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22章做个约定
    柳家的问题,苏狂不问也知道。柳老爷子去世后,柳家头上的参天大树便倒了,以前拥簇在柳家周围的人树倒猢狲散,而那些曾经被柳老爷子打压过的政敌,终于找到了攻击柳家的机会。政治上的倾轧,险恶程度超乎常人的想象,别看柳泽业是直辖市市长,柳泽涛是华北军区副司令,中将军衔,看起来位高权重,但在京城那个地方,这点力量真的不够看,根本就挡不住各种明处暗处的攻击。除非柳泽业能够再进一步,否则随时有可能倒下去,过不多久就两会了,柳泽业换届退下的呼声很大。如果他也退下,柳家就真的完了。柳家想要延续,想要不被击倒,给第三代一点成长的时间,就必须要找一个足够强大的合作伙伴,或者说是后台才行。而柳家找的后台,正是当红的宋家。宋家第二代的老大宋玉初,如今已经是南江市委书记,政治局委员,是有机会问鼎的人,他的儿子宋斌看上了柳溪,如果柳溪与他结婚,柳家就可以在喘一口气的同时,获得更为广阔的发展。柳家习惯了高高在上的生活,如果突然没落,谁也受不了,这也就造成了牺牲柳溪保全柳家的决定。本来柳家已经说服了柳溪,让她认命了,但苏狂的突然出现,让柳溪又升起了反抗的想法,她也渴望自己的爱情,不想因为别人的权利欲望,而牺牲自己。柳溪抱着苏狂胳膊的手臂,眉头轻轻蹙起。柳家的问题,就是少一个足够强的后台,苏狂能有什么办法解决?这次不同上次了,上次老爷子还在,只要骗过老爷子,事情就解决了。但这次,欺骗是没有用的,当政敌的攻击来临,一切谎言都将被戳破。苏狂虽然消失了七年,但柳溪对苏家的了解从来没有断过,苏狂小时候是棚户区长大的,家里清清白白,这些年因为妹妹苏幽幽的关系,家里算是好了一些,但又哪里有强大的后台背景?那些能保住柳家的大佬,没有一个与苏家有关系的。柳泽业也死死地盯着苏狂,思考着苏狂凭什么有如此底气,他是无知者无畏,还是真能帮柳家解决问题?或者,他根本就是在诓自己?听说,你这些年是去当兵了?柳泽业突然放缓语气,平静的说道。苏狂点点头,笑道:七年前有个军人告诉我,他要捏死我就跟捏死蚂蚁一样容易,让我离他侄女远些。我记得他的话,所以我决定让自己成为一只强大的蚂蚁,让想捏死我的人都付出代价,所以我也参了军。柳溪眉毛一挑,惊疑的看着苏狂与柳泽业。柳泽业神情一怔,苏狂说的军人,正是他的大哥柳泽涛,当时柳泽涛就是这样威胁苏狂,让他不要打柳溪主意的。当着柳溪的面,柳泽业也不想去提这茬,毕竟他们以权势、力量威胁一个仅仅十六岁的少年,实在是说不上光明。柳泽业转移话题道:你说你参了军,可我去查过你的资料,根本就没有你参军的信息,连这个你都骗人,我凭什么相信你不是想要哄骗我的女儿?苏狂耸耸肩:你权限不够而已。苏狂也只能说这么多了,他的身份虽然算不上绝对的国家机密,但能不透露还是不透露的好,毕竟他还带着任务在身。哼,权限不够!小溪的大伯是华北军区副司令员,你说他权限不够?柳泽业脸上又挂上了嗤笑。苏狂不再解释。柳泽业当苏狂是默认了,冷哼一声:我很忙,就这样吧,小溪,跟我回去,是时候准备跟宋斌的婚礼了。柳泽业站起来,要带柳溪走。我不走!柳溪抱紧苏狂的手臂,坚定的说道。苏狂再次拍拍柳溪的手背,对柳泽业道:伯父,我觉得你应该相信我一次,对你来说,这只是一次不会亏本的赌博而已,如果我不能解决柳家的问题,一切都没有变化。如果我解决了,你也就不用昧着自己的心,将自己最爱的女儿嫁给她不喜欢的人了,我说的对吧?柳泽业闻言,猛然停住了身体,他先看了眼一脸坚定的女儿,又看了看自信满满的苏狂,突然觉得很是疲惫。苏狂最后那句话,狠狠的戳进了他的心中。如果可以,他又怎么舍得逼女儿嫁给她不喜欢的人?但为了整个柳家,他必须这样做,柳家不能毁在他的手中。三天!三天后我给伯父一个答复,如果我办不到,就证明我只是一只想吃凤凰的癞蛤蟆而已,我会在你面前自断手脚筋,如若失言,天打雷劈!