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透视之王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七章东海医王田不悔
    这一层淡淡的黑色烟气徒然至骨质戒指之上诞生,便很快便消散了,而下一刻,它诡异的出现在了崔昊的面前,与那一层淡淡的金光交织在了一起,纠缠,厮杀.......

    迄今为止,崔昊所遇到的能够抗衡自己体内神秘珠子释放的金光的东西,一个都没有,今天,这是第一次。他很清晰的感受到这一蓬黑色烟气在与金光对抗,虽然,它在快速的消融,可是,也生生的撕开了金光形成的护罩,其中仅剩的一丝黑色烟气一个闪烁,唰的一声,便融入了崔昊的体内。

    “不好!........”

    这种诡异的变化太突然了,崔昊都来不及躲避,他慌忙全力催动神秘珠子,顿时金光加强了一些,将剩下的黑色烟气一扫而空,而当那一股股的金光再度充斥他的全身,进行巡查的时候,竟然什么都没有发现。可是,崔昊却感觉自己的脑袋嗡嗡的,有一种沉闷无比的感觉,似乎,自己的心灵被蒙蔽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一般。

    整个人的精气神在这一刻下降了,崔昊的灵魂似乎被蒙蔽了一层灰尘,而与此同时,张道轩大吼一声,口中突然喷出一股强烈无比的血雾,顷刻间弥漫开来,化作了一大片,一下子被许多恶鬼感受到了,将其吞噬了进去。

    “嘤嘤嘤嘤嘤嘤.......”

    一瞬间,吞噬了张道轩喷出的大量精血之后,这些恶鬼都仿佛吃了十全大补丸一般,力量十足,齐刷刷的再度开始对崔昊攻击了起来。

    “蓬!蓬!蓬!蓬.......”

    一个个恶鬼不断的冲击,崩溃,化作黑烟,就仿佛是飞蛾扑火一般,最后自取灭亡,而崔昊始终盘坐着,周身有一层金光环绕,令这些恶鬼一旦真正接触,沾染,便会很快崩溃。一个恶鬼对于金光的影响很微弱,可是,当一个个恶鬼前赴后继的冲击而来,顿时,金光一下子暗淡了下来,似乎也受到了不小的损害。

    如果此刻崔昊还是之前的状态,精气神十足,那么,他随便念头一转,便可以再度调动大量的金光运转起来,抵御这些恶鬼轻轻松松。可是,此刻他的状态明显有问题,后力不济。

    崔昊的状态不好,不过,张道轩的状态却是更差,他整个人此刻汗流浃背,身上的那一件鬼袍不断的流通出鲜血来,一个个恶鬼灰飞烟灭,对于这一件鬼袍的影响还是很大的,毕竟,他一共才收集了两千三百多个恶鬼来充斥鬼袍,远远没有达到万鬼的程度。

    “可恶,坚持,我一定要坚持!这个小子也快坚持不住了,我一定要击败他!我的杀手锏全部施展出来了,他虽然挡住,可是也是强弩之末,最后获胜的人,一定是我!”咬牙切齿,张道轩疯魔了一般的想着。

    “噗噗........”

    身体摇摇晃晃,张道轩又狠心的喷出了两口精血,整个人一下子变得十分的虚弱,诡异,而这些鲜血直接就凭空消失,也着实吓到了不少人。此刻,观江大厅之中鬼叫不断,凄厉无比,令人毛骨悚然,张道轩摇摇晃晃,口吐鲜血,崔昊则是端坐如山,岿然不动。

    “这是什么情况?”看到这一幕,不少人都暗自猜测。

    一个个恶鬼崩溃,金光越来越暗淡,与此同时,崔昊感觉自己的脑袋炸裂了一般的剧痛,根本无法催动体内的神秘珠子了,而与此同时,一个个恶鬼终于冲破了金光,骤然冲入了崔昊的体内!

    此刻,外人根本看不出什么异样,因为崔昊依旧是盘坐在地,岿然不动,不过,只有杨颠知晓崔昊此刻面临的危险。他如此此刻出手,完全可以化解崔昊的这一次危险,不过,他却并没有动手,犹豫再三之后,狠狠一咬牙,决定让崔昊放手一搏!真正的强者,只有经历过无数磨难,感受过生死之间的那种变化,才可以迅速的成长起来,崔昊天赋不错,各种机缘不断,不过,他却十分的缺乏生死磨砺。

    “镇压!统统镇压!.......”

