点受伤,看着那一地的片刀柳龙生就在后怕,要是二小姐在这里伤了,他的一生也就完了!什么七阳帮江邪月,平时柳龙生还会给他们几分薄面,毕竟生意人和气生财,与地头蛇打好关系也应当。但此时,柳龙生只想掐死江龙。给我狠狠的打,打完了丢到大街上!柳龙生冷声对一众保安说道。一众保安顿时汹涌而上,对着江龙与六个保镖一顿猛踩,然后快速拖出去,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丢到大街上去了。这时,柳龙生已经小心的走到了柳溪面前,紧张道:小溪,你没事吧?龙生叔,我没事。柳溪微笑着说道,虽然柳龙生是旁系,不掌权,完全是依赖嫡系生活,但应有的尊敬柳溪还是有的。柳龙生松了一口气,道:这里都乱了,我给你们换一个包间,放心,绝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行,我跟苏狂都饿了。此时包间内,黄母傻楞的站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世纪花海酒店的总经理,是柳溪的叔叔?可是不对啊,哪有叔叔对侄女毕恭毕敬,甚至有些惊惧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世纪花海酒店有什么大背景,黄母真不知道,没背景肯定是不可能,但就算有背景,你也不能把七阳帮的少帮主丢出去啊!七阳帮是杨海区的地头蛇,谁在这里做生意不得跟七阳帮打好关系,否则每天叫一群混混来捣乱,什么事都别干了。就算你世纪花海酒店不怕,可也不要连累我啊!这一连串的事情发生,江龙还不以为柳溪跟她是一起的?到时候报复起来,她第一个遭殃。黄母害怕了,心里懊悔自己出门不看黄历,也恨苏狂为什么要来搅局,如果一切顺利,这时候她应该已经算江家半个亲家了啊。妈,我们回去吧。黄馨儿一手捂着小肚子,皱着柳眉说道。她的伤根本就还没好,是被母亲硬拉过来的,刚刚一片混乱,她不小心好像又把肚子上的伤口崩开了,现在一阵阵的刺痛。回……回去……黄母有些失神,还在想着万一江龙要报复她,她该怎么办,根本没发现黄馨儿的异样。越来越疼的感觉传来,黄馨儿额角渐渐爬上了汗珠,整个身子都佝偻了起来,丝丝献血渗透了她的衣衫,身体突然摇晃了一下。咦?最后,还是苏狂发现了黄馨儿的异状,快速闪过去扶住她要倒下的身体,道:馨儿,你怎么了?黄馨儿捂着小肚子,道:我肚子上的伤口又崩了……哎呀,你别掀啊!黄馨儿早就防备苏狂掀她衣服,手压在肚子上,一脸郁闷的说道,鼻子里还哼哼的。苏狂一脸尴尬,这是他在战场上养成的毛病,一旦有战友受伤,谁还管得了什么男女之别啊,以最快的速度简单处理,止血才最重要。一时半会苏狂还没改掉这毛病,这都是第二次掀黄馨儿的衣服了,而且还是当着她母亲的面,当然,还有柳溪……这一下尴尬了,苏狂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快速道:你别动,让……小溪给你看看,先止血再说。说完,苏狂示意柳溪来帮黄馨儿看看。见黄母还傻站着,苏狂冷声道:还不快叫救护车?馨儿到底是不是你女儿,不知道她的伤还没好吗?噢,噢!好……黄母清醒过来,顿时也急了,赶紧拨打电话叫救护车。她只是想让女儿嫁个好人家,让整个黄家搭着享福而已,可不是真虐待女儿,不顾女儿的性命。忙乱了许久,黄馨儿才被送上救护车。苏狂知道黄母不喜欢他,也就没跟到医院去,与黄馨儿约好,等黄母不在的时候再去看她,便与柳溪回到酒店,安静的享受了一顿晚餐。饭后,苏狂被柳溪拉到房间。苏狂还以为柳溪又要诱惑他,心想着自己该怎么表现出欲拒还迎的心态,却见柳溪只是询问着他七年的经历,根本没有一丝要勾引他的意思。