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女抽奖系统 > 章节目录 第379章 高桥家族
    第379章 高桥家族

    “不好意思,我没有吃女孩子口水的习惯,你重新给我拿根没吃过的来吧。”

    季鸣推开了绫子的冰淇淋。

    “我也不好意思,家里就只剩下这么一根了,又不是小孩子,吃一下口水有什么要紧的。”绫子再次将冰淇淋递到了他的嘴边,一边鄙视道。

    “你自己吃吧。”

    就在季鸣刚准备伸手把冰淇淋推开时,绫子突然脸色一变:“季鸣大哥,你看,那是什么。”

    季鸣笑道:“你坑不了我的,这招我经常用。”

    绫子切地一声:“不好玩。”

    她本来想趁季鸣偏头的刹那,就把冰淇淋强塞进他嘴中的呢,这样子既可以报复一下昨天他让自己吃到口水的事,又可以以此为借口,让他去治病。

    可是没想到被他给发现了。

    这家伙真是太鬼了。

    绫子将冰淇淋放回嘴中,狠狠地咬了一口,似乎是在咬季鸣一般。

    “好了,不逗你了,你外公在哪?咱们去看一下吧。”季鸣说道。

    “季鸣大哥,我就知道你是一个好人。”绫子发出了一声欢呼,然后拉起季鸣就走。

    大约一个小时后,两人坐着出租车来到了一座占地十分宽广的巨宅前。

    “绫子,你外公很有钱嘛。”季鸣说道。

    “不错,他是我们岛国四大富豪之一。”

    “这么牛逼啊。”

    绫子走过去按了一下门铃。

    不大一会儿,一个中年女仆打开门走了出来。

    中年女仆显然认识绫子,恭敬地施了一个礼:“绫子表小姐,你来了。”

    绫子道:“我来看一下外公,他现在怎么样了?”

    中年女仆摇头叹了一口气:“高桥老爷还是没有一点好转。”

    说话间,中年女仆便引着季鸣和绫子走进了巨宅中。

    这是一座岛西结合的院宅,建筑恢宏,庭院深沉,一望无际。

    单从这座巨宅,就可以看出这高桥家多有钱了。

    不过,和季鸣的身家相比,还是差上了不少。

    高桥家的外院十分宽大,方圆至少有百米。

    通过了外院,便来到了一座西式结构的豪华洋房大厅前。

    此刻,那里面正坐着一群人。

    三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三个四十左右的中年妇女,还有五六个十多二十岁的青少年男女。

    进去后,绫子来到那三对中年男女面前,十分有礼貌地施了一个礼:“舅舅,舅母好。”

    “工藤绫子,你来这里做什么?”一个身穿黑色和服、长相普通的中年妇女不悦的瞪了绫子一眼。

    其余人也是神色不善,显然非常不喜欢绫子的到来。

    其中坐在西边的一个二十左右的青年眼睛在绫子身上游走了一圈,嘴角掠过一丝淫邪的笑容。

    这些人的表情都没有逃过季鸣的眼睛,他心中叹了一口气:“豪门大宅就是乌烟瘴气。”

    幸好他今天和她一起来,不然,她就要吃大亏了。

    “大舅妈,我来看一下外公,我认识了一位医术不错的医生,所以请他来给外公看一下病。”绫子忍着气说道。

    其实,她现在也感觉很憋屈,她是一个自尊心很重的人,所以平时是懒得到高桥家来的。

    有钱了不起啊,她才不稀罕他们那些臭钱呢。

    但是今天为了外公,她忍了。

    因为她母亲在临死前,让她好好照顾一下外公。

    当年她母亲高桥奈美身为千金小姐,却不顾家族的反对,嫁给了普通上班族的爸爸,所以她一直对没能在有生之年照顾一下父亲高桥宏,而感到歉疚不已。

    绫子是一个孝顺的女儿,所以无论如何也不会违背母亲的遗言。

    她打算今天治好外公,偿还母亲欠下的亲情债后,就永生不进入高桥家。

    那中年妇女看了季鸣一眼,冷笑道:“他是医生?他医术很高明?”

    “不错,季鸣大哥是华夏神医,针灸很高明的。”绫子正色道。

    “华夏人?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呢?华夏人的医术水平能比得上我们大岛国的石田神医?工藤绫子,你这是在拿父亲的生命开玩笑吗?你就和你妈那贱货一样,存心想气死父亲。”中年妇女骂道。

    “高桥礼子,你嘴巴放干净点,你才是贱货。”绫子怒道。

    高桥家族的人骂她,她可以忍,但是绝对不能侮辱到她的母亲,不然,她就不客气了。

    “八嘎,你骂谁是贱货,你这小贱人,竟然敢骂我,今天我就好好教你怎么做人。”高桥礼子气得浑身发抖,一边怒叱,一边站起身,冲了过去,挥掌就往绫子脸上打去。

    不过,她的手还没有打到绫子时,就被季鸣给抓住了:“老太婆,别激动,你本来就长得难看了,再激动的话,就变成老妖怪了。”

    这个高桥礼子身为高桥家族的长媳,再加上自己出身不俗,所以向来高高在上,颐指气使惯了,哪曾被人如此辱骂过啊,顿时气得火冒三丈,厉声喝道:“八嘎,华夏杂种,竟然敢骂我,老娘跟你拼了。”

    吼完,挥动左爪就往季鸣脸上抓去。

    “你才是杂种,你全家都是杂种。”季鸣没有再废话什么,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对于敢打他骂他的人,他向来懒得跟他们客气。

    只听啪地一声十分响亮的耳光声,高桥礼子的脸便变得又红又肿起来。

    她人也惨叫一声,嘴角流血,摔坐在了地上。

    绫子心中喝了一声彩:“季鸣大哥,打得好。”

    对于这货,绫子从小开始就厌恶不已了,因为她经常侮辱她母亲。

    如果不是能力不够的话,她早就想揍她一顿了。

    所以,绫子现在对于季鸣更加感激起来。

    “你敢打我,你竟然敢打我,你这个华夏杂种。”高桥礼子捂着疼痛的脸颊,不可置信地瞪着季鸣。

    “打你算什么?再敢惹我的话,我一定会让你死得很惨的。”季鸣眼中射出一抹森冷的杀机。

    感受到了季鸣可怕的杀气,高桥礼子吓得不敢再说话了。

    “八嗄,华夏小子,竟然敢对打我妈,看本少爷怎么收拾你。”

    那个一直在用淫邪眼神偷看绫子的青年跳起身,怒叱一声,便挥拳攻向了季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