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透视之王 > 章节目录 第三章哥也学过几年医术
    学医先学德,这是孤儿院的那位老中医一直强调的,当初他之所以传授崔昊医术,最关键也是看出崔昊本性善良,从不欺负弱小。正是因为从小秉承着这种理念,看到这个中年医生的种种做法,崔昊本能的感到厌恶,他几乎可以断定,眼前这个中年医生是那种不思上进的医疗系统蛀虫。

    瞥了一眼大妈篮子里的十几个土鸡蛋,中年医生脸上鄙夷之态更加明显,这时大妈满脸堆笑的道“大兄弟,俺老伴住院了,医生给俺说是腰肌劳损要住院静养半个月,我筹的钱不太够,不过听说医院有一些检查项目没有必要,不知道能不能少检查一些?这是俺自己养的土鸡下的蛋,很有营养.....”

    眼珠子一瞪,中年医生猛然站了起来,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十倍“闭嘴,谁是你大兄弟!你想干什么?我贾仁的医德在整个骨病伤痛科都是有名的,你想贿赂我?不可能!就是你们这些农村人刁蛮,整天宣扬我们医生受贿,病人一有三长两短,不分青红皂白就来医院闹,搞得我们不得安宁!不行,一个检查项目都不能减少,钱不够,卷铺盖走人,找小诊所去看!”

    这贾仁故意大声开口,立刻吸引了附近的几个病人与两名护士的围观,有了围观者,他顿时有种自豪感爆棚的感觉,满口吐沫星子乱飞,继续训斥。

    此刻,崔昊搀扶着大娘,清晰的看到这个老妇眼圈红了,身躯微微颤抖,他顿时怒不可遏。

    “闭嘴,你这个煞笔,庸医!”指着贾仁,崔昊发飙了。

    愣了,正爽快的训斥着,猛然被这一句煞笔庸医给打断,贾仁呆滞了一秒钟,立刻暴跳如雷的咆哮道“你这个乡巴佬,你刚刚敢骂我?我是医生还是你是?庸医?劳资能治好她老头的腰肌劳损,你能么?不能就不要笔笔,否则我立刻打电话叫保安了!”

    这么一通闹,办公室门口已然挤了一群看热闹的病人与护士,众人议论纷纷,各抒己见。

    笑了,听到贾仁的咆哮,崔昊用一种看傻叉的表情看着他,本来他不打算动用透视眼的异能,看来哥这一次不能低调了。

    不慌不忙,崔昊向众人简单的说了一遍刚刚的经历,顿时获得了大部分人的支持,他也不顾大妈不断拉扯他的衣角,很是嚣张的指着贾仁道“你这个庸医,每天不务正业,不把病患当亲人,还敢自称有医德,我呸!不客气的告诉你,哥也学过几年医术,自认比你高明十倍,不服气我们比一比谁能把大爷的病治好,输的一方绕着门诊楼爬一圈!”

    众目睽睽之下,贾仁有一种受到侮辱的感觉,愤怒的道“你一个乳臭味干的小子,也敢和我这个副主任比医术,简直不知死活!好,赌约我答应了,另外再加一条,如果我赢了,你还要当众说一声贾爷爷我错了!”

    算你狠!

    崔昊没想到贾仁竟然要加重赌约,而且已然上升到了侮辱人格祖宗的地步,他冷冷一笑道“好,就按你说的办!如果我赢了,你也要当众说一声崔爷爷我错了!”

    轰隆!

    这话语一出口,立刻如同捅了马蜂窝一般,围观的众人一下子炸锅了一般,喜欢看热闹这是华夏民族的特性,更何况如此精彩的赌约,不少病人都开始奔走相告了,很快清净的骨病伤痛科涌入了大量看热闹的人,就连一些护士医生也闻讯赶来。

    在一群人的簇拥下,崔昊与大妈朝着大爷的病房走去,至于贾仁,仿佛打了鸡血一样兴奋,不断的打着电话各种吩咐。

    不多时,崔昊便见到了躺在病床上的大爷,这位常年当清洁工的老人饱经沧桑,头发雪白,时不时的咳嗽两声,痛苦的揉着自己的腰,正在遭受病魔的侵扰。

    “桂兰,你来了,怎么,怎么这么多人?”大爷吃惊的开口,语气淳朴。

    看着自己老伴痛苦的表情,大妈鼻子一酸,眼圈一下子红了“老头子,我没有用啊.....事情是这样的......”

    很快,大妈将事情的经过大致说了一遍,大爷对崔昊自然是感恩戴德的,不过他也很担心,因为崔昊一看就是一个二十多岁的毛头小伙,即使学了一些按摩针灸,哪里可以和真正的医生比呢?不过他也知道现在的情况覆水难收,只能心中暗暗打定决心,即便崔昊医治自己的手段不高明,自己也要闷着良心说话,最起码,要让两人不分高低。

    “都让一让!让开!”贾仁来了,身后跟着四五个护士,推着各种治疗仪器。

    他这一次也是豁出去了,把对治疗腰肌劳损的仪器机会都带来了,目的自然不言而喻。

    环视一圈,贾仁趾高气扬的道“你们大家都看到了,是这个小伙步步相逼,我贾仁不得不与他比试一番的,这不仅关系到我个人的名声,更关系到医院的清誉!赌约很清楚,我就不重复了,我先治疗!老头,把衣服掀起来!”