苏狂既松了口气又一阵郁闷,虽然答应了柳泽业,这三天都不碰柳溪,但如果柳溪非要坚持,自己也是可以破例的嘛……自己是被强上的,柳泽业怎么能怪他呢?只可惜,这些场面都是苏狂臆想出来的,将七年的经历挑拣了一些告诉柳溪,直到很晚了,苏狂才开车向家走去。倒不是柳溪没有留他过夜,而是苏学斌突然打电话给他,让他早点回家。苏学斌是个迂腐的老教师,对于夜不归宿这种事,他从来都是不能接受的,苏狂与苏幽幽也很少去与他对着干,一般都会早早的回家。当回到家时,苏狂便见苏学斌还没睡,开着个台灯,仿佛是在批改作业。爸,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苏狂走到苏学斌身后,轻轻捏着他的肩膀说道。回来啦?苏学斌打开客厅的灯,取下眼镜说道,饿了吧?幽幽晚上做了很多菜,我去给你热热。不用,爸,你早点休息吧,我不饿。没事,很快就好,我们爷们喝两盅。苏学斌挥挥手,坚持要去热菜。好吧。苏狂没办法,只能由着苏学斌,苏学斌决定的事,从来都是八头牛都拉不回的,而且,苏狂正好有事要跟苏学斌说下,就趁今天说了好了。与苏幽幽挤着睡了两天,苏狂觉得十分不习惯,毕竟他们都长大了,再挤在一张床实在不合适,是时候去买一套更大的房子搬过去了。不过这事,需要苏学斌的同意,如果他不愿意搬,买了房子也没意义。当菜都热好,苏学斌便真的拿了两个口盅,给苏狂也倒了满满一盅。爸,你少喝点。没事。苏学斌给苏狂的碗里夹了满满的一堆菜,笑着说道,看得出来,他现在的心情十分不错。爸,我有事要跟你商量。苏狂突然说道。正好,我也有事跟你说。苏学斌抬起口盅,与苏狂碰了一下后说道。苏狂楞了下,道:那您先说。苏学斌点点头,酝酿了一下道:小狂啊,你快二十四了吧?可以考虑结婚了。呃,爸,我还年轻,结婚的事太早了吧,而且,就算现在想结,也不知道娶谁啊。苏狂没想到苏学斌说这个,无语的说道。恐怕没有人不怕父母唠叨结婚这事的,苏狂同样。埃,不小了,可以考虑了嘛,你要是有喜欢的姑娘,也可以带回来给爸瞧瞧。苏学斌又与苏狂碰了下。爸,你放心吧,你还怕你儿子娶不到媳妇啊?苏狂笑着道。苏学斌沉默了一下,终于还是叹了口气说道:我要跟你说的,其实是幽幽。幽幽怎么了?她有男朋友了?苏狂急着道,从这几天的观察来看,苏幽幽应该没男朋友才对,但如果她藏着也难说。不知道为什么,想到幽幽到了谈男朋友的年纪了,苏狂就有些不舒服。太快了,为什么这丫头要长得这么快。不是,幽幽没有男朋友。苏学斌摇摇头,他看了看四周,压低了一点声音道:你知道,幽幽其实并不是你亲妹妹,是我捡来的……爸,为什么提这个。苏狂皱眉道。哎,这都怪我,当初捡到幽幽的时候,我是自私的了,我其实并不是想把幽幽当女儿养,而是……想着给我的儿子你,养一个童养媳……什么!苏狂猛的呛了一下,剧烈咳嗽起来。你小声些,别吵醒了幽幽!苏学斌老脸一红,我这辈子,就这件事做得最不地道,那时候你妈刚去,你又体弱多病,像是遗传了你妈的病,我怕你长大后找不到老婆,才生出了这个念头,留下了幽幽……这一晃,十几年就过去了,幽幽也长到十八岁了。苏学斌仿佛陷入了回忆,过了一会又道:现在,是你做决定的时候了,我知道你现在跟幽幽睡一个房间,如果……如果你只是把她当妹妹,就别这样了,让人脸红,如果,你也喜欢幽幽,就把你们的事定下来吧。什么定下来?爸,幽幽只是把我当哥哥!苏狂一脸郁闷的,从来没想过会有这样的事发生。把你当哥哥吗?如果你没有走七年,或许她真的就把你当哥哥了,但……哎,幽幽其实早就知道你不是她亲哥哥了,也根本就没把你当哥哥……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