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41章柳家的内部矛盾
    宋斌在苏狂手里吃了大亏,在没有报复回来前,他哪还有脸跟其他公子哥待在一起,只能阴着脸,向自己的私人会所走去。为了调查那三个军人的身份,宋斌带上了宁小虎。回到奢华的私人会所,宋斌直接将桌子掀了,额头上青筋爆起,如同发怒的公牛一般。从小到大,他就没吃过这么大的亏,京城看不起他的人很多,觉得他只是有一个好爹,一个好家庭,真正敢动他的人,掰着手指就能数过来。但,俗话说横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他的背景再大,也挡不住苏狂什么都不管,直接就冲上来打脸。比武力,他带的几个保镖完全不是苏狂的对手,比关系,人家叫来的军人,他还真不敢太放肆。在华夏这个地方,军队才是根本,除非上到一号,否则都是军政分家的,宋家的势力都在政界,对军队的影响力并不大,甚至还没有柳家大。不过,这不代表宋斌就软了,等查清楚苏狂的底细,他的雷霆报负,就会倾刻而至。小虎,查清楚那几个军人的底细了吗?宋斌砸了些东西,总算消了消气,声音清冷的说道。宁小虎这时候刚好挂断电话,说道:宋少,已经查清楚了,那三个军人,只是普通的警卫员而已,我查了他们从军的经历,其中有几年却查不到,但其他时候都很普通。只是普通的警卫员?宋斌嘴角挂上了邪笑,带着一丝嗜血。是的。宁小虎说到,语气不是很确定。他并没有将自己的怀疑说出来,他只查到了三人是警卫员,但是谁的警卫员,以他的资源居然完全查不到。随便找三个警卫员,就来吓唬我!宋斌想着自己居然被三个普通的警卫员吓住了,脸色又变得很难看,对苏狂的恨意更甚。那个男人是什么身份?宋斌又问起了苏狂。根据机场的登记资料,那人名叫苏狂,是江海人,普通家庭没有背景,当过七年兵刚刚退伍,那三个警卫员,估计是他的战友。原来也是个军人!难道那么楞,既然没有背景,我宋斌会让他知道,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得罪的,在京城,不是有点功夫就能跳起来的!听到苏狂只是一个傻兵哥,宋斌终于放下心来。以他的能耐,借着宋家的资源,要整治一个退伍军人,实在是太简单了。宋少,要不要查下他现在在哪?宋斌摇摇手,道:不用查了,哼!我直接去柳家,柳溪这个贱女人,居然跟其他男人胡搞,我看柳家怎么跟我解释!这个女人,等老子先娶到手,就让她知道什么是地狱!即使到现在,宋斌还是不愿意放弃柳溪,不仅是因为他老子需要柳家的支持来上位,更是因为他确实觊觎柳溪的美色。至于娶回家,玩完之后他怎么对柳溪,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苏狂是与柳溪一起离开的,他只要去柳家施压,柳家绝对会主动将苏狂与柳溪交给他,以化解他的愤怒。毕竟现在的柳家风雨飘摇,只要他父亲不帮柳家,甚至站出来再点一把火,柳家绝对要从京城退出去。要对付一个傻兵哥,何须他宋斌亲自动手?宋斌脸上挂着冷笑,准备了一下,向柳家而去,相信这时候,机场发生的事已经传回柳家了,他宋斌虽然丢脸了,但真正着急的,只能是柳家。话说柳家那边,也确实是着急了。柳泽业前两天就回京城开会了,开完会也没有马上回江海,因为与苏狂的约定,他准备多等一天。但不等他见到女儿与苏狂,便听到了苏狂在机场与宋斌冲突的消息。柳泽业有些晃神,苏狂与宋斌冲突?怎么能让这两人碰到一起?女儿上飞机回京他是知道了,还特意派了人去接她回家,宋斌怎么也知道柳溪回京,还去机场接她了?柳泽业有些疑惑,正好这时,柳溪的大伯柳泽涛走了进来。柳泽涛比柳泽业更魁梧一些,黑黑的皮肤很有气势,他是华北军区的副司令员,常年带兵,身上的刚烈气息自然不弱,但此时的他却看起来有些憔悴,脸上满是愁容。泽业,小溪身边那小子是怎么回事?