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45章还可以抢救一下
    中年妇女是宋斌的姑姑,她叫宋霜,在国家发改委做主任,论职位与柳泽业同级,论权势,却比柳泽业更大。虽然嫁出去了,却也能算做是宋家的力量。宋家之所以当红,除了宋玉初有机会登顶外,更是因为他的妹妹宋霜是发改委主任,他哥哥宋玉成是江河省省长,而他的弟弟宋玉泉,则在京城建设厅任厅长,可谓一家子都权势滔天,在京在野,都有很大的影响力,柳家与之相比,确实差了许多。宋主任,机场的事应该是误会,都是年轻人之间的小纠纷,做长辈的就不用插手了吧。贤侄与小溪的婚事,不会受到影响的。柳泽涛此时哪有一点军人的气质,只能在宋霜面前说着讨好的话。如果柳老爷子还在位,柳泽涛哪需要这样这样跟人,宋家敢来闹事,早就被他轰出去了。只可惜形势逼人强,柳老爷子没抗住先死了,宋家老太太却一直活到现在,庇护着宋家。而柳家现在有求于宋家,柳泽涛也只能服软。宋霜哼了一声,道:柳司令,我们都是熟人了,你也别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今天你必须把你侄女,还有那个野男人交给我。我宋斌侄儿,不是谁都能打的!还有这门亲事,宋家也还要考虑考虑,凭我侄儿的身份,京城大把的名门闺秀抢着嫁给他,机场的事让宋家丢了脸,责任柳家必须担起来。宋霜眼睛都快看天了,仰着鼻子傲气的对柳泽涛说道,她一直很宠爱侄子宋斌,听闻宋斌被人打了,她毫不犹豫的与宋斌一起来柳家讨要说法。在她看来,柳家只是一个即将没落的家族而已,根本不用给他们脸。柳泽涛脸色很难看,如果苏狂在这里,他一定把苏狂绑了交给宋家,以平息宋家的怒火。只可惜他也不知道苏狂在哪,他派了人去找,也根本找不到。他只能继续赔着好话:宋主任,你看是不是先坐下来喝杯茶,其他事慢慢商量?我侄女柳溪还没回来,等她回来,一定让她给宋家一个交代。这时,坐在沙发上的柳泽业,不满的冷哼了一声。宋霜眼睛眯了下,道:柳市长好像对我的做法有些不满?柳泽业脸上挂上自嘲,他也是一个直辖市市长,结果被人追到家里来撒野,跟一个市井流氓一样的以势压人,柳泽业突然觉得做官很没意思,官做得越大,身上的压力就越大,与家人相处的时间就越少。夫人的一席话,算是让他彻底想通了,人活在世不能只为了权利,还有些更重要的,比如,跟他越来越疏远的女儿。他已经做了一辈子的官,到老了还舍不得这点权利,差点就要牺牲掉花季年华的女儿的幸福,现在想来,他确实后悔了。他哼了一声,不是不满宋霜,而是不满他的大哥柳泽涛,他柳泽业的女儿,还论不到柳泽涛来做决定。不必多说了,柳家与宋家的婚事就此作罢,宋主任,有多少人排队嫁给你侄儿我不管,我只告诉你,我的女儿柳溪,不会嫁到宋家!柳泽业站起来,气息平稳的说道。他这话说完,宋霜身旁的宋斌便一急,他只是来柳家施压的,可不是真的要退掉这门婚事,就算要退,也要等他占有了柳溪再说。而且,只有他才能退掉婚事,柳家凭什么?要是传出去是柳家看不上他,退婚在先,他的脸该往哪里搁?不行!宋斌着急的喊出声。混账!宋霜也怒斥出声,宋家的婚,岂是想退就退的?柳市长,你就不怕柳家在京城除名吗!宋霜带上了威胁的语气。混账?柳泽业虎目一瞪,直视着宋霜:宋主任,你还有一点党的官员的样子吗?你还要强抢民女不成?还有,柳家会怎么样,不需要你来管,柳家的政敌很多,也不在乎多宋家一个,大不了就是摘掉这顶帽子回乡下种田!柳泽业完全恼了,也再不给任何人面子,直斥着宋霜。你!宋霜气急,她没想到柳泽业居然狗急跳墙,不管不顾了。宋霜也恼羞成怒了,直道:柳市长,很好!既然你这样说,那我们就走着瞧,你以为你摘掉了官帽,离开京城就可以了?柳家没有了权利,就连狗都不如,你护得住你女儿的安全?识相的就依附在宋家的旗下,不识相啊,你女儿迟早是我侄儿的!柳泽业闻言,眼中射出愤怒的精光。二弟,胡闹!