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25章脏手别乱摸
    方一接通,里面便传来一声震破耳膜的怒骂声。龙海分局局长赵勇非常愤怒,政法委书记白乾宁居然打电话到他办公室,狠狠的批评了他一顿,批评他工作没做好。赵勇十分疑惑,最后白乾宁将话题引到警员郑智塄的身上,赵勇才隐隐明白了过来。虽然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赵勇知道,由头肯定在郑智塄的身上了,他肯定得罪了白乾宁的人了。赵勇在白乾宁面前认过错,承诺一定整改分局内部风气,便将电话飞快的打到了郑智塄的手机上,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怒骂,根本就没管郑智塄犯了什么错。他是被气坏了,正值他要高升之时,却被白乾宁一顿批评,只要白乾宁在常委会上随便说一嘴,他这辈子都别想再挪位置了。劈头盖脸的一顿好骂,赵勇才消了气,冷着声询问怎么回事。当郑智塄结结巴巴的说清楚后,赵勇就明白了,事情的关键就在苏狂身上,苏狂与白乾宁的女儿白秋是朋友。有这些信息就够了,赵勇想着事后再将那个被褚逸仙收买的队长处理了,就亲自到苏狂面前去道歉,只要通过苏狂与白秋把关系搞好,他还是有机会升迁的。不管赵勇怎么想,此时卢成淑的办公室里已经完全转变了气氛。郑智塄拿着手机,小腿都在抽搐着,他知道自己完了,这次是惹了大麻烦了,局长亲自打电话骂他,他的工作算是完了。看着那个一脸平静,微笑看着他的青年,他终于知道自己踢到铁板了。苏……苏少爷……我……别用跟我说,谁教唆你来的,就找谁负责去。苏狂挥手打断他的话,冷着脸说到,这些警察中的渣滓,就该受点教训。哼,活该,让你们助纣为虐!苏幽幽松了一口气,得意的说道。郑智塄真是哭的心都有了,白秋说得对,自己就是个二愣子,怎么就被人当枪使了,踢到了不能踢的铁板。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失魂落魄的离开的,虽然一个警员的职位没什么,但怎么也是公务员啊,而且还不知道会不会被继续算账。当他们都离开,苏幽幽才算完全放心下来,跳起来抱住苏狂,垫着脚在他脸上亲了一下,道:哥,你太厉害了!我怎么听着那人是个女人?你的姘头还挺多啊,警察系统都有你的姘头。张佐倩不阴不阳的说道。你不会是嫉妒了吧?苏狂呵呵的说道。你没犯傻吧?你是我的谁啊,我干嘛要嫉妒,哼!张佐倩冷哼一声。三姐说得没错,哥,你老实交代,那人是谁?你都拿了三姐的初吻了,就要对三姐负责,怎么还能跟其他女人有牵连呢!苏幽幽眼珠子转着说道。幽幽,你要死啊!张佐倩咬着牙。三姐,我这是帮你啊。苏幽幽委屈的说道。帮你的大头鬼!张佐倩吼道。好了,都别闹了,事情解决了就好,都去工作吧。卢成淑微笑着打着圆场,好笑的看着张佐倩。人家兄妹明显是一条心,你一个傻丫头冲上去,不是找调戏吗?自从苏狂来了,哪次你占到便宜了?张佐倩恨恨的离开,为自己之前居然想抛开与家里的矛盾,帮助苏狂而懊悔。这个臭男人,就应该被抓进警局好好教训一顿,还有臭幽幽,自从苏狂来了后,她都不怕自己了,必须找个机会教训教训她,让她知道自己依旧是她最彪悍的三姐!苏狂也跟着苏幽幽到她的办公室,苏幽幽抱着苏狂的胳膊坐在沙发上,面色慢慢平静,认真道:哥,现在倩倩姐没在,你老实说,那个女人是谁啊?我也不知道啊,我们都还没见过。苏狂实话实说。哥!苏幽幽不依,板着个小脸。好了,哥是真的不知道,我从军队转业,不是应该去杨海分局上班吗?这女人就是杨海分局的,我还没见过呢。那……你身上的香水味是谁的!哼,原来除了这个警官,你还跟别的女人在厮混!苏幽幽哼哼的说道。你真是属狗的啊?鼻子能不能不要那么灵?苏狂猛翻白眼。