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透视之王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二章灵魂诡变
    崔昊强势无比,竟然战胜了想要挑战夏天的东海医王田不悔,这一刻,在场的众人,即便是他的敌人,也忍不住心中敬佩的很,因为崔昊真的是厉害,值得敬佩!不过,也并非所有人都十分的敬佩崔昊,比如一个有些啤酒肚的男子便冷然站立了起来,他大约五十多岁的样子,秃顶,三角眼,给人一种凶戾的感觉,嘲讽的道“哼,懂得一些皮毛的医术便自鸣得意,真是可笑啊!我岳半山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些所谓的天才!当然,我的企业做的比较大,手底下的人也多得很,最不缺少的就是你这种所谓的天才,甚至我生气的时候还会叫出几个这种天才,好好的训斥一番,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

    岳半山!

    此人一出现,柳清风的神情有些冷冽,因为此人乃是他当年的一个敌人。那还是柳清风三十多年前戏谑过的一个家伙,没想到对方这么记仇,竟然亲自赶来,要落了自己的面子。这个自称岳半山的人在几十年前就是鼎鼎大名的富二代,这些年继承了老子的遗产,各种手段施展,倒是让他将老子的产业做的更大了,虽然在华夏的最顶尖的大富豪之中排不上号,可是如今在江州,绝对是重量级别的富豪,富得流油。

    富贾巨商之辈在战乱时代一文不值,甚至不如一员厉害的武将,可是一旦是太平盛世,他们便展现出了自己庞大金钱的力量,简直可以做到一手遮天,厉害无比。这个岳半山便是一位这种级别的巨商,他手底下的产业众多,最为关键的是,此人十分的记仇,而且,手段毒辣的很。

    对于巨商之流,崔昊一项是有些不屑一顾的,他们不过是掌握了一些财富,从此开始不断剥削最底层穷苦百姓的血汗罢了,简直是吸血鬼一般的存在。

    眉头微微一皱,正准备嘲讽两句,崔昊突然感觉脑袋嗡的一声,浑身一下子陷入了一种眩晕之中。他太疲惫了,刚刚为方正云治疗几乎压榨了他的所有精气神,正是最为疲倦的时刻,而在他头晕的一瞬间,诡异的,他的体内出现了一抹黯淡无比的黑色雾气,一个闪烁,唰的一下,竟然仿佛拥有灵性一般,直接投入了他脑海的深处。顿时,崔昊再度生出了那种心灵被蒙尘的感觉,而且,比起刚刚还要强烈的多。

    不妙!

    心中一凛,崔昊一下子反应了过来,一定是自己刚刚强力催动透视眼,金光透支了,而那一直隐匿于自己体内的黑色雾气悄然出现,似乎,融入了自己的灵魂之中,要不断影响自己!崔昊的感受很敏捷,他能够感觉自己的灵魂蒙尘了,而且,徒然生出了一种疲倦无比,无力的感觉。

    这可不是什么好征兆,崔昊慌忙再度催动透视眼,两道金光冲入了自己体内,可是,依旧是无济于事,似乎,那黑色雾气完全的融入了自己的灵魂,很难祛除。这种变化令崔昊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十分的难堪,他一脸的痛苦,摇摇晃晃,最后盘坐了下去。

    “怎么回事,徒儿,你没事吧?”唰的一声,邋遢老人扬颠已然来到了崔昊的身边,关切无比的发出询问。

    有些虚弱的摇摇头,崔昊最清楚自己体内的状况了,似乎,灵魂在越来越糟糕,而金光融入之后,这种状况得到了一定的缓解,不过并没有消除。怎么办?如今的崔昊已然几乎可以肯定,自己这一次真的麻烦大了!

    扬颠一边询问崔昊,一边手掌搭在了崔昊的身上,顿时,有一股无形而浩荡的力量滚滚荡荡,就这样冲入了崔昊的体内。金刚境强者最强的手段便是灵魂力量,随着这一股力量的冲入,崔昊感觉自己的心灵之中一下子轻松了一下,似乎那种蒙尘与虚弱感一下子削弱了不少,不过,还存在。

    眉头皱着,半晌,扬颠直接开口道“诸位,这一次拜师大典结束了!”

    闻言,秃头岳半山冷笑道“开玩笑,怎么结束了?我的问话他还没有回答我,我岳半山富可敌国,我想要问一问,他可有资格与我媲美?”

    他自鸣得意,因为财富是他最大的骄傲,夏天医术厉害,那又如何,有自己有钱么?这个崔昊手段厉害,那又如何,有自己有钱么?

