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何曾恋我空欢喜 > 章节目录 第28章你是我的
    只是这个女人的良心,被狗吃了,他对她那么好,到头来竟是走的悄无声息。

    他很早就查到她回了家,原本是想逼她走投无路,可她却宁愿到这种地方也不愿去找他。

    见莫沉一脸阴沉,王总霎时明白了,莫沉是看上了这个钢琴师。

    阿谀奉承的人连连叫住了她,她没听,仍旧往门外走,王总对守在门口的人使了个眼色,两个打手拦住了林语的去路。

    林语眉头紧皱着,红唇紧咬,薄薄的唇畔似是要被咬破。

    林语被迫站在莫沉面前。

    王总仔细打量了一番,才发现那长发里埋了一张相当清纯的脸蛋,再与一旁的出台小姐比较,简直天上人间的差距。

    王总猥琐笑出声,将手中的红酒递给了林语,且道:好好陪陪莫总。

    林语不想喝酒,也不会喝酒,皱着眉头,望着酒杯,心里纠结成了一团。

    王总见林语像木头一般杵着一动不动,气急,伸手抓在了林语下巴上,小骚货,装什么纯,给我们莫总敬酒……啊……

    只是王总的话还没有说完,跟着是他的一声惨叫。

    莫沉竟是将王总的手折断了。

    在场的人无一不惊诧。

    王总,我的人还是留给我自己调教,不劳烦你费心了。

    莫沉轻撇向王总,王总连退一旁,连喊叫声都不敢发出来。

    怎么,才多久,就不认识了?男人慢步走向她,高大的身影给了她十足的压迫感。

    林语扣着指甲,心头百感交集。

    闹够了,就跟我回去。冷厉的声音里是命令。

    莫先生,我不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我想我并不适合在你身边,麻烦您让一让,现在不早了,我该回去照顾孩子。她低着头,没有正眼去看他,也是不敢去看。

    她怕,她看到了他,会忍不住。

    莫沉额上的青筋凸显了出来,薄唇抿着,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你就这么作践自己。

    作践?

    我宁愿作践自己,也不想与你有任何牵扯!她抬眼,双眸清亮,柔软的声音里是一股不知名的倔强。

    在场的人均是一惊,能跟莫大总裁是件多么幸运的事情,她竟然拒绝了。

    砰的一声,莫沉手中的高脚玻璃杯被砸了个粉碎。

    男人猛的伸出手,抓住了女人后颈,狠狠的拽在手心里,迫使她胸口的饱满紧贴着自己的胸膛。

    莫沉敛下了嘴角:你疯了吗?惹怒我,你能有什么好处?

    男人的大手牵动了发丝,带来的疼痛让林语倒吸了一口凉气,唇齿间透出来的却是坚韧的对抗,我天生不是会讨好的人,做不了莫先生的情妇。

    林语。男人猛地吼叫出了声音。

    在场的人皆是一震,只是没有想到这两人原本就认识,且关系匪浅。

    说罢,林语的肩头被男人啃咬住了。

    两人亲密的姿势,让其余人瞪大了眼睛,纷纷想知道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到底是谁,如何能够让莫氏集团总裁如此模样。

    聪明的人见状,连忙将人都赶了出去。

    霎时,偌大的包厢里,只剩下一男一女。

    男的身形高大,俊逸非凡。

    女的纤瘦娇小,清新靓丽。

    莫沉,你要做什么?林语双手撑在男人胸口前,可力气始终太薄弱,反倒被男人单手钳制,拉举到了头顶。

    我想你想的要疯了,你说我想做什么。

    你、你走开……林语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我已经对你那么好,你还有什么不知足,你就那么想要莫太太的位置,一个虚名你到底要了做什么?男人暴怒,额上的青筋凸显着,在林语看来那样可怖。

    向来娇弱的人,此刻不顾一切的反抗着,正如你那日所说的一般,我心机深、想的长远,我没有沈流年的本事,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女人的容貌不过就这几年,这几年之后,我成黄花,谁还愿意娶我,我不应该趁着自己还年轻找一个适合结婚日后好生活的吗?

    她将莫沉的话加强了一遍,将自己描绘成那种只依附男人而活的女人。

    你竟然还想嫁给别人!

    你能娶沈流年,我怎么就不能嫁给别人,我是没有本事,但喜欢我的男人……还是有的。

    是啊,喜欢林语的男人怎么会没有,那个柯岩就是其中之一,柯岩找不到林语,三番两次去莫氏集团闹,最后竟是找到了莫家老宅里,弄得不可开交。

    我是太纵容你了,才让你这样放肆,林语,我告诉你,你生是我的人,死也是我的鬼,别的男人休想碰你一分一毫。

    男人周身散发的冷冽,让林语身子颤了颤。

    她握紧手心,抖着唇畔,一字一句道:可是,我早就被人碰过了,并不是你的专属……

    那次说过酒醉后的荒唐,两人都没有再提起,现在她主动说出来,是揭自己的伤疤,更是为了刺激莫沉。

    而刺激后的结果,便是让莫沉疯狂的向她索取。

    他撕掉了她的衣衫,扯掉她胸口的束缚,完完全全的解放了她身上的遮挡。

    两个月不见,她的身体更加丰腴些,那饱满更是美妙了。

    急不可耐般,更似毛头小子般的躁动,他附身欺压上去,拉开了她修长的双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