柳泽涛坐下,揉着眉心询问着苏狂的身份,他并不知道柳溪是跟苏狂一起回来的。柳泽业没有回答,反问道:大哥,我正想问你,宋斌怎么知道小溪回京的?柳泽涛皱着眉头,道:是我告诉他的,小溪迟早要嫁到宋家去的,所以我让宋斌去接小溪回宋家柳泽业闻言,心里有些不悦,柳溪到现在还没过门,怎么能让宋斌接回家?如果柳溪没结婚就在宋家过夜,他以后还有什么脸?大哥,这件事你为什么不跟我商量一下?柳泽业压抑着怒气,柳溪毕竟是她的女儿,就算为了柳家不得不牺牲幸福,也不能这样随便,连脸都不要了。柳泽涛不以为意,挥挥手道:我们先不谈这些,小溪身边的那小子到底是谁?他现在打了宋斌,我们必须想办法将事情压下去,最好带着小溪,亲自去宋家将事情解释清楚,小溪与宋斌的婚事不容有变,否则柳家就支持不下去了。一说到柳家的存亡,柳泽业也皱起了眉头,两会不久后就要召开了,他要退下的消息已经基本定了,而柳泽涛也好不到哪去,退下的可能性超过百分之八十。如果他与柳泽涛都退下,柳家就真的是大树倒了,现在,他们必须得到一个强力的支持,让他们其中一个可以再干一任,给第三代一点成长的时间。如果与宋家的联姻失败,反而得罪了宋家,那柳家就真的没有一丝希望了。柳泽业叹了口气,身处这个家,很多时候他都迫不得已,他说道:那人是小溪的男朋友,七年前你见过的。什么!小溪居然还跟他有联系?为什么我一直不知道!柳泽涛猛的皱眉,不满的说道。我也是刚知道的,小溪好像……已经认定了他。不行!马上将小溪叫回来,关也要关到与宋斌结婚的日子!柳泽涛生怕事情有变,拍着桌子说道。柳泽业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电话,给柳溪拨打电话。从始至终,他都没在意过与苏狂的约定,从没抱希望苏狂能解决柳家的难题,他只是想给女儿最后三天自由的时间。既然事情的发展已经超过了他的控制,那就由不得柳溪再胡来了。但他刚拨出号码,电话便被人按住了。来人是他的妻子,也是柳溪的母亲杨颖,能生出柳溪这么水灵姑娘的杨颖,模样自不用多说,即使已经四十多岁,她看起来依旧美艳无比。杨颖按住电话,平静的说道:泽业,我看算了吧,苏狂这孩子我去了解过,家里很清白,人也不错,小溪既然喜欢他,就由着小溪吧。如果柳家真的需要小溪的牺牲来拯救,我看也没多大意思了。说完,杨颖看着大哥柳泽涛。从最开始,她与柳泽业就不同意与宋家联姻,但却顶不住大哥柳泽涛的游说,只能妥协。但现在,她的女儿有喜欢的人了,她就再不愿意逼迫女儿,只有女人才懂女人,她不希望女儿以后恨他们。杨颖,你这是什么话?小溪跟宋家的联姻不是早就定好了?如果不与宋家联姻,我跟泽业这届就要下来,如果我们不能再干一届,天河与天云,根本就扛不起柳家的大旗,柳家就要没了!柳泽涛不满的说道。柳天河与柳天云都是他的儿子,一个在江南某县做县委书记,一个在京城的机关里熬资历,想要上到高位,还需要不少的时间与政绩。如果他们倒了,柳天河、柳天云就没希望了。杨颖闻言,冷哼一声道:天河、天云是你的孩子,小溪也是我的孩子,凭什么让我的孩子牺牲,去成全你的孩子?还有,天云惹的祸事还没有解决,你还是想想怎么救他吧!我孩子的未来,我要让她自己做主,这门婚事,就这样退了吧!杨颖说完,直接转身走了,留下目瞪口呆的柳泽涛,与陷入沉默的柳泽业。二弟,这事……柳泽涛怒气冲冲。不等他说完,柳泽业便摇摇手,仿佛是解脱一般,道:小颖说得对,柳家没了就没了吧,如果天河、天云真有本事,柳家迟早会再回京城的……说完,柳泽业也站起来,向书房走去。柳泽涛在二人都走后,才重重一掌拍在桌子上,将茶杯都震翻,满脸怒气的呢喃道:二弟,你太让我失望了,无论如何,这门婚事由不得你,必须进行!既然那小子要毁了这桩婚事,我就毁了他!说完,柳泽涛阴着脸拨通了一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