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曾恋我空欢喜 > 章节目录 第35章大结局
    莫沉一手创办的公司经过莫氏集团沉重打压后,并没有一蹶不振。

    而是在困苦环境下开拓了海外市场。

    不过一年时间,莫沉重新登上了福布斯富人排行榜。

    金融圈子里的学者都认为莫董事长终究是虎毒不食子。

    ……

    这一年里,林语又一次怀孕了。

    生了一个小儿子。

    两人商议下,给孩子取名为莫羿。

    ……

    林语生产的时候,柯岩来找过她。

    莫沉一直陪在林语身侧,柯岩也只能做简单的嘘寒问暖。

    柯岩抱着孩子逗弄了两下,将早就准备好的金锁送给了两个宝贝。

    柯岩来看林语,莫沉已然不高兴。

    柯岩送孩子礼物,莫沉便皱了眉头。

    当莫沉看到那两个锁上写着愿得一心人以及白首不相离时,莫沉忍不住了,将那两块儿锁丢到了一边,冷着言语道:你的祝福,我们已经收到,谢谢!

    柯岩是大学文学教授,话语里的一点儿酸味儿又怎么听不出来,他附身,靠近了林语,看似是想与林语说悄悄话,但那音量却让在场个人都听得一清二楚,我现在没有女朋友、也不准备相亲,心给了你之后就接受不了别人了。

    林语睁目结舌,悄悄撇了一眼莫沉,那人已然是一身的凌厉。

    柯岩似是没发觉,越说越起劲儿:如果你愿意,什么时候不喜欢那个人了,想到我的时候,随时来找我,我会一直等着你,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在,都会将你放在我的心尖上疼……

    一段话还未完,一旁杵着的莫沉已经朝着柯岩便是一拳头打了过去。

    你的话未免太多!

    柯岩稳住身形,狠狠的瞪着莫沉,咬着牙,一字一句道:才说两句就忍不住脾气,小语,你确定这个男人没有暴力倾向?

    莫沉握紧拳头,愤怒溢于言表,柯岩算是个什么东西,娘家人吗?前任吗?什么都不是,还敢这样叫嚣。

    这一拳来回,两个身形高大的人立即扭做成一团。

    医生护士怎么都劝不开。

    顺产的林语刚从产房出来,连喊叫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场闹剧,嗔着:烦!

    莫沉挥拳之下,柯岩脸上便是一块儿青紫:我老婆你也敢惦记!

    柯岩也不甘示弱,文弱的外表下藏匿着一颗不服输的心,你老婆好看,怎么就不能惦记了,我惦记她又不是第一天了,如若不是你使下流手段强迫她,她怎么可能会和你在一起!

    莫沉气的额上青筋凸起,抓着柯岩便是一个后空摔。

    最后,病房被砸,两个男人身上都挂了彩。

    还是护士报警给两人带走,林语的病房才安定下来。

    陈妈看到自家先生被带去了看守所,心里头急得很。

    林语却是一点儿也不慌,颇有责怪之意,陈妈,如果警察叫你去将人保释出来,你不要去,将他关几天,让他知道动手打人的厉害,不然下次还得犯!

    陈妈啊了一声,心里舍不得,但还是照做了。

    ……

    看守所里,柯岩和莫沉关在一处,两人分别坐在距离对方最远的斜对角。

    林语是铁了心要让莫沉吃点儿苦头的,而柯岩自从与那个相亲女孩儿分手后就和父母闹了矛盾,没想到这打架闹事的小事儿,让两人足足关上三天。

    三天里,两人面对面待着,柯岩存了心不想让莫沉好过,在警察局不好动手,便用了嘴上的功夫。

    小语很漂亮,是吗?

    柯岩问,莫沉不予否认。

    他的老婆,当然漂亮的,世界上最漂亮的便是莫沉的女人。

    柯岩继续道:她是丹凤眼、樱桃嘴,脸小鼻子挺,但我最喜欢她的皮肤,特别白。

    柯岩在夸林语,但描绘时的言语似是在想象林语的画面。

    莫沉冷哼,对这个文绉绉的男人嗤之以鼻,我老婆天天睡在我身边,我难道不知道她是什么样子,别忘记,我们已经有了两个孩子。

    孩子是怎么产生的,莫不过是男女之间最亲密的事情。

    柯岩脸色一黑。

    莫沉勾起唇角,知道自己戳中了柯岩的心,加强了语气:她在外人面前从来是文静贤淑的,但是在我的面前是各种各样的姿态,那样的美……你永远都不会知道!

    莫沉说的隐晦,丝毫没有提及两人亲密时的细节,但偏生就刺激到了柯岩,文弱的学者也涨红了脸,双拳紧握。

    良久柯岩似是想起了什么,抬起头,眯着眼直视向莫沉,她胸口处有一颗红痣,在左边红晕旁,不大不小……但很好看……

    一句话让莫沉噌地从地上腾了起来,箭一般冲在柯岩面前,双手牵着衣领将那个男人从地上提了起来,再猛地抵在墙上,你怎么知道?

    柯岩失恋心里苦,但看到情敌发怒嘴角竟是一扬,自然是我看过!

    莫沉陡然想起了林语被侵犯的事件,那件事情他后来调路面监控勘察过,但因为是死角,什么也没有被拍到。

    所以……那天晚上,柯岩也侵犯了她?

    莫沉脑中一片空白,一拳挥在了柯岩肚子上,接着是连声质问:那天晚上,你是不是也在?除了你,还有谁?

    柯岩被那一拳打得半响才恢复呼吸,接着猛地一震咳嗽:咳咳、除了我……还能有谁?她心心念念叫着你的名字,可那个时候你在哪里?

    我不在,所以你就碰了她!口口声声说爱她,竟是伙同别人对她……

    事件已经过去两年,两年不曾提及,但这件事情确是莫沉和林语心头的结。

    闭嘴!柯岩伸手将嘴角的血丝揩去,双眼狠瞪着他,我没有你想的那么龌龊,我将那些流氓赶走之后,送她去了酒店,她当时醉的不省人事,秽物吐了满身,我又不是、又不是故意冒犯……

    他不是故意冒犯,只是抱着林语的时候无意间从领口处看到了那颗红痣。

    林语身上的衣服也是酒店女服务员帮她脱掉的。

    莫沉顿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