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仙女抽奖系统 > 章节目录 第238章 奇葩的攻击
    第238章 奇葩的攻击

    很快,夏望的七十大寿便到了。

    一大早的,季鸣便和夏幽然两姐妹,还有关璐一起来到了夏家。

    夏家的人也是早早就起来忙碌了,为晚上的寿宴作好准备。

    夏望看到季鸣来,十分开心,拉着他到后院去下棋。

    季鸣心中叹了一口气。

    他原本还想和夏幽然找个偏僻无人之处好好培养一下感情的呢。

    现在为了讨好未来爷丈人,只能牺牲一下宝贵时间了。

    两人下的是围棋。

    本来,季鸣并不精通围棋的,但是当手拿起棋子的刹那,通过仙女之手的威力,马上就变成了围棋高手。

    夏望的围棋水平很高,如果是以前的季鸣,早就被杀得落花流水了。

    但是,现在他完全可以应付自如。

    两人杀得难分难解起来。

    夏望眼现赞赏之色:“小鸣,真有你的,年纪轻轻,围棋水平就这么高明了,已经很久没有人能和我战得这么久了,痛快,痛快,哈哈。”

    “爷爷,还是你老实力高一点,我的棋子都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了,只要再下三步子就会输掉。”季鸣举手投降了。

    其实,他本来可以战胜夏望的,但是为了讨好未来爷丈人,故意留下了一手,所以才让他获胜了。

    夏望并没有看到季鸣是故意放水,十分开心的笑了起来:“小鸣,别泄气,你现在的棋艺是非常难得的了,估计很快就能追上我。”

    季鸣微笑道:“我会努力的。”

    很快,晚上就到来了。

    夏望七十寿宴正式举行。

    夏家在京城中有一定的名望,所以京城上流社会的大多数成员都来了。

    一时间,热闹无比。

    不过,季鸣不喜欢热闹,所以喝了点酒,吃了一点美食后,就独自一人来到了后院。

    夏幽楠看到季鸣走向后院,眼珠子转了转,脸上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悄悄跟了过去。

    季鸣来到了一个人工小湖边上停了下来,然后头也不回地说道:“楠楠,干嘛跟着我啊?”

    夏幽楠从大约十远处的一棵大树后走了出来,撇了撇嘴道:“你背后长着眼睛啊,我走得这么轻,你竟然也能发现。”

    季鸣看了她一眼:“有事吗?”

    夏幽楠道:“你自己一个人跑来这里做什么啊?”

    “大厅中太闷了,所以就想出来随便走走。”季鸣说道。

    “原来如此,我也感觉很闷,一起组队吧。”夏幽楠笑眯眯的道。

    季鸣道:“还是算了,我比较喜欢自己一个人逛。”

    他知道夏幽楠又想缠着他教招式了,所以就拒绝她的提议。

    “姐夫,咱们都那么熟了,不要客气啊。”夏幽楠不由分说,挽起季鸣的手臂就走。

    很快,夏幽楠便来到了季鸣来到了一处偏僻的小树林中。

    “那个,姐夫,你现在好像又没什么事干吧?”夏幽楠满脸的甜笑,“再教我几式绝招吧。”

    季鸣看了夏幽楠一眼,心道:“果然如此,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想做什么了。”

    他叹气道:“楠楠,今天下午不是教过你了吗?”

    “那些我都已经学会了。”

    “虽然学会了,但是还没有真正的精通,所以你暂时还是好好修炼那几招吧,等到精通之后,你的实力又会提升不少的,贵在精而不在于多,贪多嚼不烂的。”季鸣苦口婆心道。

    “噢,我明白了。”

    季鸣赞道:“这才是乖孩子。”

    “能不能再教我一招啊。”夏幽楠竖起右手食指,咧嘴一笑。

    季鸣差点就摔倒了,敢情说那么多,她是一点也没听进去啊:“不教,我现在没有时间。”

    “你又没忙什么,怎么会没有时间呢。”夏幽楠鄙视道。

    “我忙着闲逛啊。”季鸣咧嘴一笑道。

    “去你的,再教我一招就行了,好不好嘛,我亲爱的姐夫。”

    “可是我现在没有心情。”

    “你真的不教?”夏幽楠寒起了脸来。

    看来这丫头想玩威胁了,不过,他最不怕的就是威胁了,坚决地摇起了头来:“不教,打死也不教。”

    “很好,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夏幽楠说着,用双手捧住季鸣的嘴就亲了起来。

    季鸣不由得完全怔住了。

    他原本以为夏幽楠会动手打人呢,没想到竟然是用嘴来攻击。

    这样子的攻击是不是太奇葩点了?

    她到底想干嘛呢?

    想要他感受一下湿身之痛?

    这样子真的会痛吗?

    季鸣很认真地想了想。

    好像会痛。

    痛苦中夹杂着快乐。

    简称痛快!

    不过,季鸣是不打算对她出手的。

    毕竟这是幽然的亲妹。

    刚泡上姐,现在又图谋人家的亲妹,是不是有点太过于禽兽?

    但是好好想想,感觉一点也不禽兽。

    不是有一句话说过吗,不泡小姨子的男人不是好男人吗!

    但是想归想,他暂时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季鸣终于狠下心将夏幽楠给推了开来:“楠楠,你这是干嘛啊?你不知道我不是随便的人吗?”

    “嘿嘿,知道怕了吧。”夏幽楠得意洋洋的道。

    季鸣彻底无语了,这算哪门子的怕啊:“是是是,我很怕。”

    “我现在再问你一遍,教不教我一招?”

    “不教的话,是不是你又再来亲我啊?”

    “你说呢。”

    “不教,打死也不教,我季鸣怎么说也是血性男儿,怎么可能轻易就被人威胁到呢?传出去,我哪还有脸面再在京城中混啊。”

    季鸣抬头挺胸,一副士可杀不可辱的模样。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真的确定不教?”

    “不错,你想怎么样,尽管来吧,如果我皱一下眉头,就不是你姐夫,是你妹夫。”

    “那好,我现在就去告诉我姐,你刚才强吻了我。”夏幽楠说着,转身就往大厅行去。

    靠,不带这样子的吧。

    季鸣这才明白夏幽楠的真正目的,就是以此来威胁自己。

    他赶紧上前将夏幽楠给拦了下来:“楠楠,做人不能这么卑鄙无耻的吧,明明你是自己强吻我的。”

    “你说我姐会相信谁呢?”夏幽楠笑了笑,笑得不是一般的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