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48章过期XX药
    讨厌,不许进来!柳溪被苏狂压在身下,只能紧紧的抓着被角,不让苏狂趁机钻进去,做着最后的挣扎。只可惜她的力量,如何能跟苏狂对抗,苏狂三下五除二便找到了机会,成功钻进了被窝里,直接环手将柳溪抱着怀里。你现在真漂亮。苏狂抱着她说道。柳溪此时也放弃了挣扎,听到苏狂的夸赞满心开心,却傲娇的推着苏狂的胸口,道:老实点,不许乱动。这可不行。都说女人爱说反话,但她们说不许的时候,就肯定是说让你主动点,苏狂将这句话牢牢记在心底,此时正是证实的好时机。明天他就要回江海,柳溪会在京城待一段时间,今晚不拿下她,更待何时?苏狂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此时柳溪穿着睡衣,苏狂的手很轻易便窜了进去,柳溪那如同蒸熟的蛋白一样滑嫩的皮肤,让苏狂整个人都兴奋起来。柳溪感受到了苏狂的变化,俏脸红得跟苹果似得,要滴出水来了,苏狂的手在她的腰间游走,让她浑身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脸红,却让她无法拒绝,她的身体如同水蛇一样扭动着,仿佛要躲避苏狂做坏事的手,又仿佛在迎合。那火热的气息,让她满心羞怯与期待。见苏狂依旧不动作,柳溪脸红不已,掐了苏狂一把,道:你就知道欺负我,你要是敢不对我负责,我就死给你看。柳溪等了一会,见苏狂不答,嘟着嘴道:你来吧,反正你就想吃了我,今天便宜你这坏家伙了。柳溪说完,将脑袋埋得更深,脸红不已。可等了许久,苏狂居然还是不答,要不是苏狂此时火热的身体还压着她,花溪口依旧能感受到越发火热的坏家伙,柳溪还以为苏狂走了呢。柳溪感觉有些不对劲了,推了推苏狂,道:坏家伙,你怎么了啊?不要的话就乖乖睡觉,不要压着我啦。见苏狂依旧不动不回答,柳溪瞬间慌了,将脑袋冒出来,看着苏狂脸上那紧张与兴奋,夹杂着惊愕的呆滞表情,她顿时知道坏了。她曾经看过一个新闻,说一个男人在做那事时,因为太兴奋直接休克而死的。苏狂他不会……柳溪吓坏了,用力将苏狂的身体推开一点,轻轻的拍打着苏狂的脸颊,急道:苏狂?苏狂你回答我啊?你怎么了?柳溪急坏了,苏狂不会也因为太兴奋而出事吧?而接下来的情景,让她越来越害怕,无论她怎么叫苏狂,苏狂都一动不动,整个身体都如同僵硬了一般,保持着趴在她身上的动作。就连眼珠子,都没有晃动一下。唯一的变化,就是柳溪感受到苏狂身体的温度,好像越来越高了,一滴滴晶莹的汗水,从苏狂的额角、胸口渗出来。此时苏狂也是有苦自知,他也想动啊,可就是动不了。你们知道身下就有一个任自己施为的绝世美女,自己却一动不能动的感觉吗?那感觉,真的想死了算了。当他服下还阳丹,准备加点马力大战一场时,还阳丹的药力,却在他的腹中骤然爆发了,如同一个火球在腹中燃烧,瞬间隔断了他所有的反应神经,让他一动不能动,火球由他的血液燃烧至全身,他感觉自己身上的水分,马上就要被蒸发干了。看着身下赤果果的柳溪,惊恐的叫喊着他的名字,苏狂心里一阵怜惜。只是这时候,他已经没时间去担心柳溪了,保住自己的命才是最迫切需要做的。不就是吃颗壮阳药吗?怎么就吃出问题来了?他只是觉得还阳丹这东西,不可能留给别人的,早晚得自己解决了,所以才趁今天服下的,要是不服下,这会他都与柳溪处在爱欲的浪潮上了。苏狂那个后悔啊,本身X能力就挺强了,以前在战场,为了舒缓战争压力,他没少同时大战两个洋妞,都是大胜而归。就这本钱,还吃壮阳药,不是活该被老天嫉妒吗?其实苏狂也不知道还阳丹究竟是什么东西,都是老杨说是壮阳药,苏狂也就真的信的。这会,苏狂从心底鄙视老杨,就算这是真的壮阳药,也绝逼是过期了的!身体中的火球越烧越旺,苏狂却一点办法都没有,柳溪此时已经从他身下爬出来,简单的披上睡衣,带着哭腔飞一般的跑出了房间。她这是找老杨去了,苏狂突然出了问题,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去找老杨。苏狂感觉自己的神志都被烧得越来越不清醒了,床单上已经被他的汗水彻底打湿,脑海中都生出了幻觉。他感觉自己变成了一只很漂亮的公鸡,在一堆火焰上被炙烤着,很快被烤成了——烧鸡,香气弥漫。就在苏狂晕倒之前,苏狂终于感受到老杨猛的冲了进来。老杨的手掌抵在苏狂的胸口,苏狂便感受到一股寒流窜入身体,让他浑身都感觉舒爽,仿佛是三伏天吃着雪糕一般。再然后,苏狂彻底昏死了过去。等苏狂再醒来时,睁眼便看到了眼角还隐有泪痕的柳溪。此时应该是早上,窗外有鸟叫声传进来,柳溪脸上满脸困意,却依旧坐在他身旁,小手紧紧的握着苏狂的左手。苏狂伸出右手摸了摸柳溪的笑,勉强笑道:我昏迷了多久。啊?苏狂,你醒了,你吓死我了呜呜。苏狂醒来,柳溪脸上的困意瞬间消失,直接扑到苏狂的身上哭道。昨天晚上真是吓着她了,在关键的时候,苏狂却突然像挺尸了一样,身子越来越火热,流汗不知,差点就脱水了。最后她叫来了干爹,捣鼓了好久,才让苏狂的状况平静下来。虽然干爹说没什么大碍,但苏狂一刻不醒过来,她就一刻不能安心。好在,苏狂终于醒了。苏狂怜惜的摸着她哭花的俏脸,道:我没事了,别担心。说着,苏狂坐了起来,挥了挥手臂,带出呼呼的风声。苏狂感觉身体好像没多大的变化,只是变得更有力量感了,而昨晚那股火球,此时好像依旧在他的腹中,只是变得温和了下来。除此之外,苏狂窘迫的发现,自己的下身居然还处在昂扬的状态,阵阵火热的感觉,从关键部位传来。柳溪哭了一会,总算平复了下来,抹了抹眼睛道:你饿了吧?想吃点什么,我去给你做。苏狂摇摇头,苦笑道:我现在就想吃了你,昨天是意外。说这事苏狂就毁啊,要是不贪便宜吃那还阳丹,这会就应该是他扶着柳溪慢慢走路了,他暗恋多年的女神,也早就成了他的女人了。苏狂悔,这已经是第二次在关键时刻被打扰了,第一次是被柳泽业,第二次却完全怪自己。不,这还要怪老杨,居然给他们过期的壮阳药。柳溪听了苏狂的话,娇嗔的瞪了苏狂一眼,小声道:不给你,干爹说……说你最近不能行房事了。什么?!苏狂大惊失色,不会因为那过期的壮阳药,把自己的下辈子性福都毁了吧?他以后都只能看,没能力做了?俗称,阳痿?可也不对啊,他感觉自己的小弟此时正饥渴难耐,正处在最狂暴的状态啊,有见过这么怒发冲冠的阳痿吗?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