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女抽奖系统 > 章节目录 第186章 黄公望手稿
    第186章 黄公望手稿

    第二天,帮浅雪针灸后,季鸣便动身前往幽然公司。

    他打算和夏幽然谈谈成立集团的事情,让她和沈冰清一起管理。

    不过,当他来到公司时,发现夏幽然竟然不在。

    今天虽说是周日,但是她这个工作狂是不会放过一点加班机会的。

    难道转性了?

    还是她生病了?

    他忍不住取出手机,拨打了她的号码。

    不过,竟然没有人接。

    季鸣皱了一下眉:“她在干嘛?难道去上厕所了?”

    他又拨打了一次。

    这回,终于拨通了。

    “怎么了?”手机中传出来夏幽然的声音。

    “怎么现在才接电话,你在上厕所?我怎么听到哗啦啦的水声。”季鸣笑道。

    “去死,有事吗?”

    “你现在在哪啊?我来公司找你,没看到人,还以为你生病了呢。”

    “在京城。”

    “怎么突然就回京城了?”季鸣有点意外。

    “过两天是我爷爷七十大寿,所以回去陪他几天。”

    “原来是咱爷爷的生日到了,你怎么不早说,我好陪你一起回去看看他老人家。”

    “一边去,什么咱爷爷,别乱认亲戚。”

    季鸣哈哈一笑道:“明天我有事要到京城,到时去找你。”

    “随便你了,对了,你的别墅已经装修好了,只要置办家具就可以进去住。”

    “置办家具的事情也麻烦你了。”

    “还是你自己去选吧,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类型的。”

    “你喜欢的,我都喜欢。”

    季鸣说完,便挂掉了电话,不让夏幽然有一点拒绝的机会。

    他最烦的就是选购东西了。

    而且他还有一个更主要的目的,那就是让幽然成为那房子的女主人,所以理所当然要用她喜欢的家具了。

    之后,他回到了家中。

    他把小希子和尚玉琪叫来,然后把仙武的练气期口诀传授给了她们。

    并让她们绝对不能传出去。

    不过,他暂时不帮她们针炙。

    等她们适应一段时间再说。

    他并非厚此薄彼,而是打算一个一个来。

    小希子和尚玉琪想不到这世上竟然会有这么神奇的修炼功法,一下子就迷上了,没有多想一下就回房修炼了起来。

    周一早上,吃了早餐后,季鸣便开车赶向了京城。

    花了四个多小时后,他终于来到了京城。

    就在他准备前往初晴家中时,突然一不小心注意到了夏幽然。

    只见她走进了一条古玩街中。

    季鸣将车停下,也跟着进入了古玩街。

    很快,他就看到了夏幽然。

    他脸上露出一丝促狭的笑容,悄悄走近她身后,伸手在她左肩头上轻拍了一下,然后快速闪到右边去。

    以前上学时,他最喜欢的就是这样子逗人玩了。

    幽然往左回过头,但是没有看到人,不由得一阵疑惑。

    “我在这里呢。”季鸣哈哈笑了起来。

    幽然回过身去,这才看到了季鸣,感到十分意外:“你怎么在这里?”

    季鸣暧昧一笑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有缘千里来相会。”

    夏幽然白了季鸣一眼:“就会嘴巴会说。”

    季鸣哈哈笑道:“对了,幽然,你来这里做什么?看不出你也喜欢捡漏嘛。”

    夏幽然道:“我爷爷非常喜欢字画,所以我想来看看能不能淘到点好东西送给他当寿礼。”

    “原来如此,那我陪你逛逛。”

    很快,两人便来到了一间看起来不错的古玩店中。

    “两位,请问要买点什么古董呢?我们这里什么古董都有,玉佩、字画、瓷器,每样都保证是真品,而且价格优惠,童叟无欺。”

    一个四十多岁,长得有点瘦,留着小胡子,眼神有点奸诈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满脸笑容的道。

    “有没有黄公望的画?”夏幽然随口问道。

    他爷爷最喜欢的就是黄公望和王伯虎的画了。

    不过,她并不存有一点希望的,因为黄公望留在世上的画并不多。

    像这些古玩店应该不会收藏得到的。

    可是没想到那老板说道:“哎呀,姑娘,你来得正是时候,前些日子,我正好得到了一副黄公望的画,不过,却是草稿,有点不完善,但是现在来说,也是非常的难得了。”

    夏幽然大喜:“真的吗?太好了,快拿出来给我看看。”

    黄公望画就算是未完成的草稿,也是珍贵无比的。

    “两位,请随我来。”

    季鸣和夏幽然随着古玩店老板进入了内室中。

    接着,一个女店员送来了热茶。

    不大一会儿,老板便从一个保险箱中取出了一个长长的木匣子。

    “姑娘,画就在这里面。”老板一边说着,一边打开木匣子,珍而重之地取出了一幅卷轴。

    夏幽然点点头,接过卷轴,小心地打了开来。

    很快,一幅纸张有点发黄的水墨山水画便出现在了她眼前。

    这画的笔力老到,简淡深厚,正是黄公望的手笔。

    不过,画中的有些景物不够完美,显然还没有修饰过,可能是因为草稿的缘故。

    虽然夏幽然的鉴定能力不是很强,但是自小到大,经常跟着爷爷欣赏黄公望的画,自然而然也有不少心得。

    所以,她现在有点激动了:“这是黄公望的画没错。”

    老板得意的道:“那是当然的,我可是花了很大功夫才弄到的。”

    “老板,这多少钱?”

    “本来至少五十万才行的,但是看到你这么喜欢黄公望的画,咱们也是同道中人了,所以便宜让给你,三十万就可以了。”老板十分爽快的道。

    夏幽然把画放下,然后站起身,对季鸣道:“咱们走吧。”

    老板一怔:“怎么了?嫌贵吗?那再给你算便宜一点,十万就可以了。”

    夏幽然冷冷的道:“一万我也不要,这是假的。”

    老板瞪眼道:“不要随便毁坏我们店的名声,我赵德为人老实,从来都不做黑心的生意,这明明是真品,你哪只眼睛看到是假的?”

    夏幽然冷笑道:“我是看不出来这是假的,但是从你的表情和态度就知道一定是高仿品,一般像黄公望的画,就算是草稿,也一大堆人来抢,绝不可能会主动让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