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仙女抽奖系统 > 章节目录 第309章 背叛
    第309章 背叛

    血狼回过身去,倒坐在了地上,看着丧标,满脸不可置信之色:“你、你竟然在背后用刀砍我?你竟然背叛我?亏我把你当成是自己的亲兄弟。”

    丧标的砍刀上正慢慢地滴着血。

    他将刀刃放到嘴边,轻轻舔了一下上面的血迹,然后淡淡的道:“狼哥,不要怪我无情,要怪只能怪你阻挡了兄弟们的财路。”

    这时,霸三走近了丧标,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肩头:“丧标,做得不错,以后咱们就一起发大财了。”

    血狼顿时明白了,丧标和霸三早就勾结在了一起。

    他挣扎着站起身,脸现悲愤之色:“丧标,为了钱,你连义气也不顾了吗?”

    “对我来说,义气、兄弟之情什么的,都是虚的。”血狼满脸不屑的道。

    血狼脸色一寒:“既然如此,那我也没必要再把你当成兄弟了。”

    接着大声喝道:“来人。”

    不过,叫了半天,都没有人出来。

    血狼脸色一变:“怎么回事?”

    丧标狞笑道:“老二他们已经被我骗到三河去了,总部的其他兄弟,我也找借口让他们到夜总会做事,所以今天已经没有人能救得了你了。”

    说完,拍了三下手掌。

    顿时,埋伏在二楼的那三十多个血狼帮混混一下子就冲了下楼来,将血狼团团围住。

    霸三大笑了起来:“血狼,你的时代结束了,从此长林就是我霸三的天下了,哈哈。”

    血狼瘫坐在了地上,一脸的沮丧。

    他知道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回天无力。

    唉,想不到他血狼一世英雄,最后却落到了如此凄惨的境地。

    他不甘心啊!

    站在外面的季鸣叹了一口气,为了追查火心果的下落,他只好出手救一下血狼了。

    如此一想后,他便往大厅行去。

    “你是什么人,站住?”守在门口处的那两个守卫注意到了季鸣,一边喝问,一边拔出了枪来。

    季鸣叹气道:“如果你们能假装看不见,那就什么事也没有了,你们实在是太不聪明了。”

    话声一落,人便如鬼魅一般抢身到了两个守卫的面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手刀砍击在了他们的脖子上。

    两个守卫惨叫一声,晕死了过去。

    大厅中的血狼、丧标、霸三等人听到守卫的叫声,纷纷感到有点意外,偏头往外望去。

    季鸣走进了大厅中,友好地朝他们挥了一下手:“打扰你们,真是不好意思。”

    霸三喝道:“你是什么人?”

    “管他是什么人,宰了再说。”

    丧标把手一挥,那三十多个血狼帮混混便挥动武器冲向了季鸣。

    季鸣有点无奈地摊了摊手:“我真的只想安安静静当个美男子而已。”

    眼看混混们杀了过来,他也没有再客气什么,挥拳迎击了上去。

    他一拳就将最先冲过来的两个混混给击飞了。

    接着右脚横扫,又踢倒了三个混混。

    这时,左边有一个有点矮小的混混挥动砍刀击向了他的脑袋。

    季鸣脚步一轻,轻松闪了开去,随之抓住他的右手碗,轻轻一扭,就将手臂给扭断了。

    矮小混混发出了一阵凄厉的惨叫。

    季鸣顺手夺过他的砍刀,然后挥刀砍向了剩下的混混。

    他刀所到之处,必有鲜血飞溅。

    没花多少力气,他就把这三十多个血狼帮混混给打倒在了地上。

    “没劲。”季鸣甩了一下手臂,叹气道。

    血狼、霸三、丧标三人感到一阵震惊,他们想不到季鸣这个看起来不起眼的年轻人如此强悍。

    “小子,想在老子面前嚣张,你还嫩得很。”

    丧标眼露凶光,厉吼一声,便挥动砍刀攻向了季鸣。

    他是一个凶残无比的人,所以不会因为季鸣的强悍而心生一点畏惧之色。

    季鸣哪会将他放在眼中,再凶残的人,他也见过。

    像丧标这种黑道混混只算属于未流而已。

    吓吓普通人还可以,想在他季鸣面前装逼,早上一百年呢。

    他看也没看丧标一下,然后随出了一刀。

    季鸣虽然很不带劲的出招,但是却也快如电闪。

    丧标刚冲过来,还没有弄明白是什么回事,季鸣的刀已经砍在了他的刀身上。

    丧标顿时感觉到一股有如大山般的力量涌压过来,一时间承受不住,惨叫一声,口吐鲜血,往后摔飞在了七步外。

    “老子跟你拼了。”

    不过,他果然不是一般的疯狂,刚摔下,马上就爬起身,怒吼一声,再次疯狗般朝季鸣扑了过去。

    “骨头挺硬的嘛,我喜欢。”季鸣笑了,笑得十分的邪恶,“这样子折磨起来才有成就感。”

    季鸣将手中的刀抛掉后,便一动也不动了。

    眨眼间,丧标的刀便砍到了季鸣的脑袋上。

    站在一边观战的血狼不由得为季鸣捏了两把汗:“兄弟,小心。”

    然而,也没有看到季鸣动一下,丧标的刀却往左砍偏了。

    丧标脸色大变,刚才那刀明明已经砍在了季鸣的头上了,怎么突然就落空了呢?

    也就在这时,季鸣的右手探出,一下子就抓住了丧标的右手臂。

    然后,他发力一拉,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丧标的整条右手给拉断了。

    鲜血如泉水一般喷涌了出来。

    丧标发出了一阵杀猪般凄厉的惨叫,然后跪在了地上。

    那血狼和霸气也不由得满脸的惊骇。

    他们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血腥的场面,但是却是第一次碰到如此恐怖的手段。

    眉头也不眨一下就将人的手给扯断,这不是谁都可以力量和勇气办到的。

    季鸣将丧标的手臂扔回了他身边,淡淡的道:“盛宴开始。”

    这丧标果然不是一般的凶悍,就算手被扯断也没有一点畏惧。

    他挣扎着站了起身,阴冷地瞪着季鸣:“混蛋,有胆子就杀了我,不然,总有一天老子一定会把你锉骨扬灰。”

    季鸣安慰道:“放心,我怎么会杀你呢,我可是一个善良的人。”

    丧标冷哼了一声:“怂货。”

    季鸣脸色陡然一沉:“我只打算把你的四脚扯断,再把你全身的骨头压碎,让你变成一条整天趴着的虫,求生不如,求死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