不要岔开话题!我今天去参加同学聚会了,聚会上跟几个老同学聊了几句。苏狂不敢说实话。就这样?就这样啊!你跟同学聊天还真亲密啊!苏幽幽哼哼道,抓着苏狂的右手,放在鼻间嗅了嗅,先是一楞,随后整张脸瞬间红了。哥,你!啥?我去工作了。苏幽幽慌乱的离开苏狂身边,走到办公桌前假装忙碌,根本不敢看苏狂一眼。苏狂一阵莫名其妙,这丫头又犯什么抽?他摇摇头没再多想,冲保安部走去,走到楼梯时苏狂便一楞,将右手放在鼻间嗅了嗅,还真闻到了一股奇异的幽香。苏狂回忆自己的右手干过什么。好像抚摸过柳溪的头发,握住过她的双峰,还探到了她裙底的神秘之地……幽幽她,不会连这样的气味都能区分吧?苏狂吓了一跳,也感觉有些窘迫,只希望是自己想差了。苏哥,你没事了?不等苏狂进保安室,黄柏文便紧张的迎了上来。没事,放心吧。苏狂笑道,对了,距离下班还有点时间,下午我教你一套格斗术,你好好练练。黄柏文要跟着他,不能打可不行,自己得加快培养他的速度才行。谢谢苏哥,谢谢苏哥。黄柏文兴奋的说道,对于苏狂的身后,黄柏文是一百个佩服,只要他有苏狂十分之一厉害,就已经很了不起了。之后的时间,苏狂在保安部的空旷地,打了一套军中的擒拿术,这套擒拿术与普通部队教的擒拿术有很大的不同,动作更为简单、凶戾。其他保安本来都没太在意,因为他们本来就是军伍出身,擒拿术那是早就学过的,但一看之后,他们就发现不同了,顿时都被吸引了过来。苏狂也不藏私,既然他们有兴趣,干脆连他们一起教了,如果他们真的有心,能够学到一些东西,那他也就不用辞退他们了。时间过得飞快,很快便到了下班时间。苏幽幽走进保安部,嘻嘻的对苏狂道:哥,我们回家吧,我今天晚上给你做大餐,犒劳犒劳你。她仿佛已经忘记了之前的尴尬,这倒让苏狂放了心,暗道肯定是自己猜错了。苏狂道:有什么好犒劳的,我晚上还有事,可能要晚点才能回去,下次哥亲自下厨给你做大餐。哥!我好不容易给你做顿饭,你怎么又有事!苏幽幽嘟着嘴道。乖,自己回去,注意安全,爹的病刚好,你正好做顿好的孝敬下他。苏狂摸着他的脑袋说道。他的右手刚举到苏幽幽头顶,便见苏幽幽赶紧躲开了,俏脸噌的一下又红了,恶狠狠的瞪着苏狂。急道:不吃算了,我跟爹吃,你自己出去鬼混吧,哼!说完,她带着一张比苹果还红的脸跑了出去。苏狂的手停到空中,脸上满是尴尬,看来,自己的猜测也不一定是错的啊。但是,他已经洗过手了啊……丢下柳溪一个人在酒店半天,苏狂感觉有些不好意思,收拾了一下便开车向酒店驶去。白天与柳溪的事,苏狂现在想来还有些兴奋,如果不是柳溪的父亲突然出现,此时柳溪就已经是他的女人了。七年前的梦中情人,暗恋的对象,却在七年后再聚首,一见面就差点发生关系,虽然其中有许多其他因素,但苏狂还是觉得就跟做梦一样。如果不是因为柳泽业逼迫柳溪与宋家联姻,柳溪恐怕也不会‘破罐子破摔’的主动引诱苏狂,二人就算以后有机会发展,也肯定不会这么快。虽然二人没有真的做成,但经过那样的事后,关系也再不可能普通了,只要搞定了柳家的麻烦,柳溪就迟早是他的女人。而要解决柳家的麻烦,还要看老杨的意思,想来应该问题不大。想到老杨,苏狂又想到了白秋那个女人,老杨曾说安排白秋给他做搭档,是给他的福利,难道老杨是想撮合自己跟白秋?只可惜苏狂感觉白秋太彪悍了,漂亮不漂亮先不说,但完全没有老杨说的’讨喜‘嘛。这也算福利?不过白秋帮了他,有时间还是要去感谢下她才行。苏狂到了酒店,敲开总统套房的门,便见柳溪正微笑的看着他。回来拉。柳溪走上来挽住苏狂的手臂。她刚泡过澡,身上还裹着浴袍,洁白的脖颈,性感的锁骨都暴露在苏狂的眼中,苏狂斜着眼睛向下看,正好看到两团白得晃眼的肉团,喉结忍不住耸动了一下。你等我一下,我去换件衣服,然后我们去吃饭吧?柳溪感觉到苏狂火热的眼神,脸色微红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