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仙女抽奖系统 > 章节目录 第278章 迷糊的尚玉琪
    第278章 迷糊的尚玉琪

    季鸣冷冷的道:“谢谢你们的关心,我相信自己的眼光。”

    那中年女店女感到一阵愤怒,讽刺道:“原来只是一个白痴,花一百万买一个紫薯,亏死你,以后看你怎么后悔。”

    这货真的很欠揍,不过季鸣懒得理会她,面向老人:“老人家,我现在只有十万块现金在身上而已,剩下的九十万我给你转到银行卡上吧。”

    一边说着,一边将十万块现金取了出来。

    这老人显然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钱,所以一时间整个人都激动得有点发抖了:“好的,好的。”

    其实,有了这十万块,他就心满意足了。

    他眼睛湿润地将钱收入了布包之中,然后将女儿为自己办理的一张农行卡拿了出来。

    季鸣看了一下卡上的帐号,然后用手机将九十万转了过去:“老人家,已经转过去了,你如果不信的话,可以到银行去查看一下。”

    “我相信你。”那老人接过银行卡后,赶紧闪人了。

    他虽然没有见过什么世面,但是却也知道怀璧其罪的道理。

    现在身带巨款,所以感觉非常的不安全,得赶紧回去藏起来才行。

    在老人前脚刚离开,三个长得流里流气的青年便眼闪凶光,紧跟了过去。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们想打劫那老人。

    季鸣对这种连老人也下手的混蛋深恶而痛绝。

    所以他不会就这么放过他们。

    他暗中取出了三个硬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弹击中了他们的脑袋。

    他并没有当场将他们击杀,只是对他们使用了暗劲,大约十五分钟后,就会内伤身亡了。

    那三个混混青年虽然感觉自己的脑袋被什么砸到了一下,但是并没有在意,他们一心只想抢夺老人的一百万。

    就在季鸣准备将紫精乌收好时,一个六十多岁,衣着光鲜的老年男子从医店中走了出来:“在吵什么呢?”

    “老板,有一个白痴花一百万花了一条紫薯,你说可不可笑。”中年女店员嘲笑道。

    “紫薯?”老板看向了季鸣手中的紫精乌。

    “这是?”他眼睛一亮,赶紧上前来到季鸣面前,“小兄弟,可以把那个东西给我看一下吗?”

    “没问题。”季鸣很爽快地将紫精乌递了过去。

    老年男子道声谢,仔细观赏了起来。

    “这竟然真的是传说中紫首乌,而且至少有好几百年了,简直价值连城啊。”那老板激动无比的道。

    “老板,你说的是真的吗?这世上真的有紫首乌?可是这明明看起来就像是一条紫薯。”那个中年女店员吃了一惊,有点不甘心的道。

    “当然是真的了,十年前,就曾经有人挖到了一条,当时以两千万的价格出售了。”

    “什么,两千万!”中年女店员感到后悔极了,如果刚才自己花三万块卖下,那现在就发大财了。

    她现在有一种想抽自己几个大耳光的冲动。

    之前那些讽刺季鸣的吃瓜群众纷纷感到有点惭愧:“想不到世上竟然真的有紫首乌,一转手就赚了几千万,便宜这小子了。”

    一些观众则打起了马后炮来:“太可惜了,我早知道这东东是真的,只是身上没有带那么多钱,不然我就买下来了。”

    “小兄弟,这紫首乌可以卖给我吗?我一定会给你一个非常公道合理的价格。”药店老板有点期待的说道。

    “对不起,这紫首乌多少钱我都不会卖的。”季鸣说道。

    他现在不缺钱,只缺药,所以别说几千万,就算几亿也不要出售。

    顿了顿,季鸣微笑道:“老板,其实,这紫首乌本来是拿来你们店你出售的,但是你们的店员不识货,而且嫌挖到紫首乌的老人家身子脏,把你们的店给弄臭了,所以二话不说就把人给赶了出去。”

    季鸣说完,将紫精乌拿了回来,然后和沈冰清一起离开了。

    药店老板狠狠地瞪了那中年女店员一眼,怒道:“都是你干的好事,害得我白白损失了一个宝贝。”

    他现在有一种想将这三八暴打一顿的冲动。

    中年女店员有点慌乱的道:“老板,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世上会有紫首乌这回事。”

    “你不知道的东西多着呢,你这混蛋,你已经没有资格再呆在我店里工作了,赶紧收拾东西滚蛋吧。”

    “老板,不要啊,我上有老,下有小,一家子人等着我这份工资来养呢,你把我开除了,那我全家以后都只能喝西北风了。”

    中年女店员虽然家里没有那么惨,但是却不想失去这份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待遇不错的工作,所以苦苦哀求了起来。

    药店老板不为所动,冷冷的道:“那不关我的事,谁叫你狗眼看人低,如果不是你把人赶走,那我就可以买到了紫首乌了,到时我不仅会把你升为店长,还会给你一个大红包。”

    中年女店员哭倒在了地上。

    离开了药店,坐上了一辆出租车之后,沈冰清有点好奇的问道:“季鸣,你打算用紫首乌做什么?据我所知,这紫首乌只有美容美发美肤的功效而已。用来开发美容产品,确实可以大赚一笔。不过,那点小钱,你应该看不上眼才对。”

    季鸣神秘一笑道:“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沈冰清伸手推了他一下:“装逼。”

    大约一个小时后,两人就来到了机场。

    晚上十点多时,他们终于坐着飞机回到了福海。

    先送沈冰清回到了一流会所,季鸣这才开车返回浅雪的房子。

    此时,浅雪三女已经睡下了。

    季鸣回到自己的房间取了睡衣,然后便到浴室中去洗澡。

    就在他刚脱完衣服时,只见浴室的门突然打开,尚玉琪半闭着眼睛,摇摇晃晃地走了进来。

    季鸣有点郁闷了,大姐,你怎么这个时候进来啊,没看到我正准备洗澡吗。

    尚玉琪没有注意到季鸣,径直走到马桶处,拉起睡裙,坐了下去。

    很快,一阵哗啦啦的水声就响了起来。

    完事后,她就这么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