这时,柳泽涛也怒斥出声,随后他转变脸色,对宋霜道:宋主任,泽业他是糊涂了,你不要放在心上,你放心,我们家柳溪一定会嫁到宋家去的,柳家还需要宋家多多提携。哼!我说我女儿不嫁,谁敢替我决定!柳泽业虎目圆睁的说道,此时他的气势,比他当了一辈子兵的大哥强多了。柳溪的母亲杨颖,此时听到厅里的吵架声也走了出来,她扶住气呼呼的柳泽业,平静道:大哥,泽业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想不需要再重复。宋家嫂子,退婚的事还请你回去准备一下,你们想怎么样,我们都接着了。她的话虽然很平静,却仿佛拍卖场的锤子落下,将事情彻底定性了。柳泽涛气得脑袋冒烟,要是让二弟与弟妹这样搞,那柳家就真的完了,他们只有一个女儿,可以放得下权利卸甲归田,但他柳泽涛放不下!他还有两个有希望的儿子,如果是少了他的庇护,少了柳家的帮持,他们的前途就完了,只能泯然众人,在机关中碌碌一生。而此时在客厅外面,苏狂与柳溪手牵着手,正平静的听着厅里的表演,苏狂的嘴角,渐渐的挂上了邪笑。不看不知道,原来这些高官在吵架的时候,也跟普通人差不多嘛。看到柳泽业的表现,苏狂觉得这人确实还不错,本事在其次,至少他还是有救的人,他对柳溪的爱,也是真的。只是以前鬼迷了心窍,被柳泽涛怂恿了,他做出了逼迫女儿嫁给宋斌的傻事来。柳溪此时眼中擒着泪水,脸上却是开心与满足,她父亲与母亲的话,让她觉得心里很暖和,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回到了父母最疼爱他的时候。这些年父亲一直逼她做不愿意的事,确实让她很心寒,让她觉得在父亲的眼里,自己还没有权利重要。但听了父亲今天的话,她们之间的芥蒂,全部都解开了。在父亲的眼里,她还是比权利更重要的。柳溪很开心,很满足,紧紧的握着苏狂的手,她很庆幸在结婚之前与苏狂重逢,否则现在的她,恐怕已经在试婚纱了,她也没有机会,与父亲解开芥蒂。走吧,别让老杨等久了,我们进去吧。苏狂抹掉柳溪眼角的泪水,怜惜的说道,如果柳泽业早有这样的气魄,他又何须这么麻烦的把老杨请来?不过现在也不晚,把老杨请出来还是有些用的,至少可以保住柳泽业的官位。至于柳泽涛,苏狂嘴角挂上了冷笑。柳溪点点头,擦干泪水,脸上挂着微笑,牵着苏狂的手走进了客厅。柳泽涛此时正处在愤怒中,他看到柳溪,脸色顿时变得阴沉,厉声道:小溪,你还知道回来?你看看你做的好事,把这个家搞成什么样了!大伯。柳溪平淡的叫了句,然后再不看他,向着自己的父亲走去。爸,您刚刚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女儿以前很恨你,恨你从不在乎我的感受,但现在,女儿知道你还是爱我的。柳溪越说越哽咽,随后呜的一声扑进了柳泽业的怀里。好,好,回来就好,爸以前错了,放心,爸再不逼你做什么了,只要你开心就好。柳泽业的眼神也瞬间温和下来,湿润着眼角说道。苏狂微笑的看着这对父女,见柳溪的母亲杨颖正看着自己,主动的对杨颖说道:阿姨你好,我叫苏狂。妈,苏狂是我男朋友。这时候,柳溪离开父亲怀抱,红着脸对杨颖说道。恩,妈知道。杨颖微笑着,摸了摸柳溪的脑袋。此时最难受的,就是宋斌与宋霜了,宋霜气恼柳泽业居然不给她面子,怒道:柳泽业,你真要这样做!宋家的报负,不是你能承受的!她也是急了,直接将矛盾公开了,摆明了不能做亲家就只能做敌人。柳泽业眼露寒光,立刻就想直斥回去,却被柳溪拉住,柳溪附耳在柳泽业耳边说了什么,便见柳泽业一脸惊讶与不可思议,随后露出喜色。道:我们赶紧迎出去,你这丫头,怎么能让他在外面等。说完,柳泽业再不管宋霜与宋斌,也不管柳泽涛,带着杨颖,快步向门外走去。二弟,你去哪里!宋主任还在这里……柳泽涛气急,但柳泽业根本不管,直接走出了大厅。柳泽涛眼中闪过一丝杀机,快速在手机里说了几句,便只能回身去安抚宋霜,告诉她自己一定会将二弟摆平,不会耽误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