    一个个恶鬼就这样冲入了崔昊的体内,恶鬼,凶鬼,吊死股,淹死鬼,勾人的艳鬼等等,简直是层出不穷,一瞬间,崔昊便有一种要彻底迷失自我的感觉。在凶神恶煞的恶鬼面前,他想要胆颤,逃走,在魅惑无限的艳鬼面前,他有些心动,想要一亲芳泽。

    如果崔昊此刻神智完全清醒,自然不会如此,浑浑噩噩的,他的脑袋十分的沉重。

    “吼吼吼......”

    恍惚之间,崔昊看到了一只三头六臂的恶鬼冲了过来,血红色的双眼,血盆大口,不断流淌出鲜血,獠牙尖锐,手中抓着一些奇形怪状的武器,其中崔昊认识的,只有一柄短剑和一杆三叉戟。

    “虚妄之物,休想动摇我心!”

    恶鬼冲击而来,崔昊本心鉴定,岿然不动,竭力在坚持。

    “蓬!........”

    这一恶鬼很快崩溃了。

    可是,很快又有一恶鬼冲了过来,更加的狰狞......

    淹死鬼,吊死鬼,艳鬼......

    短短的片刻,崔昊便经历了一个个恶鬼的纠缠,当真是危险万分,不过,他始终保持着这种抱守归一的姿态,任凭你凶险万分,我自岿然不动!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一个个恶鬼冲入崔昊体内,最后,又黯淡的冲出,重新返回了鬼袍之中,而不知不觉之间,崔昊便通过它们一次次完成了对心灵的考验,拷打。

    “嗡嗡嗡.......”

    这一刻,崔昊的灵魂在震荡着,似乎蒙蔽在其上的灰尘被震下了不少,顿时,崔昊恢复了许多。此刻的崔昊完全可以再度催动透视眼,不过,他却没有这样做,而是任凭对方继续发力,因为崔昊已经意识到这种好处了,虽然时刻心心灵都被诱惑,各种震撼,可是,也同样是一种磨砺。

    心灵的修行,这是不同于国术修炼的另外一个体系,不过,他也算是和国术相辅相成,因为一个人如果想要不断的突破一个个难关,必须要有足够强大的心灵境界才可以,比如现在的崔昊,已然达到了明劲的巅峰,甚至在举重若轻,举轻若重方面的感悟比暗劲高手还要深刻,可是,还是缺乏了一个契机。

    心灵的感悟,便是实力提示,打开实力枷锁最好的钥匙,契机。

    这些种种变化,都没有摆脱邋遢老人杨颠的观察,待得发现崔昊已然转危为安,而且,将这一次危机当做了磨砺,令自己心灵受到巨大好处的举动之后,他心中安慰。

    “啊啊啊啊........”

    整个人仿佛癫狂了一般,此刻的张道轩嘶吼着,眼眸一片血红,身上气息紊乱,整个人明显的陷入了一种快要疯狂的冲动之中,无法自拔了。

    杀死崔昊!

    此刻,几乎疯魔的张道轩心中只剩下了这个念头,而他并不知晓,这种癫狂的念头来源于自己指尖的那一枚骨质戒指!

    越是油尽灯枯,越是癫狂发疯........

    “啊!........”

    直到某一刻,张道轩突然发出了一声凄惨无比的叫声,整个人在这一刻仿佛被无数东西冲入了他的体内,颤抖着,扭曲着,最终,蓬的一声身躯炸裂,彻底的死了,死的不能再死!

    张道轩死的很惨,很突兀,虽然众人都看出了他明显有些灯尽油干,再强行释放出潜能,想要杀死崔昊,不过,最后的结局却是被鬼物反噬而死,临死之时模样狰狞变换,时而恐惧,时而凶狠,时而诡异,最终,当他的身体猛然炸裂,在场众人尽皆惶恐而吃惊,张道轩,竟然死了!

    强行催动那一枚恐怖的骨质戒指,最后,却受到了其影响,被反噬而死,这一切发生的很快,鬼袍并没有随着张道轩的死而被炸裂,而是落在了他的尸骸之上,诡异的在缓慢的吸食着属于他的血肉!这一幕当真是诡异的很,令人毛骨悚然,而崔昊也在这一刻霍然睁开了双眼,大喝一声“天地朗朗,乾坤正义,你等魑魅魍魉,已死鬼物,为何还执迷不悟?死吧,与其做一个失去一切神智的恶鬼,还不如早些灰飞烟灭,或许还有轮回等待!”

