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女抽奖系统 > 章节目录 第192章 何大师
    第192章 何大师

    很快,一个女员工便送来了热茶。

    何大师喝了一口茶后,有点不耐烦的说道:“好了,赶紧把画拿出来让我看看吧,一会我还有事呢。”

    古岩眼中闪过一抹不快,很想说,有事就赶紧滚。

    不过,最后还是忍了下来。

    毕竟这货声名在外,一定有点水平的,错过了可惜。

    古岩走进了一间相连的里室,不大一会儿,便取出来一个长长的玉匣。

    单是这玉匣子也是价值连成的古董了。

    他一边打开玉匣子,一边谦虚的说道:“何大师,这幅黄公望的画,我和夏老水平有限,始终无法看出真假了,我直觉这是真迹,但是又感觉缺少了点什么。”

    何大师眼中闪过一丝不屑,淡淡的道:“不必在意,你们道行不够,看不出也是很正常的事。”

    古岩真的有点生气了。

    这何为也太过于目中无人了吧。

    他古岩在古玩界也有一点的名声,想不到这货竟然这么一点也不给面子。

    第一鉴定大师又怎么样,我就不信你也能看出这幅画的门道来。

    夏望也对于这何大师的傲慢感觉不爽。

    不过,一想到他是华夏第一鉴定大师,有点脾气是很正常的事,所以也就不多加理会了。

    何大师拿起画,用放大镜仔细看了起来。

    大约半个小时后,何大师放下了画:“这是赝品。”

    古岩问道:“何大师,你是从哪里看出这是赝品?”

    何大师洋洋自得的道:“这幅画无论是画功,还是画意,均没有一点瑕疵,可以说已经达到了以假乱真的程度,就算是再厉害的鉴定大师,也都会看走眼,我猜测这临幕之人,一定也是古代的一个绘画高手。”

    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但是呢,最关键的一点,就是缺乏一点灵气,这幅画画的是深山野林的秋景,虽然也显得秋意苍茫,但是却还是有一点不足,就是没有那种让人身临其境的感觉。”

    然后看了古岩一眼:“你之前感觉缺少什么,就是这个原因。”

    季鸣心道:“这家伙有点水平,怪不得能成为第一鉴定师。”

    听何大师说得头头是道,古岩和夏望忍不住拿起了画,再次仔细看了起来,果然看到了何大师所指出的那些不足。

    他们不由得对这何大师佩服得五体投地起来,赞道:“果然不愧是第一鉴定大师,眼力独到。”

    古岩接着有点沮丧的道:“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小学生,以前的东西都白学了。”

    夏望一脸的失望:“原本以为这回一定可以得到一幅黄公望的真迹,没想到最后也是假的。”

    “何大师,你真是太厉害了。”夏涛拍起了马屁来。

    他现在感觉十分开心和自豪,因为何大师是他请来的,所以自然脸上也有光。

    何大师脸上露出了不可一世的神色来:“小意思而已。”

    “季鸣,你怎么看?”夏幽然突然看向了季鸣。

    “我看一下。”季鸣从古岩手中接过画看了起来。

    何大师十分的不开心:“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不相信我的鉴定?竟然要这个毛还没有长齐的小子来鉴定?他懂什么?”

    “就是,幽然,你让这小子来鉴定,这不是侮辱何大师吗?”夏涛瞪眼道。

    夏幽然神情平静的道:“我让季鸣看,并不是怀疑何大师,只是我相信季鸣有很强悍的鉴定能力。”

    季鸣微笑道:“幽然,多谢支持。”

    何大师冷哼道:“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太不自量力了,学到了一点皮毛,就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

    季鸣懒得理会他的嘲讽,仔细看起了画来,之后说道:“这是真迹。”

    夏幽然又惊又喜:“真的?”

    其他人可没有像夏幽然那样子对季鸣充满信心,他们都不把季鸣的话当一回事,认为季鸣是在信口雌黄而已。

    “胡说八道,不懂别在这里装,这幅画哪里是真的了,你这是把鉴定当成儿戏。”何大师用力拍打了一下桌子,十分生气的站了起身,目光冰冷地瞪着季鸣。

    他现在感觉受到了侮辱。

    他可是鉴定界的权威,鉴定出来的结果就一定是对的,绝对不容许别人随便打翻。

    他甚至有了想杀季鸣的心。

    “何大师,别跟他一般见识,这家伙只是想出风头而已,根本就不懂得鉴定。”夏涛说道。

    然后瞪向了夏幽然:“幽然,你看看你找来的是什么人啊?”

    “幽然,把你的朋友带走吧。”夏望也有点不开心的道。

    古岩也不由得对季鸣有点失望了,原本以为是一个脚踏实地的年轻人,没想到也只是哗众取宠之辈而已。

    夏幽然神色坚定的道:“爷爷,季鸣不会胡说的,他在鉴定古玩方面很有能力。”

    夏望眉头皱了一下,他了解自己的孙女,晓得她是一个个性独立的人,不会随便相信人的。

    难道这小子不是在乱扯?

    何大师忍着气盯着季鸣:“小子,你说说看,真在何处?如果不能指出来,那你以后就别想再在古玩界中混了。”

    季鸣看向古岩:“古老板,请问有没有那种浇花用的小小喷壶。”

    古岩疑惑道:“有,怎么了?”

    “借我一下。”

    古岩点点头,让一个员工去取来了一个小喷壶。

    季鸣将古画挂了起来,然后将喷壶对着,准备朝上面喷水。

    何大师喝道:“你想干什么?要朝画喷水吗?你有没有一点常识,这会毁了画,这幅画虽然是赝品,但是却也属于上等的精品,很有收藏价值。”

    “不错,不能在画上喷水。”夏望和古岩附和道。

    虽然不能得到真迹,但是这幅赝品几可乱真,聊胜于无,所以他们也不想弄坏。

    他们越发感觉季鸣不靠谱了。

    这小子根本就是什么也不懂,摆明在搞破坏。

    夏幽然眉头皱了起来,她也不知道季鸣想搞什么,但是最后还是选择相信他。

    “小子,快把画还给我。”古岩紧张地朝往季鸣走了过去。

    “咦,你们看,那是什么。”季鸣突然往窗外一指。

    众人忍不住偏头望了过去。

    季鸣不再犹豫什么,往古画上喷起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