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女抽奖系统 > 章节目录 第788章 明怡邀请组队
    第788章 明怡邀请组队

    明怡径直走到了季鸣身边。

    季鸣微笑道:“明怡小师父,请问有什么事吗?”

    明怡看了季鸣一眼:“咱们一起组队进古仙殿。”

    季鸣感到十分意外,他想不到这小尼姑竟然会主动来邀请他组队。

    如果是其他男人,一听到被九星宗门仙月阉的天才美貌弟子邀请组队,早就心中乐开了花。

    但是季鸣知道,这小尼姑对他没有好感,所以理应不肯会和他组队的才对。

    所以,他猜测她一定有什么阴谋。

    不过,见过大风大浪的他,哪会在意一个小尼姑的阴谋。

    “没问题,咱们一起组队,对了,我弄了一个不错单人客房,咱们要不要也一起组个房?再然后组张床?”季鸣很爽快的道。

    听到组个张和组张床时,明怡俏脸变红,狠狠地瞪了季鸣一眼:“变态。”

    她真的很想揍季鸣一拳,不过她知道以自己的实力是办不到的。

    所以只能对他鄙视而已了。

    那个汪玉郎看到自己心目中的女神和季鸣如此亲密,顿时就打翻了醋坛子。

    他早就把明怡内定在自己的女人了,所以绝对不容许她和别的男子如此亲近。

    不过,他毕竟是天才强者,在控制自己情绪方面还是很有两下子的。

    他深吸一口气,使自己冷静了下来,然后走向了季鸣和明怡。

    “明怡师妹,这位朋友是什么人,你不给我介绍一下吗?”汪玉郎很有礼貌的道。

    明怡淡淡的道:“不好意思,贫尼不认识他。”

    她说的是实话,虽然和季鸣见过几次面,但是还不算真正的认识,连名字也不知道。

    但是,汪玉郎却认为是明怡不想说,顿时心中十分不爽起来:“你在耍我吗?不认识还会和他组队?”

    当然了,他不是对明怡不爽,而是把全部责任全推在了季鸣身上。

    他接着心中恨恨的道:“一个金仙圆满的渣渣也敢和我汪玉郎抢女人,晚点再我怎么收拾你。”

    明怡没有说什么,转身走向了船楼。

    等到明怡走远后,汪玉郎瞪着季鸣:“小子,聪明的话,就不要和明怡走得那么近。”

    季鸣顿时明白了,这货想打明怡的主意。

    他淡淡的道:“不好意思,我不是聪明人,所以做什么都是随性而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需要别人多管。”

    “很好,你很有种,我汪玉郎记住你了,以后千万不要犯在我手上,不然你就等着倒霉吧。”

    汪玉郎说着,便气愤无比地离开了。

    他是一点也不将季鸣放在眼中的,认为自己随时就可以将他给灭掉。

    只是现在没有好一点的理由,暂时不能出手,免得让别人抓住把柄,有损声誉。

    季鸣叹气道:“现在的二货真是越来越多了。”

    虽然看出这个汪玉郎是圣仙二层修为,但是他哪会在意。

    他现在的实力不弱于圣仙一层,再加入有龙狰的帮助,手段齐出,灭掉一个圣仙二层,还是办得到的。

    很快,一个小时就过去了,飞船终于开始飞动起来,闪电般往东南方向飞了过去。

    不过,就算飞得很快,甲板上却没有受到大风的影响,只是偶尔吹来一阵凉爽的清风而已。

    这是因为飞船上有禁制的缘故。

    季鸣舒展了一下手臂,然后走向了船楼,打算去吃一下午餐,然后回房去修炼。

    他现在只差一点就可以让金仙圆满完全稳固,到时就可以冲击圣仙了。

    便在这时,只见船楼大厅中响起了一阵女子的喊声:“有小偷,大家快帮我抓住他,他偷了我的东西。”

    紧接着,只见一个十四岁左右、身着破旧的帅气小男孩急急忙忙奔了出来。

    其身后大约十步处紧跟着一个二十多岁,长相漂亮的少女。

    季鸣注意到那个小男孩只中练气期七层修为而已,但是步法十分高明,所以一时间,那个金仙一层的少女竟然追不上。

    不过,那小男孩跑得太急了,在距离季鸣还有大约八步远时,突然一不小心,就摔趴在了地上。

    季鸣上前将他给扶了起来,关心的道:“小弟弟,你没事吧。”

    那小男孩感激道:“谢谢大哥哥,我没事。”

    “前面那朋友,麻烦帮我把那小杂种给抓住,他偷了我的东西。”那长相漂亮的少女一边奔了过来,一边冲季鸣叫道。

    季鸣对这货没有什么好感,竟然随便叫人小杂种,说明也是一个没有什么礼貌的货色。

    眼看那女人就快追上来了,小男孩吃了一大惊,赶紧拔腿就跑。

    不过,关键时刻,却被季鸣给拉住了。

    季鸣看着小男孩,问道:“你偷了她什么东西?”

    小男孩摇着头,十分委曲的道:“大哥哥,我没有偷她的东西,那是我家祖传下来的,是她骗走的。”

    这时,那女人走近前来了,看着小男孩,冷笑道:“小杂种,这下看你往哪跑。”

    然后对季鸣道:“这位朋友,麻烦把这小杂种交给我。”

    季鸣冷冷的道:“他偷了你什么东西?”

    那女子眼中闪过一抹不自然的神色,说道:“没什么,只是一个具有防御能力的珠宝而已,不过,是我前道侣送给我的,十分有纪念价值。”

    那小男孩怒道:“你胡说,那是我家祖传之宝,你是骗我哥哥偷来给你的,哥哥还因此负罪自杀了,你这害人精。”

    小男孩越说越激动,一副恨不得上前拼命的样子。

    那女子脸色一沉:“小杂种,不要污蔑我,你再不把东西还给我,就杀了你。”

    她不由分说就伸手往小男孩抓去。

    季鸣右手随手一挥,就将她的手给打开了。

    那女子气愤地瞪着季鸣:“这位朋友,看来你是打算维护这小杂种了?”

    季鸣看到这货明知道自己修为比她高,却一点也没有畏惧,看来一定有什么后台。

    季鸣喝道:“闭嘴,你张口闭口骂别人小杂种,那你又算什么?臭婊子吗?还是死贱货?”

    那女子顿时气得浑身发抖:“混蛋,你敢骂我,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