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仙女抽奖系统 > 章节目录 第756章 林轻玫的师父
    第756章 林轻玫的师父

    季鸣偏头往南望去,只见一个三十左右,长相帅气的青年男子走了过来。

    他走得并不快,但是每一步跨出,就有十多米远,眨眼间就来到了面前。

    这人看起来只有三十,但是说起话来就像一个中年人,看来很会保养。

    林轻玫和凝儿赶紧站起身恭敬地向那青年男子施了一个礼:“师父。”

    季鸣心道:“原来这货是轻玫的师父,长得挺欠揍的。”

    那男子眼中闪出了一股火来,问道:“轻玫,这人是谁?为什么随便让他这么一个男人随便进入你的院子来?”

    季鸣感觉这货对轻玫的态度有点不正常,不就是有一个男人进来而已吗,为什么要那么激动?

    而且似乎还带着一股忌妒之意。

    难道这货对轻玫有不良企图?

    这货年纪一大把了,还把自己打扮得那么潇洒帅气,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假正经,喜欢老牛吃嫩草的主儿。

    季鸣心中冷笑了起来:“老不修,想打轻玫的主意,恐怕没那么容易。”

    他看得出这货是圣仙一层修为,但是并没有放在眼中。

    看到师父吕备责问自己,林轻玫眼中闪过一丝不悦。

    她不喜欢别人过多干涉自己的事情,谁也不行。

    不过,她心底深处似乎感觉有一个人可以,可是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

    林轻玫神色平静的说道:“师父,这位是季鸣大哥,之前我出去历练时,多亏他从魔鹰手中救了我。”

    虽然不爽师父的态度,但是他曾经救过自己,让她成为玄天宗核心弟子,所以她始终对他怀有一份感激的。

    吕备神色缓和了一点:“就算如此,也不能随便让他一个外院弟子进入这里来。”

    林轻玫道:“我以后会注意的。”

    吕备偏头看向了季鸣,神色变得说不出的阴冷:“小子,身为外院弟子,竟然敢偷溜进内院,该当何罪?”

    林轻玫和凝儿看到吕备要追究季鸣的责任,吓了一大跳:“师父,季鸣刚加入我们玄天宗,不知道规矩,这才不小心才闯进来的,请你念在他是初犯的份上,放过他这一回吧。”

    吕备看到林轻玫维护季鸣,更加恼怒了,大声道:“不可能,无论谁也不能坏了规矩。”

    如季鸣所意料的一样,他对林轻玫确实居心不良,他当初之所以收她为徒弟,就是看到她长得美艳。

    他打算将她培养成才,调教成奴,最后再和她发展成一段惊世骇俗的师徒之恋。

    所以,他一直都不允许她随便和别的男人说话。

    如果哪个男人敢随便来找她,那他会在暗中将那人给解决掉。

    季鸣看着吕备,淡淡的道:“我想去哪就去哪,不需要任何人的允许。”

    凝儿和林轻玫看到季鸣用这种口气和吕备说话,心叫完了。

    “狂妄。”果然,只见吕备怒吼一声,一拳轰向了季鸣。

    “季鸣,小心。”凝儿和林轻玫吓了一大跳。

    她们知道吕备可是圣仙一层强者,所以十分担心季鸣。

    现在的季鸣已经不再将圣仙一层之辈放在眼中了,所以看到吕备攻来,神色淡定地挥拳迎击了上去。

    眨眼间,两人的拳头便撞击在了一起。

    只听砰地一声响,两人同时被震退了五步。

    “这怎么可能,你明明只是金仙后期修为而已,为什么能拥有如此强悍的力量?”吕备一脸的震惊。

    他不是第一次和金仙后期之辈交手了,但是从来没有哪个金仙后期之辈能抵挡住他的攻击。

    季鸣看了吕备一眼,淡淡的道:“看在你是轻玫的师父的份上,我不想为俊你,所以识相的话,就赶紧滚蛋。”

    从刚才的交手,他已经看出这个吕备才达到圣仙不过十多年而已,根基不够稳,比之四长老吴雄还有不少差距。

    连吴雄他都难轻松解决,所以这货更不用提了。

    吕备怒极反笑了起来:“不想伤害我?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你真的以为自己可以战胜我吕备?我刚才只不过是用上了一成功力而已,所以才让你勉强抵抗住。”

    其实,他用的是三成,但是为了震慑住季鸣,才说谎是三成。

    凝儿和林轻玫也感觉季鸣有点不自量力了。

    吕备怎么说也是圣仙大能,金仙之辈就算再妖孽,也绝对战胜不了的。

    之前,他不就是败在了魔鹰手中了吗。

    所以她们现在更加担心起来,因为吕备一旦发怒,那就算是宗主前来,也救不了季鸣的了。

    季鸣淡淡的道:“我的话就说那么多,听不听随你。”

    他的意思很明显了,不听哥言,那就等着倒大霉吧。

    “混蛋小子,我今天就让你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无知。”吕备再也无法忍受季鸣的无视,厉喝一声,放出了自己的神魂来。

    圣仙强者最喜欢用这个来吓人了。

    林轻玫不再犹豫什么,赶紧冲到季鸣面前,张开双臂,不让吕备攻击:“师父,季鸣只是无意冒犯你的,请人大人有大谅,放过他一回吧。”

    看到林轻玫一而再再而三地维护季鸣,吕备真是气得快要发疯了,怒声叱问:“你是不是爱上他了?”

    “没有。”林轻玫摇着头道。

    “那你为什么会不顾一切地救他?”吕备神色发青的道。

    林轻玫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在意季鸣,最后她说道:“因为他是我的救命恩人。”

    吕备十分不爽的道:“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

    林轻玫歉然道:“师父,我一直都很感激你。”

    “感激我的话,那就赶紧让开。”吕备大声道。

    林轻玫摇了一下头,神色坚决的道:“师父,对不起,我不会让你伤害季鸣的。”

    “好,很好,既然如此,那就别怪为师不讲情面了。”吕备恼羞成怒了起来。

    他平时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个谦谦君子,但是其实心胸狭窄,是一个极度自私自利的货色,只要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宁愿毁坏也不会让给别人。

    所以他现在打算连林轻玫也不放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