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仙女抽奖系统 > 章节目录 第216章 战国玉
    第216章 战国玉

    夏幽然对于张晋爵夫妇的得意神情感觉很不爽,心中叹了一口气:“季鸣果然还是上了张晋爵的当。”

    季鸣没有理会张晋爵的嘲讽,将三百万给了李老板,然后问道:“老板,请问有没有小火炉?”

    “有啊,怎么了?”

    “借我一下。”

    “没问题。”

    很快,李老板便取来了一个手提小火炉。

    季鸣打开火,然后将那块玉坠放在上面烤了起来。

    不大一会儿,玉坠便变成了红色,且散放着动人的光泽,看起来就像是浴火重生的凤凰一般。

    众人不由得满脸震惊了起来:“这是……”

    “季先生,可以把玉让我看一下吗?”李老板回过神来,走近季鸣。

    “没问题。”季鸣很爽快地将玉递了过去。

    李老板取来放大镜仔细观察了起来,最后连连赞叹道:“雕工完美,玉质上乘,好玉,好美的玉。这是战国时代的红玉,而且是帝王之物,价值连城啊。”

    接着十分沮丧地叹气道:“想不到这玉被人用精巧的技术在外表上涂上了一层玉膜,隐藏了庐山真面目。唉,放在我这里那么久了,竟然一直都没有发现,我感觉自己就是一个瞎子,已经没有什么颜面再在古玩界中混了。”

    季鸣微笑道:“李老板,别泄气,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经过今天这一着,你以后的眼光一定会变得更加精湛起来。”

    李老板听了季鸣的话,重新恢复了信心:“说得一点也不错。”

    “李老板,这真是战国时代的古玉?”张晋爵有点不甘心的道。

    李老板道:“不错,这玉十分珍贵,在国内拍卖的话,至少可以卖上十亿,如果到国外去拍卖,一定不会少于三十亿。”

    什么!

    三十亿!

    张晋爵和欧阳如云夫妇犹如遭到电击一般,一时间呆住了。

    几千万他们不在乎,但是几十亿就不得不放在心上了。

    因为他们夫妇的所有私人财产也不过二十多亿而已。

    他们现在郁闷得要吐血了。

    张晋爵非常的后悔,如果知道这块玉那么值钱,就算拼完二十亿,也要跟季鸣抢到最后了。

    夏幽然心中对季鸣更加佩服起来,原本以为,他是在和张晋爵斗气,没想到他早就看出了这玉的价值。

    她现在有种自豪的感觉。

    毕竟,没有哪个女人不想看到自己男朋友有本事的。

    季鸣则得意洋洋地笑了起来:“只花三百万,就赚到了三十亿,实在是太赚了,张先生,多谢你刚才成全了,不然我也不能花这么少的钱买到这么好的玉,哈哈。”

    张晋爵和欧阳如云两人恨得牙痒痒的,本来以为打到了季鸣的脸,没想到最后被打脸的却是自己。

    欧阳如云狠狠地瞪了季鸣和夏幽然一眼:“你们给我等着,我不会这就么算的。”

    说着,便悻悻离开了。

    张晋爵也赶紧跟着出去了。

    “季先生,如果你没有路子的话,我可以帮你安排到国外去拍卖,只收你百分之一的佣金就可以了。”李老板说道。

    他确实很厚道,一般人至少都要抽百分之十左右的佣金的。

    季鸣道:“老板,不好意思,这玉我要送人的,所以暂时不会拿去拍卖。”

    “那好吧。”李老板微感失望,如果季鸣把玉交给他拿去拍卖的话,就算是只有百分之一的佣金,也有好几千万了,这样子下半辈子就算不做生意,也能活得很滋润了。

    “对了,还有没有好一点的古玉,拿来给我看看吧。”季鸣说道。

    李老板现在知道季鸣是一个既有钱,又有眼力的主儿,所以没有再藏私,将最好的玉取出来。

    最后,季鸣花了一百万买了一块灵气还算不错的古玉。

    离开了玉器店后,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

    坐上了车后,季鸣道:“幽然,想吃什么?我请客。”

    夏幽然笑道:“你现在吃什么都香了吧。”

    “哈哈,那是当然的,一下子就赚了几十亿,今晚上睡觉也会笑起来。”

    “你刚才说要把那块红玉送给人,准备送给谁啊?”夏幽然眨了眨美丽的大眼睛,似有意又似无意的说道。

    “送给我以前的一个大学同学。”季鸣随口说道。

    “男还是女的?”夏幽然用一种很自然的语气问道。

    “女的。”

    夏幽然很平静的哦了一声。

    不过,她眼中却闪过一丝不悦。

    她原本以为季鸣会把这玉送给自己的呢。

    她在吃醋了。

    对,她吃醋了。

    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吃醋。

    她原本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为男人吃醋的呢。

    她现在才知道自己原来也只是一个平凡的女人而已。

    她强迫自己不要在意,只不过是一块玉而已,没有什么值得烦的。

    可是她的心头还是忍不住有点酸酸的。

    那种感觉真是让人抓狂。

    她真的很想冲季鸣大狂一下。

    但是她不能。

    她不能让他知道自己在吃醋。

    不然,以后,他一定会把尾巴翘上天的。

    突然,她发现季鸣在笑,笑得很促狭。

    这混蛋,没看到我在生气吗。

    她真的很想一脚将他给踹下车去。

    她忍不住瞪眼道:“你笑什么啊?抽了?”

    季鸣笑道:“幽然,你看起来心情很不好啊,是不是怪我没把玉送给你啊?”

    “没有,你想多了,我怎么会为这种小事生气。”夏幽然向他投去了鄙视的一眼。

    “哈哈,别狡辩了,你在吃醋。”

    “没有,我才不会吃醋呢。”她打死也不会承认自己在吃醋的。

    “真的没有?”

    “没有,就是没有,你烦不烦啊。”

    “好了,不逗你玩了,这玉坠我只会送给你。”季鸣说着,将玉坠戴在了夏幽然的脖子上。

    “我才不稀罕呢。”夏幽然淡淡的道。

    不过,她眼中却闪出了一抹笑意。

    自从与季鸣恋爱后,她越来越有小女人的一面了。

    吃了晚餐后,季鸣便送夏幽然回到关璐的别墅中。

    让他感到意外的是,关璐还没有起床。

    在客厅坐了一会后,季鸣便离开了。

    当他走出别墅大门,准备走向自己的车子时,一辆黑色车子突然针对似地疾速朝他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