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仙女抽奖系统 > 章节目录 第158章 上门闹事
    第158章 上门闹事

    听到喊声,正和女儿坐在客厅看电视的陆雨馨脸色一变:“不好,是大伯来了。”

    她犹豫了一下后,便过去把门打开。

    只见门外站着一大群人。

    其中,站在最前面的正是冯香菊。

    而敲门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有点矮,但是很壮。

    他就是冯香菊的老公,陆雨馨的大伯蒋贵。

    剩下的则是十来个面目凶恶,手持木棒的混混青年。

    “大伯,你带这么多人来我家做什么?”陆雨馨吓了一大跳。

    “你这贱货,竟然敢叫男人来打自己的大嫂,看我怎么收拾你。”

    蒋贵说完,便冲进屋中,一巴掌狠狠地打在了陆雨馨脸上。

    陆雨馨惨叫一声,嘴角流血,摔坐在了地上。

    陆初晴吓了一跳,赶紧奔过去将陆雨馨扶了起来:“妈妈,你怎么样了?”

    “初晴,不用担心,妈妈没事。”陆雨馨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安慰道。

    陆初晴怒瞪着蒋贵:“你这混蛋,凭什么打我妈?”

    蒋贵冷哼道:“就凭她偷男人,就凭她欺负自己的嫂子,就凭她丢进了我们蒋家的脸。”

    其实,他之所以如此生气,并不是因为老婆被打,而是因为吃醋,他一直都对陆雨馨有野心。

    如果不是因为冯香菊那泼妇时时盯着,他早就对陆雨馨做点什么了。

    “那野男人在哪?”蒋贵接着吼道。

    “我在这里?”季鸣走了过来,脸色阴沉得可怕。

    对于陆雨馨被打,他十分愤怒。

    一大群人半夜上门欺负别人孤女寡母的,算怎么一回事。

    “你就是那个打我老婆的野男人?看老子怎么收拾你。”蒋贵一拳攻向了季鸣的脸。

    不过,他的拳头还没有打到季鸣,却被季鸣一脚给踹趴在了地上。

    “这混蛋竟然敢动手,各位兄弟,给老娘上,灭了他。”

    看到老公被打,冯香菊十分气愤,朝那些混混青年吼道。

    那十来个青年答应一声,纷纷挥动武器击向了季鸣。

    “小心。”陆雨馨母女吃了一惊,不由得为季鸣担心起来。

    “小心?他今天是死定了,哼,这就是跟老娘作对的下场。”冯香菊狞笑了起来。

    季鸣却根本就不将这些混混放在眼中,三两下就将他们给踢倒了。

    “原来新爸爸是一个武林高手。”初晴惊呼了起来,眼中充满了崇拜,她一直以来最希望的就是能有一个有本事的爸爸了。

    陆雨馨也想不到季鸣如此能打,十分惊喜,感觉今天把房间租给季鸣,是租对了。

    以后有他住在这里,就不怕坏人来闹事了。

    冯香菊脸色大变:“可恶,他怎么这么厉害。”

    身子竟不由自主地有点发抖起来。

    季鸣走近蒋贵,冷冷的道:“上门打人,你挺嚣张的嘛。”

    “你,你想做什么?”蒋贵吓了一大跳。

    看到季鸣一以己之力瞬间打倒了十多个凶悍的黑道混混,他早就对他充满了畏惧。

    “当然是揍扁你了。”

    季鸣说着,便扑上去对蒋贵拳打脚踢起来:“让你上门欺负人,让你有爹生没娘教,让你良心被狗吃了,让你没事装逼……”

    蒋贵顿时惨叫连连了起来,一边颤声求饶:“大哥,别打了,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这样子了。”

    “爸爸,打得好。”陆初晴激动得直拍手,“不要跟他客气,再多打几下,把他揍得连他老婆也认不出来。”

    不大一会儿,蒋贵就被打得鼻青脸肿起来。

    陆雨馨有点不忍心了:“季鸣,可以了,不要再打了。”

    初晴道:“妈,别同情他,他那是活该。”

    季鸣停下了手,冷冷的道:“以后还敢来欺负人吗?”

    “不敢了,绝对不敢了。” 蒋贵赶紧摇起了头来。

    季鸣接着看向了呆站在一边的冯香菊:“现在轮到你了,你看起来非常的欠揍。”

    冯香菊吓得浑身一阵哆嗦,赶紧往外奔去,一边惊恐地叫道:“钱老板,救命啊。”

    不过,一不小心,被门槛给绊倒了,摔在了地上。

    初晴十分开心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冯香菊很快就爬了起来,继续往外逃去。

    不大一会儿,她奔到了停放在二十步外的一辆黑色轿车前,然后用手拍打了一下车窗。

    很快,车窗打了开来,只见里面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穿着名牌西装的中年男子。

    这男子有点肥胖,脸皮白净,长相十分丑陋,脖子上戴着一条粗粗的金项链,一看就知道是一个暴发户。

    他现在一边用手机看着小电影,一边问道:“搞定了吗?那就快把陆雨馨带进车来,今晚上老子就给她来个霸王硬上弓。”

    他看小电影就是为了助兴,准备今晚上对陆雨馨母女下手。

    现在有点邪火烧身了。

    冯香菊紧张的道:“钱老板,不好了,你叫来的那些黑道大哥全被那小子给打倒了。”

    “什么,他这么厉害?”钱老板吃了一惊,将眼睛从小电影中移开。

    “你就是钱老板?出来,咱们聊聊。”这时,季鸣跟着冯香菊来到了车旁。

    钱老板放好手机,然后打开门,走了出去,不屑地看着季鸣:“小子,你很嚣张啊。”

    他一点也不将季鸣放在眼中。

    季鸣喝道:“跪下。”

    “跪下,你敢让我跪下,你知道老子是什么人吗?”钱老板感到不可思议,冷笑了起来。

    “我让你跪下,废什么话。”季鸣没有废话什么,一记大耳光就扇了过去。

    只听啪地一声响,钱老板有如猪头一般的脸颊变得更加肿了。

    “混蛋,你竟然敢打我,信不信老子弄死你。”钱老板捂着肿痛的脸颊,歇斯底里叫了起来。

    季鸣伸手叉住了钱老板胖胖的脖子,阴冷的道:“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

    说着,加大了边道。

    钱老板顿时感觉脖子就像被铁钳夹住了一般,满脸胀红起来,呼吸越来越困难。

    他开始害怕:“兄弟,有话好好话,别杀我。”

    季鸣喝道:“跪下。”

    钱老板不敢再犹豫什么,乖乖跪了下来。

    软的怕硬的 硬的怕横的!

    他现在已经对季鸣有点畏惧了。

    “以后不许再来纠缠雨馨,不然我就弄死你。”季鸣声色俱厉的道。

    “是是是,大哥,我以后不敢了。”

    “滚。”

    钱老板如蒙大赦,赶紧逃上了车去。

    冯香菊也跟着了坐上去。

    “气死老子了,老子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被人当众打脸过,我一定要将那小子碎尸万段。”

    当车子远离季鸣时,钱老板用手狠狠地打了一下车窗,恨恨的道。

    “唉,那小子太能打了。”冯香菊叹气道。

    “能打有什么了不起的,我现在就找我的兄弟警局孙副局长,我不信他还也打警察。”钱老板冷笑道。

    冯香菊大喜:“不错,只要警察出马,他还不死定了。”

    钱老板不再犹豫什么,取出手机打了起来:“孙副,兄弟我被人打了,你可一定要帮我出口恶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