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女抽奖系统 > 章节目录 第133章 春了
    第133章 春了

    就在马威仁准备伸手去接水果刀时,马正飞突然挥动刀子,狠狠地刺进了他的心脏中。

    “你、你这大逆不道的畜生,竟然对用刀刺杀自己的亲生父亲?你还有一点人恨吗?你一定会不得好死的。”马威仁瞪着马正飞,满脸的愤怒。

    马正飞冷着脸道:“马威仁,我早就想杀你了,你不配当我的父亲,从小到大,你从来都没有给过我一点好脸色,为了讨你的欢心,我努力学习,可是每次我考试得第一名,你不仅没有称赞过我一下,反而还动手打我骂我。所以从那时开始我就不再学习,开始放纵自己,整天都去和猪朋狗友吃喝玩乐。”

    马威仁怒道:“你是你妈那贱货偷人生下来的杂种,我为什么要给你好脸色。”

    “我妈偷人?”马正飞笑了,大笑,接着满脸的愤怒:“你这混蛋,明明是你强行占有了她,我妈本来就有了身孕,就是因为你看上了她,就用手段杀害了我亲生父亲,将她强娶回来。”

    “原来你都已经知道了,你这奸诈的杂种,你真的不该让你活到现在。”马威仁沮丧无比的道。

    “这一天,我已经等很久了,马威仁,你现在可以去死了。”马正飞说着,拔出刀,再连捅了马威仁心脏三下。

    很快,马威仁死去了。

    他双眼瞪得大大的,看起来死不瞑目。

    马正飞抛下了刀,然后来到季鸣面前,跪了下去:“季鸣大哥,谢谢你帮我报了仇,以后我就是你的一条狗了,你让我往东,我绝对不会往西,你要杀我,我就会双手把刀奉上。”

    季鸣赞道:“很好,你是一个聪明人,不过,你要记住了,如果让我知道你有什么三心二意的话,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说到最后,声色俱厉。

    马正飞吓得一阵哆嗦:“绝对不敢。”

    季鸣不再理会他,走近刘光远:“刘兄,我现在来帮你解毒吧。”

    刘光远道:“季鸣兄弟,不用了,你刚才对战武尸,耗费了不少功力,现在得好好休息才行。那点毒已经被压制住了,所以我自己可以运功逼出来。”

    季鸣知道刘光远是黄级后期修为,确实可以自己运功逼毒,所以也就不再坚持:“那好吧,等你伤好之后,和马正飞一起管理马氏集团。”

    “好的,季鸣兄弟。”

    接下来的事情交给刘光远处理就行了,季鸣动身离开了马家。

    季鸣没有再到林轻玫的家里去。

    林轻玫现在的情况很稳定,所以不用他照顾也可以的了。

    他开车回到了夕阳路家中。

    他刚走进客厅,不由得感到一阵意外。

    只见穿着蓝色睡裙、披散着头发的尚玉琪站在落地玻璃窗前,看着院子发呆。

    季鸣将灯打了开来,一边随口问道:“琪琪,怎么这么晚还不睡觉啊?”

    尚玉琪回过身,叹气道:“大叔,我失眠了。”

    “年纪轻轻的就失眠了,那以后还得了,在乱想什么呢?”季鸣说着,到冰箱中去取来了一瓶矿泉水。

    尚玉琪淡淡的道:“没什么。”

    季鸣道:“一般说没什么的,往往都会有很多什么,说来给我听听吧,说不定我可以帮助你。”

    一边打开矿泉水喝了起来。

    尚玉琪俏脸微红,用一种楚楚可怜的表情看着季鸣:“大叔,我发春了。”

    噗!

    正在喝水的季鸣忍不住一下子就把刚喝进口中的水喷了出来,全喷在了尚玉琪的脸上。

    “死大叔,你这是干嘛,老师没教你吗?和别人说话时,不许喝水不许吃东西。”

    尚玉琪赶紧找来纸巾擦起脸来。

    季鸣歉然道:“对不起啊,刚才被你吓着了。”

    尚玉琪白了季鸣一眼:“发春是人之常情,用得着这么惊讶吗。”

    “没办法,谁叫我是一个单纯的人呢。”

    尚玉琪向季鸣投去了一个十二分鄙视的目光:“你单纯的话,那世上就没有单纯的人了。”

    “嘿嘿,看来你还蛮了解我的嘛。”

    “好了,死大叔,别废话了,我现在烦得很,你快帮我想想办法吧。”尚玉琪在沙发处坐了下来。

    季鸣邪笑道:“大晚上发春确实是非常危险的事情,一不小心就会邪火焚身,到时就会造成内分泌失调,所以必须得及时解决一下才行。”

    “看不出你懂得还蛮多的嘛。”尚玉琪冷笑道。

    “那是当然的,我是谁啊。”季鸣神气的道。

    “然后呢?解决方法呢?”

    季鸣用手勾起了尚玉琪的下巴:“很简单,就是由我来帮你。”

    尚玉琪打开了季鸣的手:“去死。”

    季鸣哈哈一笑:“那好吧,我先去洗个澡了,你自己慢慢春啊,忍受不住时,欢迎随时来找我。”

    就在季鸣刚准备走回自己的房间时,尚玉琪突然伸手将他的拉住了。

    季鸣眨了眨眼,暧昧一笑道:“怎么,想和我一起洗澡?”

    “别闹。”尚玉琪目光灼灼地看着季鸣:“季鸣,我现在不是和你开玩笑,说真的,如果我今晚上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你,你能保证以后把所有的爱全给我吗?以后,你不许再看别的女人,也不许想别的女人,更不许和别人女人滚床。”

    季鸣深深地看了尚玉琪一眼,发现她一点也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正色道:“你想听真话?”

    尚玉琪点点头:“不错。”

    季鸣叹气道:“老实说,我做不到,因为我不是好男人,我最多只能给一个女人百分之五十的爱。”

    如果别的男人,为了得到尚玉琪的第一次,现在一定会发发誓这辈子只爱她一个人。

    但是季鸣做不到,他绝对不会欺骗女孩子的感情。

    “哼,就知道你们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好了,我困了,要回去睡觉了,晚安。”

    尚玉琪边打着哈欠,边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你不是说发春睡不着吗?”

    “自己用手解决一下就睡得着了。”

    季鸣看着尚玉琪的背影,眉头皱了一下:“这丫头今晚上看起来有点反常,总感觉她好像有什么事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