    “唰!唰!唰!唰!唰!........”

    一连串,崔昊将身上剩下的七张镇鬼符全部抛出,顿时它们一起炸裂,化作了一蓬蓬的无形火焰消失不见,而与此同时,崔昊双手猛然一推,众人没有看到他推出去了什么,可是,依旧残留在外面的十几个鬼物却是凄厉无比的尖叫了起来,因为一股股金光弥漫四周,将它们包裹住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

    虚空之中,惨叫之声依旧不断,足足持续了十几秒,一切才安静了下来,这时,周遭的众人已然震惊的一个个有些麻木了。崔昊与张道轩之间的斗法,真正能够看明白的真的美意几个,甚至有几个人还在思考,为何崔昊盘坐地上一动不动,张道轩却那么凄惨,甚至不断的吐血呢?

    斗法结束,看着这一地的狼藉与鲜血,崔昊的脸色有些难看,张道轩虽说一切都是他罪有应得,不过,最后落得这么一个下场,也着实有些可悲。

    迈步走了过来,杨颠大咧咧的捡起了地上的骨质戒指,然后扯下了那一件鬼袍,正义凛然的道“既然这些害人的大凶之物这么厉害,那么,便必须要我老人家亲自保管了,你们没有意见吧?乖徒儿,你也没有意见吧?”

    眼见杨颠出面,在场自然没有人敢于反驳,人是崔昊逼死的,他没有意见,其他人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意见。不过,张道轩最后的凄惨死去,却是给在座的那些人很大的震撼,一时间兔死狐悲,一个个神情凄然。

    这样的结局自然是几家欢喜几家忧,夏天颇有几分眉飞色舞的神情,他轻咳了两声道“诸位,你们可好有人不满意?尽快说出来,否则,这一次拜师大典便算顺利完成了。”

    “哈哈哈.....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夏天,我还没有出面,你觉得事情有完结的可能么?”

    夏天的话语刚落,立刻有人发出了反驳的声音,随即,众目睽睽之下一个身穿黑色中山装,整个人一丝不苟,拄着一个精钢拐杖的老者站了起来。他看起来七十多岁,精气神十足,双眼之中光芒熠熠,身上有着一种特殊的气息,似乎是一种独特的儒者气息。

    东海医王田不悔!

    看到这个老者站了出来,夏天眼眸微微一缩,冷笑了两声,这才笑道“田不悔,你这人真是输不起啊,当年我们打赌你输了,便应该有几分大丈夫的风范,怎么,现在来找我的麻烦,是要报仇么?你这么大年纪了,如果真的有信心的话,直接来找我夺回那个匾额便是,在拜师大典上闹,岂不是弱了你医王是身份?”

    东海医王田不悔闻言,冷冷的一笑道“医王?夏天,自从我们在帝都的那一次比试之后,我在一群大佬面前当众败北,我便再也没有出手救人了,医王这个称号,也足足停滞了十三年!十三年来,我一直在潜心研究医道,为的,便是再一次当众击败你!你可敢迎战?

    傲然一笑,夏天道”有何不敢?你当初不是我的对手,如今,更加不是我的对手!”

    虽然如此说着,可是夏天的表情明显有些不自然,对方这一次真的是有备而来,如果,他在拜师大典上把自己击败了,那自己神仙一指的称号也就断送了。尤其是,他看到了田不悔有些诡异的笑容,心中的那一种不安,越发的强烈了。

    崔昊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切,他的心中一凛,突然生出了一种预感,这田不悔专门针对的这一招,一定是自己二师父的短板,甚至有可能是一个十分难缠的病例,如果他答应了,很有可能会在近日落败,一世英名丧失,成为了田不悔再度崛起的垫脚石。

    这种事情,崔昊绝对不允许它发生!

    虽然,在医术之上崔昊远远不如夏天,可是自己有体内的神秘珠子,金光,或许,可以帮助二师父解决这个危难。即便是解决不了,自己乃是一个刚刚拜师的晚辈,败给了名声赫赫的东海医王田不悔,倒也不算太丢面子。

    心中如此想着,崔昊慌忙开口道“师傅,杀鸡焉用牛刀,他乃是您的手下败将,就让徒儿我先试一试他的手段,如果有资格与师傅您一战,再战不迟,否则,岂不是弱了您的名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