    贾仁率先治疗也是有原因的,腰肌劳损这种病是长期病,利用仪器初次治疗效果极佳,他自然要抢占先机。

    或许是长期辛苦扫地的缘故,大爷的腰部红肿,带着淡淡的淤青紫色,贾仁先是亲自进行了局部按摩,随后利用各种仪器开始了治疗。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崔昊仔细观察他的按摩手法,发现十分稀松平常,再看他满头大汗的鼓捣各种仪器,顿时信心十足。

    现代医疗器械还是很有用的,经过一连串的治疗之后,大爷皱着的眉头微微舒展,似乎不那么疼了,他扭动身躯后诚恳的道“经过这个医生治疗,我的腰部好像不那么疼了,好一些了。”

    闻言,贾仁得意的笑了,看向崔昊的目光充满了挑衅的味道。

    众人都将目光汇聚在了崔昊身上,许多人更是露出了一种幸灾乐祸的表情,更有不少人欢呼,完全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姿态。

    “这位美女,刚刚我看到你拿了一排银针,借我一用!”不慌不忙,崔昊对着一名身材高挑的美女护士开口。

    “给你!”犹豫了一下,美女护士递过了银针。

    手指熟练的在一排长短不一的银针上划过,崔昊心头浮出了一种熟悉感,他熟练的捻起了一根银针,透视眼开启,仔细观看大爷的腰肌劳损。原本,崔昊就有很高明的针灸手段,再加上透视眼瞬间令他看起来了大爷腰部的损坏关键点,他顿时心中笃定。

    “唰!唰!唰!.......”

    一根根银针在崔昊的手中仿佛复活了一般,划过一道道优美的弧线,准确而轻盈的落在了大爷的腰部,随着他的轻捻,或深或浅的进入了他皮肤内,这一幕令所有人都生出了一种心旷神怡,无比享受的感觉。

    “原来针灸也可以如此....此人的针灸手段,定然不凡!”

    所有人都心头震惊,两两对比之后,清晰的看到了崔昊针灸手法的高明,如果有针灸一道的大师在此,只怕会更加震惊,因为他施展的分明是失传已久的流云飞渡针灸手法!

    “哦.......”

    足足二十八根银针轻盈优美的落下,大爷舒服的呻吟了一声,那种感觉仿佛三伏天吃了一口冰镇西瓜一般,腰部的疼痛瞬间大减,而这还没有结束,崔昊此刻已然催动了透视眼的能力,一道微不可查的金光一闪,投入了大爷腰肌劳损的病灶所在,迅速的融入其中......

    “哗啦啦......”

    通过透视眼,崔昊清晰的看到大爷腰部的血管上附着的一些淤血融化了,病灶彻底根除!

    “不疼了!我一点我不疼了!你们看,我腰部的淤青全部消失了!”惊喜的发现自己似乎完全好了,大爷兴奋的大喊。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不虚,大爷一下子跳下了床,灵活的运动着腰部,更是在原地跳跃了几次。

    “真的好了!你们看,大爷腰部的淤青也全部消失了!神医,这个小伙是神医啊!”

    “好神奇,这下子有好戏看了!”

    “老头子,你好了,你真的好了,太好了!小伙子,谢谢你,谢谢你啊!”大妈喜极而泣,兴奋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一刻孰强孰弱,清晰可辨。

    如果说现场哪一个人情绪波动最是激烈,自然要数贾仁了。

    “这.....这.....这不可能!”

    眼珠子瞪得滚圆,贾仁此刻有种想要吐血的冲动,脸上青一阵红一阵,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过事实就摆在眼前,却是由不得他不去承认。这一刻,他突然十分后悔,自己为什么今天要态度这么恶劣,得罪了这位小阎王?

    说什么都晚了,趁着现场纷乱,贾仁忙低着头朝着病房外走去。

    “慢着!”

    就在他准备趁乱离开的时候,一声慢条斯理的声音发出,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胳膊,正是崔昊出手了,如此庸医蛀虫,他自然不可能轻易放过。

    “我说贾医生,你是不是忘记我们的赌约了,大家可都是有目共睹的,现在你输了,先给我说一声崔爷爷我错了,再去门诊楼外面爬一圈去吧。”环抱双手,崔昊认真的开口。

    脸上青筋暴起,贾仁想要发怒,不过最后强忍住了,语气讨好的道“小兄弟,误会,都是一场误会,大家伙都散了吧,我有事和小兄弟谈。放心,老哥我一定让老弟你满意。”满脸赔笑,贾仁放低了姿态。

    他的言外之意崔昊自然明白,无非是要给自己一些钱私了此事,不过,崔昊并不打算这么简单放过他,摇摇头道“一句误会就了事,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情?我问你,如果我输了,你会这么轻松放过我么?”

    “对!不能这么便宜了他!现在的医生没有一点职业道德,狗眼看人低,一定要让他叫爷爷,在门诊楼前爬一圈!”

    人群之中,自然不乏好事之徒,大家哄闹着,吓得贾仁面如土色,想想那种可怕的后果,他腿一软,竟然直接瘫软在了地上,一副怂包样。

    本来还想再好好教训贾仁一番,最起码要让他当面说一声崔爷爷我错了,可是看到他瘫软的姿态,崔昊突然有种索然无味的感觉,思考了一下道“贾仁,今天的教训我希望你记住!做医生,先要有医德,我也不要你兑现诺言了,现在给大爷大妈磕三个头道歉,然后我录一个视频,你必须当众保证痛改前非。放心,我不会随便放出这个视频的,不过如果发现你不知悔改,可不要怪我不客气了,视频放出,你的名声就彻底臭了!”

    “好!我改,我一定改!”忙不迭的点头,贾仁脸上有着羞愧和后悔。

    当众,贾仁给大爷大妈磕了三个头,进行道歉,不管他是不是真的悔改了,崔昊相信,只要自己手里捏着刚刚录制的视频,他以后就不敢再这么肆意妄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