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仙女抽奖系统 > 章节目录 第204章 张晋爵
    第204章 张晋爵

    张晋爵目光落在了夏幽然清冷绝美的脸蛋上,嘴角露出了一个迷人的笑容:“幽然,很久不见了。”

    她还是那么美,还是那么冷,还是那么迷人,就像是冰雕的玫瑰。

    夏幽然淡淡的道:“很久不见了。”

    “最近过得好吗?”

    “非常好。”

    “那我就放心了。”张晋爵接着歉然道:“幽然,对不起,我也是迫不得已,这才与如云结婚的,希望你能理解,我永远只爱你一个。”

    夏幽然淡然一笑道:“没事,我已经不在意了。”

    张晋爵一怔:“真的?”

    他深深地看了夏幽然一眼,发现她眼神冷漠,似乎对自己已经没有了一点感情。

    顿时感到一阵失落。

    他对夏幽然还是很有感情的。

    但是,当看到桌子的号码时,他心情瞬间变好了。

    “幽然,我清楚的记得,我们第一次约会就在这山顶餐厅中,而且坐的就是这张桌子,128号,我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个数字,因为那和你的生日相同。看来你对咱们之间的一切还很在意,我很开心。”张晋爵微笑道。

    他现在心中猜测夏幽然只是表面上对自己无情而已,其实内心深处一直都有自己的影子。

    不然,也不会一回京城,就跑来这个让两人留下美好回忆的位置用餐了。

    夏幽然先看了季鸣一眼,然后喝了一口水,淡淡的道:“你想多了。”

    “也许吧。”

    张晋爵不相信夏幽然的话。

    因为他对自己的魅力有信心,晓得凡上爱上自己的女人,就绝对不会变心。

    张晋爵的目光落在了季鸣的身上:“幽然,这位是?”

    季鸣脸带微笑,站起身,十分友好地伸出了右手:“你好,我叫季鸣,是幽然的男朋友。”

    张晋爵边有礼貌地伸手与季鸣握了一下,嘴角掠过一丝嘲弄:“季先生,你可真会开玩笑。”

    在他看来,季鸣全身上下没有一丝亮点,跟自己差得天地远,所以夏幽然绝对不会看得上他的。

    “季鸣没有在开玩笑。”夏幽然认真说道。

    张晋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幽然,你说的是真的?”

    夏幽然点头道:“不错。”

    “你在说谎。”张晋爵突然有点激动了起来。

    他非常了解夏幽然,晓得她是不会随便爱上一个男人的。

    他原本以为,除了自己外,她再也不会爱上别的男人了呢。

    所以他无法接受。

    夏幽然冷冷的道:“我从来都不会在感情的事情上开玩笑。”

    这下,张晋爵没话说了。

    他感到郁闷极了。

    他感觉忌妒极了。

    他是一个占有欲极强的人,自己得不到的东西也绝对不允许别人得到。

    只是他平时事事顺利,所以没有机会表现出来而已。

    在他看来,夏幽然是属于自己的,别的男人不配与她在一起。

    就算自己已经结婚了,也不容许她的身心被其他男人占有。

    “为什么,这小子哪点比得上我了,你为什么会选择他?”张晋爵忘记了彬彬有礼的绅士形象,十分气愤的大声道。

    夏幽然眼中闪过了一丝反感,她想不到这张晋爵会如此的自私。

    明明自己已经结婚了,却不允许前女友去交男朋友。

    难不成他希望自己这辈子都得不到幸福,都要活在痛苦之中?

    她感觉自己以前真是瞎了眼,竟然会爱上这么一个男人。

    本来,就算对张晋爵已经没有感觉了,但是以前的美好还会留在夏幽然的记忆中。

    但是她现在那一丝美好回忆已经荡然无存了。

    她只觉得恶心。

    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深刻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知人知面不知心!

    季鸣有点不乐意了,哥要钱有钱,要貌有貌,要才有才,有武有武,要妞有妞,哪点不比你一个靠脸蛋吃饭的货色强多了。

    他瞪了张晋爵一眼,不爽的道:“你这是什么话啊?我哪点比不上你了,是你比不上我才对吧,你除了长得比我像女人外,还有什么徝得自豪的。”

    张晋爵冷哼一声:“厚颜无耻。”

    季鸣拱拱手道:“彼此彼此。”

    夏幽然感觉季鸣这个举动实在是太可爱了,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张晋爵气得直咬牙。

    他心中恨恨的想道:“季鸣,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便在这时,楼下响起了一阵有点凌乱的脚步声。

    紧接着,只见一群警察走了上来。

    为首的正是警察分局副局长孙连山。

    紧随之后的正是其儿子孙刚。

    张晋爵和孙连山认识,所以迎了过去:“孙局,很久不见了?”

    孙连山道:“原来是欧阳世家的张总经理啊,很久不见了。”

    两人友好地握了一下手。

    “孙局,摆这么大的阵势,想干什么啊?”张晋爵疑惑的问道。

    孙连山气愤的道:“有个不长眼的家伙,竟然敢把我儿子给打伤了,所以我就来和他讲一下道理。”

    “那家伙确实是不知死活,连警察局长的少爷也敢打。”

    “爸,就是那个家伙。”很快,孙刚就找到了季鸣所在。

    由于距离有点远,再加上只看到侧面,所以孙连山一时间没有认出季鸣来。

    他怒气冲冲地率着众警察走了过去。

    原来是季鸣得罪了孙连山,张晋爵笑了,笑得十分的开心:“这下有好戏看了。”

    虽然,他知道自己一说话,孙连山一定会放过季鸣的。

    但是,他不打算这么做。

    他要让季鸣吃苦头,要让这小子知道自己与他张晋爵有多大的距离。

    而且,他打算一会就借孙连山之手来好好羞辱一下季鸣。

    他要让季鸣向自己跪下来求饶。

    哼,这就是跟他张晋爵抢女人的代价。

    他慢慢地跟了过去,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冲到了季鸣餐厅处后,孙刚狞笑了起来:“臭小子,竟然敢打我,现在老子就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孙连山本来想说什么的,但是突然间认出了季鸣来,顿时吓得脸色苍白,浑身发抖。

    那天晚上,被战鹰拿枪抵住脑袋情景再次十分清晰的浮现在他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