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女抽奖系统 > 章节目录 第75章 达到练气三层
    第75章 达到练气三层

    季鸣压下兴奋的心情,收好仙气丹,然后动身往外走去。

    他现在打算到人迹罕至的荒山去修炼。

    他要去借助仙气丹冲击练气三层。

    因为仙武的练气三层不同于练气一层二层,得需要更多的天地元气辅助。

    而在城市之中,由于受到了污染等等原因,元气极其稀少。

    季鸣到二运车站坐上了一辆客车。

    之后,他取出手机给浅雪和尚玉琪发了一条短信,告诉她们自己有事要离开几天,让她们好好照顾自己。

    接着,他又给肖康发去了一条消息,说自己有事不能陪他去参加今晚上的欢迎会了。

    最后,他把手机给关了。

    在冲击第三层之时,得全心全意才行,不能被外界打扰。

    大约一个小时后,客车经过了九万大山。

    九万大山十分广阔,而且险峻无比,人迹很少,是最为适合修炼之地。

    下了公车后,季鸣便独自一人进入了九万大山中。

    他首先沿着一条崎岖的山道往西行云,不大一会儿,就进入了一片山林之中。

    这山林中云雾缭绕,怪石磷峋,而且不时传出来鬼哭神号般的怪异声响,吓人无比。

    如果胆小之人,走在里面,一定会吓得尿裤子。

    幸好季鸣的胆子向来不小,所以大大方方地走着。

    只花三十多分钟,他就找到了一处十分隐藏的小山谷。

    他没有再犹豫什么,吃下仙气丹后,便盘膝坐在地上修炼起来。

    仙气丹入口即化,化为一股暖流,流向了他体内的各大经脉。

    他赶紧运功吸收仙气丹的药力。

    大约五天之后,他终于成功达到了练气三层。

    他现在的实力相当于古武的练气九层。

    舒展一下双臂后,季鸣便开始动身离开九万大山。

    不大一会儿,他经过了一个小溪流。

    这时,他想起自己已经有好几天没有洗过澡了。

    于是忍不住脱光衣服跳进溪中洗起澡来。

    洗完澡后,季鸣继续往山外行去。

    当走出九万大山时,他取出手机开了机,发现有二十来个未接电话。

    有浅雪和尚玉琪打来的,有林思颖打来的,有肖康打来的,有施扉麟打来的,还有赵海和宋严打来的。

    其中,浅雪打的最多,几乎每天都有打来。

    季鸣本来想给浅雪打个电话的,突然想起,她现在应该在上课。

    “还是算了,悄悄回去,给她们来一个惊喜。”

    说到惊喜,他笑了,笑得有点邪恶,因为他打算扮鬼吓浅雪和尚玉琪。

    当然了,最主要是吓尚玉琪。

    那丫头有时候太可恶了,正好趁这个机会好好捉弄捉弄她。

    便在这时,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是浅雪打来的。

    季鸣想了想,还是按下了接听键:“你好啊,雪儿。”

    “太好了,哥哥,终于联系上你了,这几天你干嘛去了,手机怎么一直打不通?”浅雪的声音充满了欢喜。

    “想我了啊?”季鸣笑道。

    “不错,非常的想,你再不出现的话,我和琪琪打算明天周末就去找你呢。”

    “我也想你们了,下午放学后,我去接你,到时咱们一起吃午餐。”

    “真的吗,哥哥,你真是太好了。”

    挂了电话后,季鸣便到路边去等车。

    他运气不错,只等了十来分钟就有一辆客车经过了。

    回到家后,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他先去换上一套干净的衣服,然后便开车前行第二中学。

    来到第二中学时,已经是四点多了,距离放学只有半个小时而已。

    几乎在同一时候,一辆奥迪停在了校门口。

    一个四十多岁,有点富态,穿金戴银,打扮贵气,看起来很有钱的中年妇女走下了车,然后冲向铁门,用力拍打着,一边愤怒的叫道:“开门,让我进去。”

    “太太,请问你要找谁?”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年保安从保安室走了出来。

    “快把李妍那贱货给我叫出来。”那中年妇女吼道。

    老年保安眉头一皱,脸现不悦之色,他非常不喜欢这中年妇女的那种咄咄逼人的态度。

    不就有点钱吗,嚣张什么。

    不过,他不敢随便去惹她。

    像他这种地位低下的保安如果惹到了有钱人,随时都会丢了工作,甚至生命。

    老年保安忍住气道:“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打电话通知一下李老师。”

    大约五分钟后,只见一个二十三岁左右,戴着近视眼镜,长相清秀的女子走了出来。

    “周强妈妈,你来了啊。”李妍很有礼貌地向铁门外的中年妇女打了声招呼。

    “把校门打开。”中年妇女冷冷的道。

    李妍让保安把校门打开来。

    校门刚一打开,那中年妇女便冲了进去,狠狠地打了李妍一记大耳光:“李妍,你算什么东西,一个贱货而已,竟然敢打我宝贝儿子,我都舍不得打。”

    李妍泪水流了出来,捂着脸十分委曲的道:“周强妈妈,你误会了,我并没有打过周强,周强在上课期间打同学,我叫他停手,他不肯,而且还想用椅子砸,所以我才上前推开他,并没有打过他。”

    “你这贱货,打了我儿子,还敢狡辩,看我不打死你。”

    老年保安赶紧上前护住李妍:“这里是学校,你不能随便打人。”

    中年妇女瞪着老年保安,喝道:“让开,一个下贱的保安也敢阻拦老娘,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我老公可是周氏酒楼的老板,我弟弟可是市警局副局长高大威,惹了我,马上就让警察把你抓去坐牢。”

    一听到警察,老年保安就被吓住了,歉疚地看了李妍一眼,乖乖让到了一边去。

    “妈妈,你来了啊。”这时,只见一个十三岁左右,长得又胖又壮的少年跑了过来。

    “乖宝贝,妈妈来给你出气了,那贱货打了你哪里?”

    “她打了我的头,好痛啊,呜呜,妈妈,你一定要给我报仇啊?”

    “死贱货,竟然敢我儿子的头,如果他有什么三长两短,你就死定了,老娘一定要让你全家吃不了兜着走。”

    中年妇女火怒万分地扑向了李妍,一副准备将她给生吞活剥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