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曾恋我空欢喜 > 章节目录 第34章你好美
    林语心头一跳,蓦地睁开眼,随即眉头紧皱,阿沉……是不是因为我?

    她害的他如此的。

    都是她不好。

    心头才平复的伤感霎时腾了起来。

    对不起,我不应该……

    她就不应该出现在他面前的,不然也不会出现这么多的事情。

    男人的手轻放在她一侧脸颊上,大拇指摩梭着,语气轻柔温和,傻瓜,有什么不应该的,卸下总裁的担子多陪陪你,不好吗?何况我这些年我早已在外有所建设,虽不比上莫氏集团,但也能保你衣食无忧,还是说,你看到我落魄了,想离开我?

    林语自然希望莫沉能多陪陪自己,但她也知道事业对男人的重要性。

    她眼眶还是红了,男人的大手上沾染了些许润湿。

    莫沉哄了好一会儿,她才停。

    怎么会,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你身边的。这里她的心理话,可你干什么要对我这样好,我明明对你一点也不好,还连累你。

    你是我老婆,我不对你好,该对谁好?对沈流年吗?

    你……她咬咬唇,伸手就去打他。

    只是那细胳膊细腿在强健的男人面前就像是棉花,没有丝毫的伤害力,反倒是更多了几分甜蜜。

    他一手拦住她,翻身便将女人压在了身下。

    然后对着那粉唇狠狠的吻了下去。

    辗转反侧不亦乐乎。

    黏黏腻腻好不羞涩。

    林语的脸刷的红了,身子也跟着室温一同上身,心里火辣辣的。

    某股暖流更是从心底流出,好生润滑。

    再喊声老公……

    宠溺的诱哄在耳边,没有了神志的女人只能跟着照做。

    老公……她的丈夫,她的爱人,她孩子的父亲。

    这么近的距离,心连着心,身子贴着身子。

    暧昧因子在跳跃,安静的室内只能听到床被摩擦的声音。

    撩开、滑落,衣衫尽褪。

    不一会儿便是那节奏的韵律。

    美丽的线条。

    好听的咛声。

    粗重的喘息。

    一下跟着一下的起伏。

    耳边的温热,肌肤的痛感,连同那汗渍也是清新香甜的。

    七年前,我们真的见过吗?为什么我没有任何印象?

    可能,那个时候,你根本没有注意到我。

    那真可惜了。

    嗯?

    否则,那个时候开始,你就该是我的人,又怎么会等到现在。

    ……

    莫沉辞去首席执行官的位置后,莫董事长重新重新掌管莫氏集团。

    而莫沉在外开办的向荣公司处处被打压。

    好几单已经谈成的生意,因为莫氏集团而黄了。

    才不过一个月,向荣就面临着同行恶意挖人及挤兑的状态,市场前景堪忧,不少员工见势头不对也都跟着跳槽。

    莫沉一连好些天,每每都熬到深夜。

    昔日的莫氏总裁风光不再。

    沈流年和莫董事长私下约莫沉见面,放软了态度,所谓的打压……也只是想让莫沉知难而退。

    但莫沉却是一律不见。

    铁了心要抗到底。

    他想脱离莫董事长的掌控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林语看到莫沉眉头紧锁的模样,心疼得不行。

    ……

    一日早晨,林芳将一袋子东西交给了莫沉。

    嘱咐道:这里面都是小语的东西,你帮我交给她。

    莫沉愣住,连忙问:您是要去哪里?

    林芳浅笑轻叹了一口气,我准备回去,就不打扰你们小两口过日子了。

    孤苦无依的女人早已习惯了孤苦无依的生活。

    在这里吃女婿的穿女儿的,她心里会过意不去。

    莫沉拧起了眉,这个事情,您还是亲自和小语说比较好。

    林芳摇头,小语是个好孩子,肯定不希望我走,这件事情只能麻烦你了。

    林芳表现恳切,莫沉不再好多说。

    让司机将林芳送去了车站。

    林芳给的一袋子东西几乎是林语的贴身衣物,莫沉将东西交给了陈妈,思虑着该怎么将林芳离开的事情告诉林语。

    先生,这里有个东西,你看看。陈妈将一支笔似的东西交到了莫沉手上,我刚刚不小心给东西丢水里准备洗了,这个好像是电子产品,您看看还能用不能?

    莫沉应了一声,将录音笔打开,便听到了那句:养着她?我从来没有这样认为,我只是给的嫖资更多一点,算不上养。

    莫沉脸色一暗。

    陈妈更是一惊,见莫沉脸色不对,连忙退了下去。

    莫沉将录音笔的内容继而往前面调了一些,那日自己与沈流年的对话全在这里面了。

    这只录音笔该是沈流年的!

    莫沉握着笔的手慢慢收紧,心里纠结成了一团。

    他进屋,坐在床榻边,静静看着熟睡的女人,男人的修长的指尖撩了撩女人柔顺的发,露出了那脸蛋粉红、唇瓣水润。

    女人娇俏的身子像猫咪一般柔软。

    昨夜他仍旧狠狠的折腾了她,导致疲累的人儿睡到现在还未醒。

    莫沉轻吸一口气走了出去,将那只录音笔反复聆听,心中愧疚更甚。

    却是陡然,一声不同寻常的杂音从录音笔中飘了出来。

    莫董事长,莫氏集团的黑账想洗白,可没有那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