    心中本就烦闷的很,突然被这个傻叉一般的岳半山如此询问,崔昊怒火中烧,翻了个白眼道“你丫的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有钱,很了不起么?老子我也很有钱!你也不去打听一下这一次江州的赌石之王是谁,是我!哼,我分分钟就可以选中价值上亿的原石,你算什么东西?”

    赌石之王!

    这四个字的震撼力还是很大的,这岳半山确实不知道崔昊乃是江州的赌石之王,不过,他愣了一下后,依旧不甘道“即便你是赌石之王,你的财富也没有我多!”

    “滚!再废话,老子废了你!”眉头一皱,扬颠怒不可遏,呵斥道。

    “啊!........”

    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暴喝吓了一大跳,岳半山更是感觉似乎有一柄无形的空气锤狠狠的敲打在了自己的胸膛,他忍不住惨叫一声坐在了地上,下身一片污秽,却是被吓的大小便失禁了。岳半山这般的丑态,令许多人愕然之后很是鄙视,当然,众人也都震撼无比,扬颠真是太厉害了,一声暴喝便令对方屁滚尿流!

    “岳父,您怎么样了?”

    岳半山倒在地上,狼狈无比,他身旁的一个男子慌忙起身站了起来,将他搀扶住,此人仪表堂堂,身穿一件名牌西装,给人一种儒雅君子一般的感觉,不过,他的嘴唇微薄,给人一种性格刻薄的感觉。

    哆哆嗦嗦,此刻的岳半山真的被吓破了胆,他惶恐的望着扬颠,实在是搞不明白为何这个老家伙一声暴喝竟然就如此恐怖。

    眼见自己的岳父这种姿态,男子脸上也有一些火辣辣的挂不住了,他感觉周围众人看向他的目光都充满了嘲讽的意思,于是,他狠狠一咬牙,指着崔昊道“莽夫之勇,又有什么用处呢?即便你会一些医术,也不过是一个赤脚郎中,上不得台面的!我周兴浩今年三十三岁,已然是华南县的县长了,不出三年,我必然可以进入江州市地委,成为这里的一方父母官!我来问你,你可比我强?”

    如此说着,这个自称周兴浩的男子得意洋洋,似乎已然看到了自己美好的未来,那神情,那架子,很有几分官员的味道。

    其实,在场的众人非富即贵,能够和夏天做朋友并且亲自邀请的,最起码也是国术高手,大都是轻王侯,蔑权贵之人,他这样的话语没有几个人真正在意。

    原本就出了一个傻叉一般的岳半山,没想到他的女婿竟然也跳出来了,这一次不是炫耀财富而是官职了,这令崔昊越发的不爽了,最为关键的是他此刻的状态很不好,虽然那种灵魂不断虚弱的趋势极大的被扬颠遏制住了,可是这不是什么好现象,必须尽快的处理!

    对于那淡淡的黑雾,崔昊不敢有丝毫的小觑,它不仅是诞生于那骨戒之上的,更是可以和自己体内金光相互抗衡,非同小可。

    周兴浩刚刚自鸣得意的说完,在宾客之中,有一个中年男子阴沉着脸站了起来,冷冷的道“周兴浩,前段时间我还听王书记提起你,说你这个年轻人有闯劲,有担当,把华南县治理的井井有条,而且,给县里增加了一些致富的工厂。如今看来,这种说法很值得考量啊,你是靠你这位岳父的财富才做到那一步的吧,你这个同志的思想有问题,严重的问题!我们不是什么父母官,我们是人民的公仆,连这一点都没有认识到,只是觉得自己高高在上,你现在回去把县长的担子先放一放,纠正一下自己的思想问题吧!”

    这个中年男子威严很重,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种大人物的感觉,正是江州市的市长段国荣!

    段国荣有求于崔昊,而且这一次拜师大典,更是亲眼目睹了崔昊的逆天与非凡,他自然要交好,眼见自己领导班子里出现了周兴浩这种傻叉,顿时气的不打一处来。

    “啊!你......你是.....段市长!”

    原本周兴浩还得意洋洋,自我感觉良好,段国荣一开口他立刻蒙蔽了,市长啊,竟然......

    此刻,周兴浩有一种想要自打耳光的冲动,真是后悔啊!

    可惜,他此刻再摆出什么可怜的嘴脸,段国荣也不会理睬了,冷冷的一挥手,示意他立刻离开!官大一级压死人,更何况段国荣和周兴浩差了不是一级两级,虽然心中绝望而后悔,可是周兴浩最后还是哭丧着脸搀扶着岳半山快速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