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女抽奖系统 > 章节目录 第239章 我不是故意的
    第239章 我不是故意的

    看得夏幽楠笑得那么得意,季鸣真的很想揍她屁股一顿。

    竟然想出这么一个方法来威胁他。

    你该说她是可恨呢,还是可爱。

    他伸手捏了一下她的鼻子:“我怕你了,教你一招不是不可以,不过,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啊?”夏幽楠问道。

    “告诉我,你姐的房间是哪个?”季鸣说道。

    夏望要求他们今晚上都住在夏家,所以季鸣就想提前打听一下夏幽然的房间。

    这样子,夜黑风高之时就可以嘿嘿了……

    夏幽楠瞪了季鸣一眼,警惕的道:“你想干嘛,今晚上想偷袭我姐?”

    季鸣瞪眼道:“什么玩偷袭,说得那么难听,我是那样子的人吗?”

    “那你干嘛问这个?”夏幽楠冷哼道。

    “你也知道,我是一个认床的人,第一次在陌生的地方睡觉,很难入睡,所以我打算在睡不着的时候,过去找她聊聊人生。”

    “原来如此,要说给你听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得教我十招才行。”夏幽然奸笑了起来。

    她最擅长的就是趁火打劫了。

    “你不是这么贪心吧?”季鸣叹气道。

    “你答不答应呢?不答应就算了,反而我又不亏什么。”夏幽楠双手抱于胸前,好整以暇地看着季鸣。

    她一点也不怕季鸣拒绝,她已经吃定他了。

    “成交。”季鸣伸出了右手。

    “合作愉快。”夏幽楠伸手与季鸣握在了一起。

    握完手后,两人会心笑了起来。

    接着,夏幽楠把姐姐的房间地址说了出来。

    而季鸣则开始教她招式。

    这回季鸣教她一点更加厉害的绝招。

    当然了,越厉害的绝招就越难修炼。

    这也是季鸣故意为之,让她不能短时间内学会,免得她天天来缠着自己。

    花了一个多小时,夏幽楠还没有将一招学会。

    她有点不耐烦了:“喂,这次的招式为什么那么难练?你是不是故意的?”

    季鸣神色平静的道:“因为招式越厉害,所以自然就难以掌握了,如果你想学容易的也可以,不过,威力至少要弱上十倍,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吧。这回的招式,如果完全掌握了,你的实力至少又可以提升很大一步。”

    “真的?”夏幽楠眼睛一亮,她又充满了干劲。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

    “好吧,暂时相信你,如果我掌握好之后,威力并没有那么强的话,那你就惨了,我一定会把你XXOO。”

    季鸣笑道:“随时欢迎。”

    晚宴结束后,季鸣被安排到了主别墅的客房中。

    本来,一般客人入住夏家时,只会安排在专门用来招待客人的客楼中。

    可见,夏望已经完全把季鸣当成是夏家中人了。

    季鸣洗了一个澡后,便在床上躺了下来。

    闲着无聊之际,他忍不住又取出手机,打开抽奖机看了起来。

    现在外部抽奖机上还有仙女之吻、仙女之心、仙女之体没有抽中。

    他虽然还有八千功德没用,但是暂时不打算用来抽奖。

    不是他不想得到仙女之吻这些,而是现在没有一点中奖的感觉。

    抽了也是白抽。

    他不想浪费功德。

    他打算存够五万功德,去内部抽奖机去抽取丹炉,这样子以后就可以随时炼丹了。

    他现在最缺的就是丹药。

    他打算明天找个时间就去好好逛一下京城,看看能不能找到一点孕含功德的物事。

    收好了手机后,他开始修炼起来。

    大约两点之时,他的房门被推了开来,只见身穿无袖睡裙的夏幽楠双手叉腰,一脸不悦地走了进来。

    这丫头大半夜的跑来,一定没有什么好事。

    所以季鸣没有理会她,装做睡着的样子。

    夏幽楠开了灯,然后走近床边,大声道:“死季鸣,快给我起床。”

    说着,伸手就去推动季鸣。

    季鸣睁开了眼睛,苦着脸道:“干嘛呢,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睡觉啊?”

    “你是猪吗,整天都知道睡,哼,你不是说今晚上去偷袭我姐的吗?怎么没去啊,一点信用也没有,我最鄙视你这种男人了。”夏幽楠怒道。

    季鸣无语了,竟然为这个原因闯进来,是不是太无聊点了。

    难不成这丫头想我去偷袭幽然,然后她躲在一边偷看?

    这是不是太重口味点了?

    他坐了起身,正色道:“我好像没有说过会去偷袭你姐的吧,我怎么是那么卑鄙无耻的人呢?我一向把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当成偶像,在没有结婚之前,是绝对不会那样子做的。”

    “是吗,那你为什么要问我姐的房间?”

    看到季鸣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夏幽楠真的很想揍他几拳。

    这家伙也太能装了吧,他明明非常想地去偷袭,现在却极为否认,有贼心没有贼胆,真不是男人。

    “随口问问而已,话说你为什么那么在意我不去偷袭你姐啊?感觉有点不对劲啊。”

    “哼,本来我和关关姐守在我姐的房间中,打算等你进来偷袭的话,我们就偷袭你,可是你这家伙竟然那么悠闲地在睡觉,害得我们等了半天,太可恶了。”夏幽楠恨恨的道。

    原来,在季鸣问姐姐房间时,她就心生诡计,打算趁此机会好好捉弄季鸣一番。

    季鸣笑道:“其实,我早就看出了你的阴谋,所以才没去。”

    “可恶,你太坏了。”夏幽楠说着,伸手就打起季鸣来。

    季鸣道:“再打我就还手了。”

    “有本事你就还啊。”夏幽楠继续打着。

    季鸣还会再客气,伸手就去呵她的痒。

    夏幽楠最受不了的就是这个了,很快笑个不停起来。

    笑着笑着,她就倒入了季鸣的怀中。

    突然间,季鸣感觉有点不对劲,因为手好像碰到了什么,软绵绵的。

    他赶紧将夏幽楠给放开了:“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夏幽楠红着脸瞪了季鸣一眼,鄙视:“你是有意的,变态。”

    说着,便逃离了房间。

    季鸣看了一下自己的右手,叹气道:“好像不是我的错吧。”

    顿了顿,有点意犹未尽的道:“不过,感觉楠楠一点也不比幽然小,再过几年,那就绝对惊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