苏狂站了起来,微微眯着眼睛看着柳泽业,一字一句的说着。苏狂,你不要这样。柳溪紧张的说道,她不希望苏狂为了这种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事,而发下这么狠的誓言。你相信我吗?苏狂突然看着柳溪的双眼,认真说道。柳溪张了张嘴,根本说不出话来,如果换一件事,她绝对会大声说她相信,但这件事,真的不可能啊!苏狂依旧盯着柳溪的双眼。柳溪受不了苏狂火热的眼神,终于重重点了点头,豁出去了,道:我相信你,无论如何,我都跟你在一起。说完,柳溪看着柳泽业:爸,如果你不想看着你女儿死在与宋斌的婚礼上,就给苏狂一个机会。你!柳泽业伸出手指,气恼的指着二人。爸,你回去吧,三天后,我会跟苏狂一起回家,到时候是什么结果,女儿都认了。柳溪继续道。柳泽业一脸怒气,沉默着不说话。小溪你去内间一下,我跟你父亲单独说几句。苏狂突然对柳溪道。柳溪楞了下,随后乖巧的走进了内间。柳泽业看着女儿的背影,忍不住又在心里叹了口气,女儿真的长大了,自己也确实把她逼急了,自己的话她已经不听,却这么听苏狂的话。女大向外啊!柳泽业叹息一声,示意秘书也进内间再劝劝柳溪,只留下保镖在身边。有什么话你就说吧。在这时,柳泽业对苏狂已经少了一份强势与高高在上,整个人都透出一种疲惫。苏狂脸上挂着轻笑,道:伯父,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可以跟你保证,在这三天里我绝对不会碰小溪。把她交给我三天,或许你会收获你完全想象不到的好处。柳泽业冷哼一声,还是那句话,我凭什么相信你?你可以赌一下,反正赢了柳家的问题全解决,输了你也不损失什么,反而成全你的女儿,让她跟喜欢的人相处三天。别怪我没提醒你,如果你不想小溪出意外,就祈求我可以帮你吧,小溪她绝不会活着踏进宋家新房的,我也不是在帮柳家,只是在帮小溪而已!苏狂双眼一眯,声音渐渐转冷。他不相信柳泽业会听不出柳溪话里的死志,如果宁愿柳溪拼得鱼死网破,柳泽业也硬要逼她嫁给宋家的话,那柳泽业,根本就没资格做这个父亲,苏狂拼了这条命,也会将柳溪从柳家带出来。柳泽业的眼睛也眯了起来,眼神闪烁的看着苏狂,自从苏狂出现,柳泽业发现商量好的事情,突然都变得复杂起来。女儿的变化他看在眼里,又怎能不着急。七年前你在我面前就能挺直腰杆,现在变得更厉害了。柳泽业突然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苏狂呵呵一笑,道:知道原因吗?那是因为我知道,只要我的腰杆还直着,就算天塌下来,也压不到小溪,如果我是你,宁愿放弃所有权势,也绝不会牺牲小溪。柳泽业眼睛眯得只剩一条逢,终于道:好!我就信你一次,三天!三天后我在柳家等你,如果你不能做到,希望你永远消失在小溪的世界中,如果你真能做到……整个柳家,都会感激你。我只是为了小溪,与柳家无关,所以无需感激。苏狂淡然的道,依旧透露着强大的自信,仿佛整个柳家都解决不了的问题,在他这里却什么都不算一样。而就在这时,苏狂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却是苏幽幽的电话。苏狂抱歉一声,走到一边接通了电话。哥,你在哪啊!你快藏起来吧,警察正到处找你呢。电话一接通,苏幽幽急迫的声音便传了过来。苏狂一楞,道:怎么了?褚逸仙报警说你故意伤人,你千万不要回公司,也不要回家,爸那里我会给你解释的,你藏好就行。哎呀,你们干嘛,我跟朋友打电话不行吗?干嘛抢我手机……嘟嘟……呃……不等苏狂说什么,便听到苏幽幽那边一片忙乱,仿佛有警察的呵斥声,电话也被苏幽幽瞬间挂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