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仙女抽奖系统 > 章节目录 第340章 禽兽
    第340章 禽兽

    大约二十招后,李伯仁感觉眼睛一花,整个人就被一片如海一般无边无际的红色给完全笼罩住了。

    虽然他老谋深算,为人冷静,但是此刻,却也不由得有点烦躁起来。

    心头如同被一块大石给压住一般。

    “老夫撕了你。”他不由自主地挥拳攻向了那片红海,企图将它给击碎。

    但是,无论他怎么努力,却也无法消除。

    那红色越来越浓,越来越红,就像血一般。

    李伯仁开始抓狂起来了,他不仅感到了一阵恶心,更感到了一阵没来由的恐惧。

    “混蛋,混蛋。”他一连击出了十拳。

    突然间,他发现两团血慢慢凝聚起来,变成了他女儿和妻子的模样。

    “郭兰、小婵。”李伯仁哆嗦了两下,倒退了一步。

    对于,妻女,他是十分畏惧。

    因为她们都是被他所害。

    三十年前,李伯仁独生女儿小婵十六,出落得美丽动人无比,说是仙女也一点不为过。

    李伯仁竟在不知不觉中对她起了心思。

    他不允许别的男人随便看女儿一眼,也不允许别的男人跟女儿说一下话。

    如果让他给发现了,就将那人给宰了。

    一天晚上,他喝醉之后,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对女儿下了手。

    他妻子想阻止,结果被他一掌拍得七窍流血而亡了。

    而她女儿则咬舌自尽,死相恐怖,死不瞑目。

    有好几次,他还做过恶梦呢。

    接着,他又看到了好朋友的脸。

    当年,他好友无意中得到了一本强悍的地级功法,于是他就暗算了他。

    事后,为了斩草除根,他还将好友的一家全灭了。

    “李伯仁,你这禽兽不如的东西,还我命来。”

    陡然,他好像听到了妻子、女儿、还有好友阴森冰冷的叫声。

    “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我不是有心要害你们的,我也是迫不得已,请你们原谅我吧,我已经改邪归正了。”

    李伯仁如同疯子一般惊恐地叫了起来。

    周启山等人看到李伯仁打着打着,就突然变成了疯子,感到既疑惑,又十分震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他突然就变成这样子了?”

    也就在这时,李伯仁突然感觉眼睛一花,妻子,女儿和好友都消失了,血红也消失了。

    李伯仁顿时心头一松。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松下一口气时,马上就又感觉到胸口一阵剧痛。

    原来,季鸣的剑指已经刺击在了他的胸口。

    李伯仁惨叫一声,口吐血雨,重重地摔趴在了十步外。

    他很快就又挣扎着站了起身,但是没一会就又吐血跪倒地了地上。

    他感觉全身功力正慢慢流失。

    他知道自己的修为已经被废了,顿时沮丧到了极点。

    他原本以为自己达到了半步天级后,就可以称雄古武界,世上就再难有敌手。

    没想到才出关第一天,就被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给击败了。

    可悲啊,真是太可悲了!

    周启山等人脸色大变,他们没想到连半步天级的师叔也不是季鸣的对手。

    他们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三步。

    他们现在对季鸣充满了畏惧。

    “季鸣前辈,你真是太厉害了。”康家兄弟和周婷惊喜交集起来。

    他们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可以得到保证了,有了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李伯仁看着季鸣,满脸震惊:“你、你竟然也达到了半步天级!”

    “什么,他竟然也是半步天级?”周启山四人又不自禁地退后了四步。

    他们对季鸣的恐惧更加深了。

    “这下我们神武门全完了。”周启山沮丧到了极点。

    季鸣走近李伯仁,冷冷的道:“你现在还有什么遗言吗?”

    李伯仁颤声道:“季鸣前辈,不要杀我,我已经没有一点功力了,以后再也不能威胁到你,求求你放我一条活路吧。”

    “强推亲女,掌杀妻子,暗算好友,你是禽兽中的战斗机,留在世上只会污染环境。”

    季鸣刚才用仙指神剑第一阶段最后一招剑气如海困住李伯仁时,他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把所有事情都说出来了。

    所以季鸣对这禽兽深恶而痛绝,就算他已经没有了修为,也绝对不会放过。

    季鸣一掌就将李伯仁的脑袋给打开花了。

    李伯仁惨叫一声,倒地身亡了。

    接着,季鸣看向了周启山等人。

    周启山承受不了季鸣的气势,双脚一软,不由自主地跪在了地上:“季鸣前辈,饶命。”

    季鸣眼中闪过一抹杀机:“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你觉得我会让敌人有喘气的机会吗?”

    “季鸣前辈,我们知道错了,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与你作对,求求你饶过我们这一回事。”周启山四人恐慌无比的磕起头来。

    “季鸣前辈,求求你放过我父亲,放过我们神武门吧。”

    周婷来到季鸣身边,跪了下去。

    虽然周启山无情,但是毕竟是她的亲生父亲,所以不想眼睁睁地看着他被杀。

    “季鸣前辈,请你放过周掌门吧,相信经过这次事件,他们应该不会再随便得罪你了。”康江也帮周启山求起情来。

    “好吧,看在你们的面子上,就暂时饶他一条狗命。”季鸣说道。

    周启山四人大喜:“多谢季鸣前辈不杀之恩。”

    “你们该多谢的不是我。”

    周启山赶紧向周婷和康江道谢起来。

    “你们可以滚了,还有,孙天师遗迹的地图在我身上,孙天师遗迹的宝物我也全取了,所以有本事就冲我来。”季鸣冷冷的道。

    他之所以如此说,是为了彻底堵上了神武门的野心,免得他们以后好了伤疤时,又来找康家的麻烦。

    “不敢不敢,季鸣前辈,我们不敢再对孙天师遗迹有一点非份之想。”

    周启山等人赶紧连滚带爬逃了。

    “季鸣前辈,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感激你,如果没有你,那我个康家今天就完蛋了。”康家兄弟和周婷感激无比的道。

    季鸣微笑道:“都是朋友,不用客气,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找我。我现在还有点事,先走一步了。”

    他挥挥手,人就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