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仙女抽奖系统 > 章节目录 第193章 真迹现形
    第193章 真迹现形

    众人看向窗外,什么也没有看到,立时明白上了季鸣的当,赶紧回过头去,只见他正在朝古画喷水,纷纷吓了一大跳。

    “混蛋,你弄坏了我的画,我跟你拼命。”古岩发出一声悲呼,疯狂地朝季鸣扑去。

    “这小子真是焚琴煮鹤。”何大师眼中充满了鄙视。

    “可恶,这臭小子连画也不懂得爱护,果然根本就不懂得鉴定。”夏望有点痛心的道。

    他现在非常后悔让幽然带他来了。

    夏幽然更加郁闷了:“他到底想玩什么?”

    眼看古岩快要冲近前来了,季鸣陡然发出了一声大喝:“站住,古老板,淡定点,谁毁坏你的画了,好好看清楚再说。”

    古岩走近前去,伸手轻轻摸了一下画,发现什么都完好如初,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欢呼:“咦,这纸竟然是防水的,太好了。”

    季鸣道:“拿一下小镊子来。”

    古岩现在对季鸣恶意大减了,虽然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是没有多问,去取来了一个小镊子。

    季鸣接过小镊子,然后小心翼翼地在画上鼓捣着。

    何大师满脸的冷笑:“看你能弄出花样来。”

    大约十分钟后,他将一张薄得有如丝一般的透明细纸从画上夹了出来。

    这是他刚才动用透视仙眼才发现到的。

    “这……”何大师不由得怔住了。

    他想不到画的表面上竟然会粘着一张这么薄的,让人根本就无法察觉得到的纸。

    在场的其他人也跟着怔住了。

    竟然可以做出这么一张薄纸来,真是太鬼斧神功了。

    这时,再看那画,虽然还是和之前差不多,但是一股苍凉的气息直透了出来,让人身处于秋天的深山野林中一般。

    原来,那张薄纸是被人特别弄上去,好遮掩住真正的画意。

    这样子,就可以达到了真真假假的状态,让人难以分辨。

    “这、这、这是真迹,绝对是真迹。”夏望激动无比的惊呼起来。

    他迫不及待地走近古画欣赏起来。

    “画得真是太好了。”夏望是黄公望的超级粉丝,所以他越看越喜欢。

    看着看着,就忍不住伸手轻轻抚摸起来。

    就好像抚摸着自己的老婆一般。

    古岩叹气道:“我早就感觉到这是真迹了,我的感觉向来都是那么准的,只是一直感觉少点什么,原来是因为这张薄纸给缘故。”

    一边说着,一边从季鸣手中接过了薄纸看了起来,惊叹:“想不到世上竟然有人能制作出这么薄而有韧性的纸来,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

    单是这一张纸,也是价值连城的。

    他小心翼翼地把薄纸给收藏起来了。

    何为则感到十分沮丧和郁闷起来:“可恶,为什么那小子可以发现粘纸?气死我了。”

    他向来以绝对不会出错而闻名于世,这才博得了华夏第一鉴定大师的称号。

    可是现在却看走眼了,如果传出去,一定会名声不保的。

    一时间,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最后他悄悄离开了。

    因为他实在是没有脸再呆在这里。

    季鸣虽然发现了,但是没有理会。

    他相信,以后这货碰到自己也不敢再嚣张了。

    “季鸣兄弟,你真是太能干了,这么隐秘的东西也让你发现了,我为刚才的事向你道歉。”古岩歉然道。

    “小鸣,我们以貌取人,惭愧之极。”夏望也是十分不好意思。

    他现在对季鸣感激到了极点。

    如果不是他,那么自己就会错过了黄公望的真迹,那可得抱憾终生了。

    季鸣对这两个知错能改,平易近人的老人充满了好感,微笑道:“两位前辈过奖了,我也只是侥幸而已。”

    夏望十分开心地伸手拍了一下季鸣的肩头:“好,胜不骄败不馁,果然不愧是我夏家的孙女婿,幽然找到了一个好男人,我这下可以放下了一件心头事。”

    夏幽然微红着脸道:“爷爷,不要乱说,我和季鸣不是那种关系,我们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夏望道:“普通朋友也可以发展成超友谊的关系嘛,反正我是看上这个孙女婿了。”

    季鸣想不到这夏家之主如此的通情达理,善解人意,真想好好地给他一个拥抱:“爷爷,发现你真是太有眼光了。”

    夏望哈哈一笑道:“那是当然的,鉴定能力强的男人,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小鸣,有空要常来家里陪我这个老人家喝喝茶,聊聊天啊。”

    夏幽然对这一老一少是无语了。

    不过,她难得看到爷爷这么高兴,所以也就没有再说什么煞风景的话。

    “咦,何大师呢?”古岩突然说道。

    他有点想看看目中无人的何大师在走眼后,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不料,却看不到人了。

    夏幽然微笑道:“他刚才一声不响离开了。”

    众人相对笑了起来,都晓得他已经没有面子留在这里了。

    古岩再也忍不住,十分开心的大笑了起来:“第一鉴定大师也不过如此嘛。”

    那个夏涛也是感到尴尬极了,他也没有面子再呆下去,借口有事离开了。

    大约十一点半之时,夏幽然说道:“爷爷,古伯伯,已经中午了,你们肚子应该也饿了吧,咱们一起去吃午餐吧。”

    两个老人依然在爱不释手地欣赏着黄公望的画。

    已经欣赏了一个多小时了,他们还不满足。

    他们简直是画痴啊。

    季鸣还是第一次在现实中看到对某种事物这么着迷的人。

    “幽然,我们还不饿,你和小鸣先去吃吧,你一定要好好帮我招待一下他啊。”夏望眼睛不离画,随口说道。

    “就是啊,你不用担心我们的,一会我的员工自然会送来食物。”

    夏幽然没办法:“好吧。”看向季鸣:“咱们只好自己先去吃了。”

    季鸣微笑道:“没问题。”

    坐上了车后,夏幽然问道:“季鸣,你想吃什么?”

    “我随便的,咱们就去你平常最喜欢的餐厅去吃吧。”季鸣说道。

    夏幽然道:“那就去山顶餐厅吧。”

    季鸣道:“好的,不过,我不知道路,你帮我指引啊。”

    就在季鸣准备发动车子时,只见夏幽然目光呆滞地望着街道对面的一个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