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仙女抽奖系统 > 章节目录 第73章 我这是在打蚊子
    第73章 我这是在打蚊子

    就在季鸣刚扑近夏幽然时,她突然睁开眼睛,醒了过来,然后挥手狠狠地往季鸣脸上打去。

    季鸣反应很快,身子一旋,便避了开去,一边笑道:“幽然,为什么打我啊?”

    “你想对我做什么?”夏幽然坐起身,冷着脸道。

    “当然是为了救你啰,你也知道我这人很善良,绝对不会见死不救的。”季鸣大义凛然的道。

    “我看是想趁机占便宜才对。”夏幽然冷哼道。

    “你自始至终都没有喝下孙经理的酒吧,干嘛一直在装晕装春啊?不会是故意要捉弄我吧。”季鸣叹气道。

    其实,他早就发现夏幽然是装的。

    只是闲着无聊,所以就故意陪她演一出戏了。

    他就是这么一个厚道的人!

    夏幽然道:“你现在才知道啊,我可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单纯少女,早就看出孙经理居心不良了,所以怎么可能真的把他的酒喝下去。”

    她心中却是郁闷无比,本来想趁机让季鸣这可恶小子吃一次亏的,没想到让他躲开了。。

    季鸣有点佩服夏幽然精明,时时带有警惕防范之心,怪不得能创立这么大的一间地产公司。

    便在这时,季鸣听到一阵轻微的嗡嗡声响。

    仔细一看,只见一只蚊子飞了过来,往夏幽然身上飞去,最后落在了她高耸的之处。

    季鸣大声道:“幽然,别动,有蚊子。”

    夏幽然吃了一惊:“蚊子在哪?”

    她之所以那么吃惊,不是因为怕蚊子,而是因为被季鸣突然大声说话给震住了。

    “就在那里,我帮你消灭它。”季鸣说着,右手用力拍打了过去。

    只听“啪”地一声十分清脆悦耳动听的声响,季鸣的安禄山之爪一下子就抓在了夏幽然的身上。

    紧接着,他就若无其事的缩回手,且将那拍死的蚊子拿在了手中。

    “小东西,色胆包天啊,竟然敢跑来占我们美女总裁的便宜,看我怎么将你分尸。”季鸣一本正经地对蚊子叱责了起来。

    “你这个死混蛋,竟然敢趁机占我便宜,我要杀了你。”夏幽然气得满脸通红。

    从小到大,她的身子还没有被男人碰过呢,可是没想到现在竟然被季鸣这个无赖给抓了。

    这混蛋一定是故意的,不可饶恕!

    季鸣大叫冤枉:“幽然,别误会,我只是帮你打蚊子而已。”

    夏幽然更加火怒了,感觉这小子太不厚道了,吃了豆腐还死不认账,冷冷的道:“我自己不会打啊,为什么让你打,你明明是想占便宜。”

    说着,跳下床,挥动粉拳就往季鸣攻去:“你这混蛋,我一定要代表全天下妇女灭了你。”

    “幽然,别激动,有话好好话,动手动脚的不是好孩子。”

    “跟你这变态没话说,站住,你丫的不许跑。”

    身为成熟精干的公司总裁,如果是平时,夏幽然是绝对会追打一个男人的。

    但是她现在正处于气头上,所以顾不上这些了。

    夏岩跑到夏幽然的车子处才停了下来。

    不大一会儿,夏幽然就追了出来,冲过去不由分说就挥拳锤打季鸣的胸口。

    夏幽然的力气太小,并不能打痛经过修炼,身体结实的季鸣,反而如同挠痒按摩一般。

    所以季鸣并没有闪避,任由她打着,一边说道:“总裁,冷静冷静,你看你在大庭广众之下像怨妇一样打我,多有损形象啊,让不明真相的人看到了,还以为我那个你了呢,那我多冤啊,我还没媳妇呢,以后嫁不出去,那谁负责啊。”

    夏幽然也注意到四周往来的行人正对自己指指点点,俏脸一红,跺了一下脚,赶紧奔向了自己的车。

    季鸣也坐进了车中,一脸无辜的道:“幽然,别生气,我真的不是故意吃你豆腐的,当时一心只想把蚊子干掉而已。如果你觉得吃亏了的话,那好,你也抓一下我的身子,无论抓哪个地方都行,我保证不会有一点意见的。”

    “滚下去。”夏幽然不想再看到这个男人了。

    季鸣知道现在再赖在车里,一定会彻底惹怒夏幽然,到时就没法弄到佛珠手链了,所以十分识相地乖乖下车了。

    季鸣刚下车,夏幽然就把车给开走了。

    季鸣叹气道:“还是我们老祖先说得好,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

    顿了顿,脸上露出了一抹暧昧的笑容:“不过,今天收获不错。”

    说着,看向了自己的右手。

    他非常怀念打蚊子时的那种动人的触感。

    “看来是时候找一个女朋友了,不然整天修炼,把自己给憋坏就麻烦了。”

    就在季鸣准备回家之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是他二姑打来的。

    “二姑,有事吗?”

    “小鸣啊,我今天来福海了,咱们一起喝个下午茶吧。”

    “好啊,你现在在哪?我去接你。”

    “不用了,我已经在四海茶楼,你快点过来哦。”

    四海酒楼就在这附近而已,所以他就没有坐车了。

    只花了大约六分钟,他就来到了四海酒楼中。

    四海酒楼虽然不是什么豪华茶楼,但是还是小有名气,中产收入的家庭都喜欢到这里来用餐。

    没一会儿,他就在一个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了一个包厢中。

    此刻,包厢中的餐桌处已经坐着了三个人。

    坐在主位上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神色有点傲慢的中年人。

    他就是季鸣的大伯季诚。

    对于这个大伯,他是一点好感也没有的。

    季诚养王八出身,这些年赚了几百万,从乡镇搬到福海市中生活,一直看不起季鸣一家。

    当年,季鸣父亲生病时,季诚也不舍得借一点钱动手术,最后害得他父亲病亡了。

    坐在季诚右手边的是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妇女,她就是季鸣的伯母。

    而坐在伯母的右手边是一个四十多岁、长相和气的中年妇女。

    她就是季鸣的二姑。

    对于二姑,季鸣是十分尊敬的。

    因为自从父母去世后,一直都是她在照顾自己,直到上大学。

    二姑看到季鸣到来,站起身迎了过去:“小鸣,你来了啊,快过来坐下。”

    而季诚夫妇则脸现不悦之色。

    他们看不起季鸣,认为和他坐在一起喝茶有失身份。