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何曾恋我空欢喜 > 章节目录 第20章我们结婚
    男人的面色,霎时间变得灰黑。

    心脏似是被尖锐的针刺过,触不及防的疼了,喉间是前所未有过的窒息感。

    我想过要打掉孩子,毕竟我进了监狱,孩子也没有父亲,我养不活他。我吃过堕胎药,但是没成功,我再没有办法忍心杀他第二次,于是我杀了我自己……

    她的手腕处,有无数条疤痕,即便她花一天一夜的时间不眠不休的去磨铁片,可那贴片还是太钝,她只能用力的划了又划。

    鲜红的血染透了她的衣衫,吓得所有女囚都不敢和她同住。

    不知是上天怜悯,还是肚子里的孩子命大,她活了下来。

    也是这一次自残行为,她因祸得福,被送进了独立的囚室。

    她的指甲掐着掌心,嵌在皮肉里,胸口处是剧烈的起伏,她强撑着身子的颤抖,慢慢向后挪着身子,脱离了他的禁锢。

    她经过监狱的五个月,以为自己的心经过千锤百炼不会再痛,可如今将记忆深处的东西翻出来,仍旧会觉得害怕。

    我很脏,配不上莫先生了,如果可以,能将之前我留在这里的钱还给我吗?我当初因为走得匆忙,没能带上你给我的钱,麻烦你了……

    她嘴角渗着血,却无故的为她苍白的脸添加了一抹润色,那样凄美动人。

    她明明是想好好拍完照片,生下孩子,再说出这一切……

    但她真的没有办法,没有办法顶着小三的名号和莫沉发生那样的事情。

    遭人厌弃的第三者,她不能当,更不敢当。

    受第三者迫害而离婚且独身在家的妈妈,如果知道这件事情,怕是会不认她这个女儿。

    她有多么痛恨当初插入她幸福家庭的女人,如今就有多痛恨自己。

    莫沉从方才开始,身子便如冰凌般僵直着,男人坚毅的下颌上透着浓厚的寒气,眼中的阴鸷似是要将她看穿般。

    你心爱的人来这里找过我,与我说了你会将我接出来的原由,我很感激在监狱里,莫先生能对我手下留情,但你们之间的纠葛,我真的不想参与,她很爱你,你也很爱她,我想只要两个人相爱,是没有什么矛盾不能解决的,我曾经让她难过是我不对,如今,我不应该还插在你们两人之间,去哄哄她吧,女人的心都很软的……

    这一番话说出口,她脸上写满了苦涩,悲凉从心底慢慢扩散开来至全身上下,逐渐冰冷,冷却了被莫沉带起来的一室旖旎。

    她现在只想带着孩子,一个人躲得远远地,所有红尘皆与她无关。

    林语偏过头,只抿着唇。

    她在监狱过得如何,他知道并不好,但不知道有多么不好。

    女人的心很软,那你呢?

    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周身莫名陷入了死寂,他的一双眸子紧盯着她,盯着她眼角的泪。

    她?

    她早已没了心。

    我以为,我对你,已经足够清楚。

    林语瞳孔紧缩着,她很清楚莫沉对她的好,送她衣服包包,想要什么他都可以满足她,只是她还是太贪心,想要的更多。

    耳边还是那男人低沉的言语,你以为,我为什么接你回来?

    为什么?

    她也想知道为什么?

    她轻拉起唇瓣,自嘲道:可能是孩子、可能是为了沈流年,也可能是觉得我够听话,不会给你惹麻烦,适合当情人。

    莫沉抿着薄唇,眼底阴云密布,我说过,我和沈流年只是商业联姻,没有领证,没有感情。

    他是说过,可她怎么敢信,男人在床上说的话,最没有可信度,想着,她鼻尖又是一酸,一股温热夺眶而出,染湿了枕巾。

    见她嘴角下弯,面色若有若无的讥讽,男人的眉宇腾起了一层冰霜,我们结婚,孩子不管是不是我的,我都会留下来。

    林语诧异瞪大了眼睛,脑中轰的一声,似是被惊雷劈过,纤瘦的身子顿的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