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女抽奖系统 > 章节目录 第272章 我问你服不服
    第272章 我问你服不服

    无常王整个人也如同遭到了雷击一般,双目瞪得滚圆。

    这不可能!

    刚才那小子不用符咒,也不用法宝,怎么就能发出巨雷来了呢!

    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真正的被震骇到了。

    秦秋月也是十分郁闷,她也想不到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季鸣竟然如此强悍,连师父也不是对手。

    沈冰清又惊又喜:“原来季鸣这么强悍,不仅可以赤手发雷,而且轻易就将一个高级法器给劈坏了。”

    季鸣慢慢地往无常王走去,面无表情的道:“我破你法术,毁你法宝,你服不服!”

    无常王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三步:“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不用符咒和法器就能击出雷电来?”

    季鸣厉声喝道道:“我问你服不服。”

    “我不服。”无常王深吸一口气,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大声道:“小子,不要嚣张,我法术虽然不如你,但是我可是地级修为,你想战胜我,恐怕没那么容易吧。”

    季鸣笑了,笑得十分的诡异:“你以为自己还有出手的机会吗?”

    无常王突然感觉到了什么,脸现惊恐之色:“你、你……”

    一边伸手紧紧捂住自己的脖子。

    此刻,他的脖子处正不停地涌出鲜血来:“你、你是什么时候把我的脖子给斩断了?”

    “我说过的,十步之内,杀你如杀狗。”季鸣说道,“服不服!”

    原来,他在击出雷电,将无常王给震住之时,就抓住机会悄无声息地使出了风斩术,在神不知鬼不觉之下就切断了他的脖子。

    由于风斩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而且无影无踪,所以处于震惊态度中的无常王一时间没有发现。

    “我服、我服、我心服口服,快救我。”无常王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

    “既然服了,那就安心上路吧。”

    季鸣话声一落,无常的脑袋就从脖子处掉落下来。

    他人也倒趴在了地上,一命呜呼了。

    季鸣心叫侥幸,如果是正常打斗的话,得花一番功夫才能解决无常王。

    “师父。”秦秋月发出了一声悲呼。

    季鸣走近无常王,从他身上将地图给找了出来。

    之后,他看了秦秋月和他的四个保镖一眼:“你们是自己滚,还是让我动手?”

    秦秋月是一个聪明人,晓得识时务为俊杰的道理,所以不敢犹豫什么,领着四个保镖赶紧离开了。

    “季鸣,刚才你用的是什么法术啊,竟然这么厉害,连无常王也不是你的对手。”沈冰清走向季鸣,兴奋的道。

    “你想学的话,我可以教你。”季鸣说道。

    沈冰清大喜:“真的吗,季鸣,你真是太好了。”

    扑上去,就狠狠地亲了季鸣的嘴一下。

    她从小就对法术特别的感兴趣,以前为了学到一点厉害的法术,她不惜一切代价。

    所以现在看到季鸣打算传授给自己未所未闻的超级法术,真是兴奋得有点不能自已了。

    之后,两人按照地图的指示,继续去寻找遗迹。

    在季鸣和沈冰清两人刚离开没一会儿,秦秋月和她的四个保镖又出现了。

    秦秋月眼中射出了两道锐利的光芒,恨恨的道:“遗迹是我们秦家的,谁也不抢不走,臭小子,不要以为有点两下子三脚猫功夫就可以嚣张了,告诉你,比你强悍的高手,我们秦家有一大堆,随时都可以将你灭掉。”

    说着,悄悄跟了过去。

    行走了大约十里路时,季鸣突然脸色变得苍白起来,然后单膝跪在了地上。

    沈冰清吃了一惊,赶紧上前将他扶住:“季鸣,你怎么了?”

    季鸣站起身,微笑道:“没事,只是刚才对付无常王时,功力消耗有点过度了,休息一下就好了。”

    原来,同时使用驱魔仙术和风斩,极为消耗真气。

    “原来如此,那咱们先休息一下吧。”沈冰清松了一口气。

    于是,两人在一棵大树下坐了下来。

    季鸣盘膝而坐,开始运功恢复真气。

    大约半个小时后,他就又重新生龙活虎起来了。

    两人吃了午餐,然后继续赶路。

    傍晚时分,季鸣和沈冰清来到了一个山谷前。

    沈冰清停了下来,说道:“季鸣,地图上指示,遗迹就在这山谷中了。”

    季鸣点点头:“咱们现在进去看看。”

    两人动身往山谷内行去。

    然而,就在两人刚踏进山谷刹那,顿时感觉风云变色。

    原本,晴朗的天空便变得黑云满天,而且阴风阵阵,让人如同走进了地狱一般。

    沈冰清不自觉地感觉有点发冷发毛,忍不住抱紧了身子。

    季鸣惊叹道:“好可怕的阴气。”

    说着,伸手握住了沈冰清的右手。

    沈冰清登时便感觉一股暖流钻进了自己的体内。

    很快,她就不再感到发冷和发毛。

    她晓得侵入自己体内的阴气完全被驱除干净了:“谢谢你,季鸣。”

    “不客气。”

    “遗迹就在东面,咱们现在过去看看吧。”

    “好。”

    往东前行了大约三百米后,只见前面不远处依山而建有一座大型古墓。

    那古墓散放着阴森而沧桑的气息,一看就知道年代久远。

    沈冰清兴奋的道:“太好了,我们终于找到遗迹了。”

    季鸣走近古墓,伸手摸了一下墓门,皱了一下眉头:“这墓门重达万斤,而且施了禁制,所以不能用蛮力打开,强行打开的话,一定会被反噬。”

    沈冰清点头道:“不错,我师父说过,这遗迹的门得靠月光才能打开,但是这山谷中每十年的九月九日才会云开月出。”

    季鸣道:“今年刚好是十年,不过,现在距离九月九还有一个多月呢。”

    沈冰清道:“那我们只能慢慢等了,好在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

    季鸣叹气道:“看来只能如此了。”

    虽如此说,但是他并不打算等那么久。

    他打算明天就来设法解开禁制。

    他知道这禁制不一般,不过,并没有退缩。

    他最喜欢的就是挑战。

    越难办到的事情,他就越有兴趣。

    “对了,地图上留有一句用古文字写下来的话,叫做,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沈冰清突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