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女抽奖系统 > 章节目录 第299章 生无可恋
    第299章 生无可恋

    胖和尚脸色大变,赶紧站起身:“你是传说中的妖?”

    他早就听拥有多年老司机经验的师伯说过,都市中有一种神奇的妖物,身上既有男人的优点,也兼具女人的特色,但是杀伤力非常恐怖,遇之则避。

    大凶美女白了胖和尚一眼:“讨厌,别说得那么难听嘛,什么妖不妖的,人家过两天就会去动手术,变成真正的女人了。好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咱们继续驱邪去火吧。”

    说着,再次将胖和尚给扑倒在了地上。

    “去你马的火。”胖和尚一脚将大凶美女踹开,然后赶紧爬起身,捡起衣服,捂着屁股逃也似地跑了。

    他一口气跑到了郊外去,然后跪在了地上,双手紧紧捂着屁股,泪流满脸:“呜呜,想不到我戒色保存了二十年的清白就这么毁在了一个妖的手中,苍天啊!大地啊!佛祖啊!你们怎么能那么残忍啊!”

    他现在甚至有了一种生无可恋的悲凉感觉。

    “被那个小子给说中了,这不是桃花运,而是桃花劫。”

    哭了一会后,戒色想起了季鸣。

    “都怪那小子,明明知道是桃花劫,也不提醒我一下,太可恶了,如果让我再看到他,一定把他给抓去给那大凶妖给爆了。”

    戒色恨恨的道。

    他很不厚道,现在已经把自己清白被毁的责任全推在了季鸣身上。

    他站起身,一拳狠狠地击打在了左边大约十步外的一棵大树上,一下子就将那大树给击倒了。

    季鸣在戒色和大凶美女进入巷子后便动身往十万大山进发。

    大约一个小时后,他就完全进入了十万大山中。

    十万大山中果然遍地是草药,没花多少功夫,他就采到了用来炼制仙元丹五种普通药。

    傍晚时分,他在一片树林中休息起来。

    他捉了一只大野鸡,然后生起火堆烤了起来。

    大约半个小时后,野鸡便烤熟了,喷出了让人食指大动的香气。

    季鸣赞道:“还是野味最香。”

    就在他准备开吃时,戒色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阿弥陀佛,施主,杀生是不好的。”

    接着,季鸣感觉眼睛一花,色戒便出现在了面前。

    季鸣笑道:“胖和尚,你来得可真够及时的嘛,要不要来一点啊?”

    说着,将鸡脖子扯了下来递了过去。

    戒色心中鄙视了季鸣一百下:“给个鸡脖子也想打发你佛爷啊,你把佛爷当成乞丐了吧。”

    他偷瞄了整只鸡一眼,咽了咽口水,然后正色道:“施主,贫僧乃出家人,只吃素不吃肉。”

    季鸣赞道:“果然是得道高僧,既然如此,那我就自己吃了,你一边看着啊。”

    戒色道:“施主,放过一只鸡,胜造七层浮屠,麻烦把鸡给贫僧拿去超度一下吧。”

    季鸣鄙视道:“是不是超度进你的肚子?”

    戒色脸色一寒:“施主,你太冥顽不灵了,既然如此,那贫僧只好得罪了。”

    说着,如风般扑了过去,伸手就往烤鸡抢去。

    别看他长得像猪一样胖胖的,身手却比狐狸还要灵活敏捷。

    不过,就在他的爪子快要碰到烤鸡时,季鸣却突然凭空消失不见了。

    戒色眼中闪过一抹惊讶:“好快的身法,看来有点小看他了。”

    接着,嘴角掠过一丝冷笑:“不过,以为这样子就可以在佛爷面前嚣张,太天真了。”

    他身子一动,便猛虎一般往南扑去。

    季鸣果然就在南边,看到戒色攻来,赞道:“果然不愧是地级中期强者。”

    一边啃了一口鸡肉。

    “知道怕的话,就赶紧把鸡乖乖交出来。”戒色冷哼道。

    “有本事就来抢吧。”季鸣将烤鸡摇了两下,笑道。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

    戒色不再废话什么,再次扑了过去。

    戒色本来以为不用十招,就一定可以将鸡抢过来。

    但是没想到已经三十招过去,自己还是占不了一点上方。

    他感到有点震惊了:“小子,你也是地级中期修为?可是我明明看到你只是练气五层而已。”

    季鸣半开玩笑的道:“对我来说,色即是空,空就是色,练气五层就是地级,地级就是练气五层。”

    戒色不再多说什么,继续进攻起来。

    季鸣虽然暂时占到一点上方,但是也讨不了好气,随着戒色的猛攻,他也开始感到压力增大了。

    他有点佩服这胖和尚了,心道:“这货看来一定出身某个奇门大派。”

    很快,一个小时就过去了。

    戒色始终未能将烤鸡抢过来。

    而他也因为攻得太猛,以至于现在又饿又累。

    他这人就和二师兄一样,一旦饿起来,功力就不能很好的发挥出来。

    所以,他不得不停止了攻击:“那个施主,不打了,你把鸡脖子给我超度一下吧。”

    季鸣笑道:“没问题。”

    不过,他挺厚道的,除了鸡脖子外,还多给了一小半烤鸡。

    戒色大喜:“施主,发现你真是太够意思了,所以贫僧决定和你交朋友了。贫僧法号戒色,施主怎么称呼啊?”

    季鸣道:“我叫季鸣,戒色这个法号倒是你十分相配。”

    戒色笑嘻嘻的道:“贫僧也是这么认为。”

    两人说着,重新回到火堆旁坐了下来,然后开吃烤鸡。

    季鸣一边吃着,一边说道:“戒色,别的和尚都是吃素,而你却只吃肉,不怕佛祖怪罪吗。”

    胖和尚打着阿弥陀佛,正色道:“季施主,这个你请放心,佛祖绝对不会怪罪的,只要心中有佛,吃什么又有啥关系呢,关键在于心意。”

    顿了顿,接着又道:“比如说现在的大多数信徒,整天吃斋念佛又怎么样,他们心中却从来都没有真正有佛过,贪嗔痴三毒齐全,他们只是做做样子给世人看而已。”

    季鸣赞道:“高见。”

    “施主过奖了。”

    戒色不再多说什么,继续狼吞虎咽起来。

    只一会儿,他就吃完了。

    不过,他还没有吃饱,再将把邪恶的目光瞄向了季鸣的烤鸡上,笑眯眯地道:“季鸣施主,能不能再分贫僧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